语文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 语文味网;网址: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少堂志林(1328)】打击校外补课:动机诚可嘉,效果未必可嘉

已有 1850 次阅读 2021-6-23 20:15 |个人分类:少堂志林|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近日,国家教育部发布了一个新消息,宣布新设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这个新设立的部门承担的是中小学(含幼儿园儿童)的校外教育培训管理工作。


教育部发文整顿社会教育培训机,打击校外补课,引起全社会广泛关注。这则消息发布之后,媒体报道的看法普遍是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培训机构愁,因为他们的财路要大幅度缩水或变窄了;家长喜,大家都处于同一起跑线上了,荷包的负担应该会变小了。不过笔者以为中国的事情一向没有这么简单,教育部的这一行动动机诚可嘉,但从长远看效果实堪忧,甚至可以说肯定不佳。关于动机,媒体上已然说得很多,我这里主要说一说“效果实堪忧”的原因。


首先,我国民间校外培训机构的兴起与繁荣有一定历史必然性,是时代发展的产物。四五十年前我们上中小学的时候,哪里有什么校外培训?最近几十年我国民间校外培训机构的兴起与繁荣,既是资本逐利的结果,更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改革开放40多年,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社会对人才的需求迅速地、可持续地扩大,是校外培训机构兴起与繁荣的沃土。只要我国的经济继续保持目前的较高速增长态势,校外培训机构就不可能彻底终结。


其次,民间校外培训机构事实上对我国基础教育的校内教育起到一定的补充作用,因此其生存有其必要性。我想问一个问题——校外培训机构究竟是让中国民族素质下降了,还是提高了民族素质?我认为两方面都存在,但总体看,校外培训机构提升民族素质的功能多一点。目前我国中小学教育普遍实行大班级授课制,在全面发展和因材施教等方面都存在有难以克服的不足之处,而校外培训机构恰好弥补了校内教育这方面的不足。校外培训机构是我国基础教育不可分割的组成部分,如果一刀切禁止校外培训机构的运作,或打压得让其一蹶不振,其结果甚至对整个教育系统都会产生伤害。


第三,素质教育与应试教育在理论上可以统一,但在实践上很难统一,这是民间校外培训机构不断发展的源动力之一。素质教育理念在理论上的确是一种现代教育理念,但在我国基础教育领域,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中考、高考指挥棒下,素质教育往往打不过应试教育这个对手。于是,中小学生参加校外培训就是很自然的事情。


第四,重视读书、重视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中国文化传统根深蒂固,是校外培训机构不断发展壮大的深层原因。


第五,东亚各国校外培训机构的发展历程证明,校外培训机构终究是禁止不了的。


校外培训机构在世界各国都普遍存在,但以东亚诸国为最,强行禁止、打压只能起到短期效果。例如韩国的校外培训机构的繁荣程度,比起中国有过之而无不及。韩国的校外培训机构发展历史非常曲折,第一个阶段是上世纪70年代的首次繁荣时代。1970年代是韩国经济起飞阶段,经济增长率连续7年超过10%。经济的腾飞带来的是对人才的巨大需求,当时的韩国和中国目前的情形很相似:只要毕业于名牌大学,就意味着高薪水、好工作。但好大学很难考,于是一向重视孩子教育的家长们,为了能让孩子考进这些名牌大学,就不惜花高价为孩子聘请家教,送孩子上辅导班。第二个阶段是1980年到2000年的“取缔阶段”。培训机构繁荣,给韩国的家长们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压力。随着教育内卷程度的加深,要求政府管制这些培训机构,甚至取缔培训教育机构的呼声越来越大。在社会舆论的压力下,1980年,韩国政府颁布了《规范教育和消除课外补习过热的措施》,成立了30多个专项稽查队,负责打压并取缔校外培训机构,给出的理由是校外培训机构的存在阻碍了教育公平。第三阶段是2000年以后的“开放再繁荣”阶段。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中下层家庭呼吁开放校外培训,甚至为此上街游行。到2000年5月,韩国政府最终决定允许校外培训,给出的理由是“禁止补习侵犯了儿童的受教育权。”从2000年到现在,又是20年过去了,韩国的教育培训机构实现了空前的繁荣。2019年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在韩国上补习班的学生比率高达74.8%,其中小学生为83.5%,初中生为71.4%,高中生为61%。2018年时,韩国有一部非常火爆的电视剧叫《天空之城》,讲述的就是一群中产阶级想通过各种手段把孩子送入名牌大学的故事。剧中有多处场景就体现了韩国校外培训机构的繁荣程度。请注意,韩国校外培训机构的取缔与重新开放,动力都来自于老百姓的呼声。韩国校外培训机构的发生、发展历程也再次印证一个陈旧的结论:教育的发展规律之一是教育系统的发展与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密切相联。因此我认为我国目前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打压,只能起到暂时的效果,从长远看不仅没有效果,而且违背教育发展规律。


综上所述,我认为,中国校外培训机构的发生、发展以至于某种程度的畸形发展,主要是社会需求的产物。就像当年革命者在革命从高潮转入低潮时,队伍被迫从集中转为分散,从公开转入地下一样,如果对校外培训机构的打压态势过于严厉,那么可以断定,适应能力很强又有强大社会需求的中国校外培训,很快会运用当年革命低潮时期的革命者的策略:从集中转入分散,从公开转入地下。所谓转入分散和地下,就是对中小学生的校外培训,从集中在校外培训机构公开进行,转入分散进入、占领每个家庭的客厅和书房。借用一句古诗说,无论怎样整顿、甚至打压,从长远看,中国的校外培训机构必然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至于怎样才能把目前“野蛮生长”的中国校外培训机构整顿得“驯”一些,“良”一些,我也不知道。因为中国的事情很复杂。也正因为中国的事情很复杂,也许大约的确有时只能用“一刀切”的方式,先切一刀再说,以观后效。


以上鄙见,谨供参考。


2021/06/23


(说明:本文写作过程中参考了微信公众号“九章学徒”上的文章《在韩国,校外培训机构为何先被取缔又开放?》等文章,特此鸣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92439.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1325)】《今日头条》账号“我是程少堂”开通
下一篇:五年前我写的随笔《求仁得仁》,不知求仁得仁用得对否

4 李宏翰 郑永军 尤明庆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9 14: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