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味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wenweir 人生三境界:读书—写书—被写成书。欢迎访问 语文味网;网址: http://www.yuwenwei.net/

博文

【少堂志林(1290】“多有意思”和“多没意思”

已有 1537 次阅读 2020-11-16 13:03 |个人分类:少堂志林|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2020年11月13日,我应邀到广州培正中学,参加广州市名师工作室之梁青名师工作室结业活动和梁青著《从语文味到人间语文——梁青语文教育理论与实践探索》一书的首发式。梁青是《程少堂传》一书的作者,她的工作室结业和新书的首发活动邀请我参加,我当然得来。

13日上午,根据安排我作了一个主题为 “学术与人生”的微型讲座。(我的讲座实录正在根据录音整理,不日会挂上网。) 说是微型讲座,梁青给了我20—30分钟时间,但我一讲开就拖了堂,据说一直讲了有40多分钟(我自己对究竟讲了多长时间心中并没有数),讲完快到中午12点了。会议结束后,参加会议的培正中学语文科主任欧小红老师兴冲冲跑到梁青办公室跟梁青道,程教授这个人好有意思啊!听了梁青的转述,我跟梁青说,差不多十年前你请我来给你们学校全体老师作了一个主题为教师层次的讲座,那个讲座太成功了,我的讲座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两个多小时笑声不断。

(扩展阅读:

少堂志林(421):程少堂教授讲座艺术魅力之印象

广州培正中学梁青:程少堂教授讲座艺术之魅力》)

欧小红的父亲曾担任广州市第六中学校长多年,她从小受到知识分子家庭的文化熏陶,有鉴赏力,眼界颇高,我作那次讲座的时候,欧小红时为年近四十的中年教师,喜欢我这种讲座风格很正常。欧小红属猪,今年年近知天命之年,是老教师了,阅历、经验都很丰富,因此她今天听了我的讲座又觉得我这个人“好有意思”,虽然合情合理,但我还是很感动的。


梁青说,欧小红今天主动提出要参加中午的餐叙。


中午餐叙的时候,欧小红跟我说,程教授在职的时候,她周围的语文老师每年都盼着深圳的高考模拟语文试题出来——那些题目人文性多强多有创意多有意思啊!程教授命制的深圳高考语文模拟试题很潮很先锋,有领导高考语文命题潮流的风范,有一些新题型先在深圳高考语文模拟试题中出现,然后才在高考语文试题中出现,而且深圳高考语文模拟试题中的一些题目包括作文题目曾多次与高考试题邂逅,影响很大,特别是2008年高考第二天,《南方都市报》头版头条用大黑字体通栏标题发表题目为“深圳‘模’到高考作文题“的报道,产生很大社会影响堂按:欧小红不知道的是,这个报道当天就在广东全省产生巨大影响,甚至导致广东省委宣传部给全省各市委宣传部特发明传电报,禁止各媒体再做类似报道。)扩展阅读:少堂志林(1026):我的高考模拟命题故事)。广州很多老师总是对深圳的模拟试题反复研究欣赏揣摩,从中得到不少启发。可程教授退了后深圳的试题多没意思!


我微微一笑,道,我听梁青和多位广州语文老师讲过了,广州不少高中语文老师很喜欢我负责命制的深圳高考模拟语文试题,喜欢我的试题的都是有水平的老师哈哈。一般教研员组织命题都只是动口不动手,但我不同。我在职的时候,深圳高考语文模拟试题主观题基本都出自我的手笔,作文题更不用说。当然命题组会对这些题目作一些讨论与修饰,尤其是答案。我为何总是不辞劳苦亲自动手命题? 原因很简单,就是别人出的题我看不上啊。深圳有个别参加命题的老师曾对我不用他的试题当面嘀咕表示不满,说什么你不用我们的试题那叫我们来干什么? 说这话的老师年龄不小,还大我一岁,但我还是不客气地对他的说法加以痛斥。我说叫你来参加命题就一定得用你的试题吗? 我是试题主编,我要对深圳市高考语文模拟试题的质量和水平负责,深圳的试题全国关注,你们提供的试题用与不用取决于试题的质量和水平,不够格或者水平不高的试题,能随便放在堂堂大深圳这样一个一线城市的高考语文模拟试卷上去吗? 叫你来参加命题,你们的题目多半不会用,命题组的作用是集思广益参与讨论试题和答案。


我跟参与13日中午餐叙的老师们说,深圳高考语文模拟试题前面几道语言基础选择题,我一般是要求参与命题的老师从各自所在学校征集两套题来。不过最后能使用的很少,因为这些供题的老师职业性甚至本能地只注意考点,不注意试题材料的档次和语文味。而即使是选择题,我关注的也不仅是考纲、考点,也极其关注材料有没有档次,有没有意思,有没有语文味。文言文阅读试题我一般只参与试题讨论而不管选材,少数时候也动手选过文言文阅读材料。其他主观题,包括现代文学作品阅读、实用文阅读等,阅读材料一般都是我提前选好的(有个别时候我对我自己提前选好的材料不太满意,就在集中命题的时候再发动命题组选,最后由我来定夺),我选的材料都是文化内涵厚重,风格个性鲜明,试题初样也出自我的手笔。我曾多次说过,试题之好可以从低到高分为三个层次: 比较好的试题,考生见了试题能“知之”(增进知识);相当好的试题,考生见了试题在“知之”基础上还能“好之”(喜欢这个试题);最好的试题是在前面两个特点的基础上,进一步还能让考生“乐之”(试题能激发考生的答题欲望)。我追求的就是既“知之”,又“好之”,同时也要“乐之”的试题。这个境界不一定每次命题都能达到,但追求这个境界的意识十分强烈。


这时一起吃饭的一位老师问我,诗歌鉴赏题也是你出的吗?

欧小红抢白道,诗歌鉴赏题一看就是程教授出的哪!


我笑道,我做深圳市中学语文教研员负责高考语文模拟试题命制的十七八年间,每年最少要负责命制两套模拟试题(我还参与深圳市职高的高考语文模拟试题命制,但参与程度不深),诗歌试题属于主观题,从选材到题目编制基本都是我亲自操刀。


我对欧小红道,你对我负责命制的深圳高考语文模拟试题的这类表扬话,我在深圳市内外不同场合过去现在经常听到。对于命题,我是全身心投入,将生命体验渗透进试题,把命题当成艺术创作来做,因此我的试题不是死的,而是活的,是有温度的试题。


事后我又跟梁青说(所谓“又”,就是以前跟梁青多次讲过这些):试题的质量与层次,就是命题人的质量与层次,三两的人命不出八两的试题来。我负责命制试题时,是心中有考纲、考点,笔下无考纲、考点,是对考纲、考点的超越。有些水平差的老师仅靠自己的智力和悟性就读不出我的试题的用意和妙处,必须要跟他(她)讲一下他(她)才能明白,因此说我的某些试题超纲的老师也不是一个两个。个别一直居心不良的人甚至给深圳市教育局领导写信告黑状,说深圳的高考语文模拟试题在“跑野马”,要求领导出面纠偏。但好在各级领导开明,对我的命题从未有丝毫干涉。领导从不干涉我的命题,我想主要原因有二:一是这些领导对我比较了解,对我的“三观”、能力与水平有充分的信心;二是对我的试题说好话的老师是居多,甚至还有其他学科的老师写文章称赞我负责命制的语文模拟试题,这些文章几年前都已经收进我出版了的书中。其实,认为我的试题超纲是无稽之谈。作为一个一线大城市的教研员,我的考纲考点意识比谁都强,但是试题除了关注考纲、考点之外,还应不应该有更高的目标追求?如果只是关注考纲、考点就行了,要我这样的人去命题干吗?而所谓“跑野马”,实际是个别自以为水平很高而真实水平上不了台面的人,在深圳高考语文模拟试题的影响越来越大的现实面前,其阴暗心理在作祟(有个别人一直对我怀有这种阴暗心理,并长期作祟)。这种人自己既缺乏命题能力,又缺少对创新试题的欣赏能力。顺便说一下,还是此告状专业户,多年前在给深圳市教育局领导写的告状信中,状告我在全市高考语文科总结大会上的总结中提出的主要观点“老实教书,狡猾备考”(这句话是我的总结的标题)。领导笑着把他的告状信给我看了一下。我也一笑,道,你问问一线老师我这句话有没有问题?要不我改成“老实教书,老实备考”或“老实教书,用心备考”?我跟领导说,这里的“狡猾”,不就是“艺术”的意思吗?这种人还处在“狡猾一定是贬义词”的水平,你转告他,你说程少堂问你懂修辞吗?


我跟梁青讲,我负责命制的深圳语文高考模拟试题影响大,喜欢的人很多,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要不谦虚但实事求是地说,主要原因是一个——有我在。其中,固然有我的经历、阅历,我的知识结构,我的阅读面,我的文化积淀等和其他人不同这些原因,但更重要的原因是,我从1999年底以教育学副教授身份,通过面向全国的招聘考试到深圳市教研室(深圳市教科院前身)做中学语文教研员开始,就在语文界倡导语文味教学理念,并心无旁骛致力于语文味理论与实践探索,到2019年5月我退休,语文味理论与实践探索课题已进行了长达20余年知行合一、道器纵横的理论与实践相濡并进的深入研究和积淀。经过长期艰苦探索,我创立了自成体系的语文味教学理论和语文味教学流派。和过去的教学理论、教学流派主张客观性、再现性教学不同,语文味教学理论、语文味教学流派主张“课言志”“课缘情”的表现性、抒情性的教学;在命制试题时,在重视考纲、考点的基础上,主张践行“题言志”“题缘情”的理念。就是说我命制的试题在重视考纲、考点的基础上,关注的是试题的言志性和抒情性。换言之,我负责命制的试题,总是把试题当成艺术作品来看待,把命题过程当成艺术作品的创造过程,总是渗透了我的生命体验和基于真善美的价值追求,因此我命的试题都不是冷冰冰而是有温度的试题。可以实事求是地说,其他命题人就是一个命题人而已,我这个命题人首先是一个语文教育理论家(这个帽子不是我自己给自己戴的)。我是在对语文味教学理论与实践进行了长期的艰苦的探索,语文味教学理念、语文味教学理论在语文界从星星之火逐渐演变成燎原之势,产生深广影响的过程中,以一个语文教育理论家的身份进入语文试题命制工作的。作为长期负责命题的人,我的这一背景,不要说是深圳语文界其他人不具备的,甚至也是当下整个语文界其他人所不具备的。还有,我对深圳语文高考模拟试题命制工作的重视与投入的程度其他人比不了。我可以公开讲一下,某年某月某日,单位曾有主管领导到我办公室来,约我为书商命制高考模拟试题。领导进我办公室后从包里拿出整齐崭新百元的整打整打未开封的钞票放我办公桌上。我坚决不干。领导坚持要我干,说,大家都在干。我说别人都干没有什么错,我不反对,但这不属于本职工作,我不干,因为我的好东西有限,我的好东西要放在深圳语文高考模拟试卷上,我是把命题当事业做的,在利和名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我选择名。我要领导把钱带走,说钱放我办公室不安全。领导不拿钱转身走了,客气地丢下一句话,搞吧搞吧,大家都在搞,我到外边有点事先走一步。我还是回他那句话道,请谅解,大家都搞我也不搞。第二天我把钱送到他办公室。像我这样的人在深圳语文界还有吗?因此,那样受欢迎的试题,不会再出现了。(扩展阅读:《少堂志林(846):试题质量反映的是命题人的素质与灵魂(答某命题人》)


我跟梁青讲,众所周知,我经常在大会或文章中公开讲,我对我负责命制的深圳语文高考模拟试题及其产生的广泛影响深感自豪。我是语文味教学理论、语文味教学流派的创立者,语文味是一种高层次的教学境界和追求。曾有人质疑,程少堂作为一个倡导语文味的语文人,怎么会对自己命制的试题这些应试的东西津津乐道呢 ?而在我看来,试题命制是教学过程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提倡语文教学要教学出语文味,与提倡语文试题命制要有语文味,二者之间没有丝毫矛盾,是完全统一的。正是基于这一些认识,在本世纪初我们开始进行语文味教学理论与实践探索的时候,就把如何命制出有语文味的试题作为重要的研究对象。

 

我还跟梁青说,多数语文人命题时心中只有考纲、考点,简单点说就是功利性极强,只为考试一个目标,因此命出的试题,往往没有语文味或语文味不足,品位不够高,是没有生命、没有温度的试题,考试完它的使命就结束了。这些没有生命性,没有研究性与学术性,缺少思想性与文化重量的试题,没有多少保留价值,不会打动人心,难以让人怀念。也因此,似乎还没有看到有哪位语文人,会把、敢把自己命制的试题作为科研成果,大量收录进自己出版的科研成果著作中去的。但我就敢。我要出版的多卷本文集中单独有一卷是专门收录我负责命制的这些试题的,这些试题是我的语文味理论与实践探索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甚至也是我的生命、我的灵魂的一部分。这些情况你早已知道了,我还要感谢你辛苦为我初步整理好了这些试题呢。

 

梁青说,这些情况我当然早已了解,《程少堂传》也有涉及。


2020/11/16

用手机草于汽车修理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5975-1258597.html

上一篇:【少堂志林(1289】给郭杰博士送书
下一篇:【少堂志林(1291】”语文味”在光学课堂徜徉

8 郑永军 尤明庆 武夷山 徐长庆 王安良 杜占池 张晓良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3-9 01: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