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ngtz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tz

博文

关于教育的思考

已有 1593 次阅读 2017-11-24 11:2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这两天整理旧文,发现十年以前写的一些文章不过时,有一篇是关于同学的。现在看看也还有些意思。

上个月我们年级(武大物理系67届)毕业50周年聚会,来的虽然不多但气氛很好,晚会上,有个女同学还跳了新疆舞,同班6年我一直不知道她这么有才,尤其现在年近古稀居然还跳得很不错。其中一个同学背岳阳楼记,他就是博文中记载的得五一劳动奖章的。毕业多少年了,依然还“先天下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我们这个年级进校时被认为是17年来成绩最好的一届,虽然由于毕业正逢文革,分配后不少人吃了不少苦,但大家还是做了很多事,确实很优秀,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聚会时有人说,回看一下,这么多年了,还是我们最好。

 这多少涉及对中国教育的看法,因此想把这篇旧文发在下面,算对教育的一点反思:


2007年12月22日  

2007-12-23 11:34:14|  分类: 默认分类|举报|字号 订阅

12月21日:这几年晚上睡得晚,早上就会睡个回头觉,这样做的梦就会记得很牢,有些很有意思,就记了下来,日集月累,也有一些,就陆陆续续放在这儿

梦-高考

人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学毕业几十年了,居然梦见了高考,你说是不是有点奇怪。梦是清早睡回头觉时做的,故记得很清楚:高考发榜了,我去看榜,榜有好几张纸,第一张上除了等因奉此之类的套话只有几行考生的名字,没有我,往下看第二张,第一行末尾就是我的名字,很显眼,大约20几名,我的后面还有四,五行名字,然后空了几行写了个大写的二字,下面好象算是二榜的,人数不少,有好几张纸,密密麻麻的都是名字,看见自己上了榜,也就没有了再看下去的兴趣,看榜的人很多,我就退了出来,去查分数,查分的地方是一溜平房,一字排开,每间里都堆满考卷和表格,一堆人在忙碌着,有一个教务处秘书样子的女的注意到了我,走过来问,你有什么事吗?我说想知道一下分数,她问什么名字,我报了名字,她立时客气起来,说知道,知道,立时帮我去查分数,打开挡案一看,她就叫出来,不对,你单科分数这么高,怎么只有590分?哎呀,你少考了一门,太可惜了,我,凑过去一看,说,不对啊,老师说的只有7门课,我考了七门,怎么会少考一门呢?她解释说还有一张纸,问你最有兴趣的是什么,只要填了,就是50分,是考是否细心的,是送分题,你没有注意,白丢了50分,清华,北大就上不了。只要能上大学我就很高兴,也不在乎,于是就往回走,一路上碰见不少人,都很面熟,等过去了想起来,不都是我大学同学,还有我单位同事,那一个都是大学毕业多少年了,怎么都来看榜?后面碰见的是q隆和x鸿,他们是我大学同班同学,然后大家一起望前走,到了江汉路,q隆说有事,先走了,又过了一个街区,x鸿说要去买半导体元器件,进了一个商店,我继续往前走,突然眼前一亮,睁开眼发现太阳射进了房间,我原来作了一个梦.

12月23日 昨天梦中见到我大学同班同学q隆和x鸿,想起了很多往事.也写上两句:我们读书时代是一个不爱红装爱武装的时代。没有什么校花,皇后之说,但不论气质,才情,隆绝对是我们年级女生之首,她的父亲是60年代湖南医学院(湘雅)院长,中国第一流血液病专家,一级教授。因此隆是绝对的大家闺秀,过去形容美人爱说,眉似春山含黛,眼似秋水横波,她的眉真的就向山一样,有个峰,眼大而有神,但很奇怪的是一只单,一只双,以至男生在晚间开床头会时,会说我们年级只有一个女生的一只眼是美丽的。这 一只美丽的眼睛就是q隆的那只双眼皮的眼。q隆在我们年级算年龄大的,因为她曾经是国家队的一级报务运动员(达到过健将级水平),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退队了,又回到高中,她的记忆力惊人,人民日报上一篇几百字的短文,她看一遍,就能一字不漏背出来,使我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天才。如果说美丽和聪明是上帝和父母给的,心地却是后天形成的,读书时,她比我成熟又是班上的团组织委员,我会为了入团向她汇报思想,她从来没有有摆过干部架子,也没有鼓动我去做过激的反叛家庭的事。那时我们班上一些男生年龄小,刚来时学习压力不大,精力无处放,搞恶作剧,几个人串通一气,以q隆的名义给另一个看来挺老实的男生写信,为了象那么回事,还用墨水瓶盖盖了个圆,充当邮戳,约他在某某地方见面,当时大学生是绝对不能谈恋爱,轻则记过,重则开除.这个男生接了信,不知真假,神魂颠倒,睡午睡都叫q隆的名字,这几个家伙开心了一阵看看事情可能闹大了,怕出事,就收手了,过了一年,思想革命,在小组学习时有一个同学交代了,大约受了批评,几个人都霉霉的,眼睛都是红的,我和q隆才知道这事,我是局外人,当时笑得腰都直不起来,q隆很大气,大方的笑了笑,说,哦,还有这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几十年过去,现在回想起来,她当时的回答真得体,如果她象我一样疯笑,势必伤到曾经暗恋过她的哪个男生;如果她大发雷霆,在当时的情况下,对参与恶作剧的几个同学将会有很大的政治压力,她这样处理,是教养和修养的表现,才显出大家风范,这远远不是衣作打扮能扮得出来的.分专业后她学的是金属物理,毕业后分到冶金部农场.二次分配时,照顾关系调到重庆她爱人的半导体芯片厂,算是转行.文革后虽然她不是学英语,但她记忆超群自学能力强,英语很不错,多次出国,2004年,我到重庆开会,同学分别几十年见面,才知她回国后,担任的是单晶生产线的拉长,单晶好象就是半导体芯片(或者芯片重要材料),是中国最高技术含量的工作,大家可能不知道单晶,但龙芯,汉芯的故事可能都听过,这是类似的.国内单晶生产线非常少,可见她的水平.她的爱人是x鸿,1米67的个,广西人,脸大,看起来胖,按现在的审美观点可以算二级残废,成绩一般,一,二年级时外语课总给他过不去,他在我们班算大的,心志成熟,碰到这样的事,不急不躁,很努力,但不背包袱,动手能力相当强,分专业他学的半导体,分班后,他的长处显了出来,几乎没有他搞不定的电子设备,文革后期大家都搞路线斗争,装收音机,要调试,他就是年级最受欢迎的人.毕业后分到重庆的半导体芯片厂,十多年后,从有关朋友传来的消息说,他工作相当出色,是厂里的技术中坚,后来他做到这个数千人芯片厂的总工程师,能够应客户要求设计芯片,这在全国也是少有的.这个厂里还有我们另外一对同学,L成森和S春弟,L成森是学核物理的也是因为照顾关系,从大山里调到重庆这个厂,和q隆一样也是转行的,有一年,重庆一家工厂花几十,上百万英镑买的设备,有一块板被烧了,没人会修,打电话到国外,刚好该公司有关技术人员有事,一下来不了,该设备很重要,那个单位负责人急得团团转,有人推荐L成森,去试试,3天就搞定了,国外那家公司对他非常欣赏,他为此得到国家"五一"劳动勋章.他们都是我们国家自己培养出来非常有才华的知识精英.但中国的政治比什么都强,,90年代后造船不如买船,买船不如租船的思潮在国家的决策中曾占了上风,在喷气飞机"运六"的设计,研制下来同时,他们的生产线也停下来,大批国外的芯片完全占领了中国市场,他们也就闲下来了.现在回想起来,从他们几人的经历看来,x鸿大学里成绩并不好,q隆,L成森是转行的,工作后,都很有成就,因此看来大学成绩好坏,是否转行,并不是一个人成功的必然条件.在现行体制下,对于成功来说,国家的决策更重要,个人再有才华.再努力,得不到政策支持,有些事情也进行不下去.x鸿在今年的同学聚会中和我讨论过为什么他在后来的工作中这么出众:他说,他中学是南宁8中,中学里有很多课外活动,他参加无线电小组,老师发给他们原器件,交给方法,就让他们自己动手去干,因为动手多,所以能力强,现在高考一考定终生,分数决定一切,看来是有问题的.

阅读(17)| 评论(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39700-1086614.html

上一篇:[转载]一月二十二日_唐师傅讲的故事
下一篇:春天的蚕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19 10: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