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nana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janenana

博文

碳市场:中国林业碳汇市场面临的挑战 精选

已有 5347 次阅读 2015-6-16 10:33 |个人分类:工作博文|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中国, CDM, 碳市场, 碳汇交易, 林业碳汇

好久没有来科学网写博客了,最近工作有点太忙,要写的东西太多,欠了好多“写债”。同时也是因为把现在要写的这个内容想的太重要,在写之前自己一定要读多一点---心里负担很重,所以也没有敢轻易开始下笔写。双重压力所以动作来得太慢。但是只要开始,就不会太晚对吧。 ---结果昨天在飞机场等飞机的时候就写完了,写得有点仓促,所以没有把参考的资料都附上,如果个别感兴趣的同学可以问我。其中不准确的观点也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如果大家对碳市场的产生背景没有那么清楚,可以去看我的上一篇博文。按照上一篇博客的框架:这一次要写的内容包括了:中国应该要一个怎样的碳市场,应该建立怎样的交易体系?如果按照交易的碳汇来源可以分为:工业碳汇和林业碳汇。当然我并不是按照这个框架完全写下来的。

工业碳汇和林业碳汇?

工业碳汇的意思就是 A和B,他们可以是一个城市,地区,公司或者工厂,甚至也可以是个体。假设按照现在的标准A排放的二氧化碳多过了其应该排放的标准,但是B却没有达到这个排放标准门槛,那么按照一定的市场交易规则B就可以把自己剩下来的碳排放权利,即现在碳汇市场上说的碳排放信用(carbon credits)卖给A。A可以给出一定的价格。这个价格在不同的市场,比如强制市场和自由市场,都有不一样的规则。鉴于我们国家的都属于自由市场,那我就以自由市场为例好了。简单来说A和B就可以商量一个价格互相进行买卖。----这就是工业碳汇。因为我们国家现在还没有制定强制减排任务和标准,所以这些进行工业碳汇买卖的所有A公司,工厂,地区或者城市,是出于社会责任感才这么做的。当然也不可避免的有一定的green wash的可能。 只要双方商量的碳汇价格合理,就可以进行买卖。现在主要的A都是来自发达国家。大家可能还记得《京东协定--Tokyo Protocol》之下就有强制的减排标准,这些主要是针对发达国家进行的强制,发展中国家不承担减排任务。工业碳汇可以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碳汇买卖。

在我看来,中国人都喜欢投资和买卖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比如说地产、黄金等等。按道理来说上面的工业碳汇应该不会有那么买卖才对,但是因为这个可以交易数字比较明确比如说我可以卖10个碳信用,你需要买15个碳信用之类的,虽然总体来说只是数字看不见也摸不着应该买卖做起来没有那么多安全感才对。 如果按照这个道理来推,林业碳汇应该是最受欢迎的碳汇交易来对,但是先完成的碳交易其实林业碳汇交易还不及所有交易量的1%。

那么,为什么要林业碳汇?

树木光合作用就是通过吸收二氧化碳,释放氧气。树木的整个生命史就是不断的吸收二氧化碳和释放氧气---算是最好不够的投资了,感觉种了树就一劳永逸有没有---而且树木还有其他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比如说吸收粉尘,美化环境,调节微气候,保土保肥,净化水源,也是很多野生动物的家园。树木根系在地下,也有固定土壤碳汇、保护其他土壤动植物,净化和保护地下水源等等---由此可见如果树木、树林可以作为主要的碳汇交易,即大家都来种树,然后卖树木固定的碳汇---顺便我们还把它们其他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好处都占尽了。简直是十全十美的买卖。但是为什么林业碳汇在全世界碳汇交易上都不成功,除了上面说的工业碳汇比较容易买卖。如果大家的目标就只是想要达到一点点社会责任感,或者greenwash一下自己的产品和公司,当然做不麻烦的买卖是最好的。如果要回答林业碳汇为什么敌不过工业碳汇,是因为林业碳汇相比来真是一个“麻烦”的交易。

那么,是什么让林业碳汇市场成为“麻烦”的碳汇市场的呢?

我们刚才说的最主要的碳汇可以买卖就是我们知道我们到底能够买多少个碳信用(carbon credits),恰好林业碳汇最主要的碳汇就是最难测量的。比如说每一个树木不同的树种树木的木材密度不一样,光合作用和固碳的能力不一样,期间涉及到的土壤碳汇更是无法测量。树林中的树木每天都有新生和死亡发生---这是一个特别复杂的动态过程,更不用提生物降解还有树木砍伐和更替了。况且由于不同的地理环境同一个树种生长状况都可以不同,树木固碳过程是及其漫长和复杂的测量过程,由此可知开发林业碳汇测量方法是一个特别复杂的系统工作。

我们有什么可以借鉴的国际林业碳汇方法?

国际自由市场允许各个国家和地区可以适当的开发自己的林业碳汇测量方法。现在全球两大主流林业碳汇方法学是CDM和REDD(+)。CDM叫做清洁发展机制,是刚才提到的《京东协定》下面主要的一个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交易模式,其主要是在空地或原来没有树林的地方造林---所以是一个买卖造林碳汇的交易。另外一个,REDD(通过减少毁林和林退化降低二氧化碳排放)其中的两个D,第一个D是deforestation(毁林)第二个是degradation(林退化)---和CDM不同的是REDD可以买卖的碳汇不需要从造林开始,而可以从现有的林业碳汇的增长来进行买卖。总结起来说CDM就是在没有的地方造买卖,但是REDD就是在原来且只针对变化的部分买卖。CDM一般都是以项目为基础做但是REDD一般在热带国家且以地区性的项目为基础。CDM被诟病其建出来的林业碳汇林,树种过于单一,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比较少。REDD被批评其可能鼓励碳泄漏,即我们保护了进行碳交易的地区但是可能造成其他地方的毁林和林退化。但是总体上来说除了刚才提到的碳汇项目对生物多样性提高,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提高,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也会显著。而且在全球财富转移和财富平衡上也会做出比较突出的贡献,即发达国家通过购买发展中国家碳汇上支付的费用可以实现扶贫的效果。

中国在林业碳汇上的经验主要来自于CDM,有多个按照CDM方法学开展的项目已经发生在广西、广东、云南、西藏和贵州等等。2016年我们国家将从原来的7个项目交易平台上升到全国碳汇交易,如果林业碳汇交易如果还不能够和工业碳汇相互抗衡---真是有点太遗憾。我国现在可以开发自己的碳汇测量方法学,而且在全球范围上来看中国是造林和林业恢复上一颗闪闪发光的明星。造林和营林成绩斐然,这个工作为林业碳汇建立了坚实的市场供应量,如果这部分工作不能够推进也会非常遗憾。我国东西部在财富分布和林业分布上不均衡。如果西部通过营林吸收到外来投资,不仅仅在某种层度上可以实现东西部的财富转移。大部分营林的是农村地区,同时也可以活跃农村经济。


中国林业面临的挑战?

当然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但是从目前国际上还活跃的碳市场,主要为欧洲和新西兰市场,都是强制交易市场。强制的意思是相比于自由市场而言,强制市场内每个碳排放机构都有一个标准,超过和少于这个标准的碳排放都可以放到市场上,简单来说排的多的变成买家排的少的是卖家。自由市场的碳买卖意愿和动机都不尽相同,所以经济好的时间里碳市场就会很繁荣。但是经济低迷,大家就都不做这件事情了。如果要保证碳交易市场长期上的活跃、稳定以及带来我上面说的可持续的生态系统服务功能和减缓气候变化,这个碳市场就必须上升到国家、地区的立法层面。

总结来说现在林业碳汇面临的挑战我认为有:

  1. 碳汇方法学的开发;

  2. 买家和卖家自身需求的认识以及社会责任感的培养;

  3. 国家立法层面上的跟进。

    (最后给大家附上一张我在非洲马赛马拉拍的长颈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39334-898359.html

上一篇:为什么要碳交易和碳市场?
下一篇:男人和女人对工作能力认知之别-不分国别

12 檀成龙 武夷山 朱晓刚 李亚平 姜虹 赵美娣 曾泳春 陈楷翰 魏焱明 陈智文 常顺利 姬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0 11:3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