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c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ch

博文

我读《鹤惊昆仑》

已有 2899 次阅读 2016-5-25 10:1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王度庐,鹤惊昆仑,蜀道,镇巴,阆中| 蜀道, 阆中, 王度庐, 鹤惊昆仑, 镇巴



    站在家乡的城楼上,回想一百年前。那时候还没有川陕公路,汉中到成都的官道,因龙门山区地质结构脆弱,山势险峻,道路崎岖,加上靠近藏、羌、回等民族地区,社会构成复杂,容易起争执。蜀道上的大宗商贸往来,自唐宋以后,就很少走金牛道的旱路,也就是梓潼、绵阳一线。而是到广元后,避开“所守或匪亲,化为狼与豺”的剑门关,改走嘉陵江水路,从阆中上岸,经盐亭、三台去成都。如果走米仓道或洋巴道,宁强、广元都不去了,直接在南郑翻米仓山,或在镇巴翻大巴山,分别从东河、巴河进入嘉陵江流域,再经阆中、盐亭、三台到成都。这也是历史上,阆中一直是通衢大邑的缘故。

    站在家乡的城楼上,回想一百年前。那时候阆中旳城门,有东南西北四座,分别通向四条蜀道。北门威德门,经苍溪、剑阁上金牛道。东门富春门,往仪陇、巴中出米仓道。南门锦屏门,走南部、蓬安下洋巴道。而西门澄清门,过盐亭、三台可以直达成都。来自北方的商旅,从中原千里迢迢,爬山涉水而来,到了阆中这个地方,算是真正进入蜀地,才可以放心大胆日夜兼程。而此前的路,山高水长,隐藏各种险恶,豺狼虎豹,兵匪强盗,需借助镖局一路押运,或加入帮会相互关照。因此汉中、阆中两地,当时陕南、川北首府,建立过不少镖局,活跃着无数拳行,带动民风彪悍,帮派林立。

    一百年前的事情,已经没人说得清楚,各级地方志史,从不写三教九流。只有民间野史,戏剧小说,评话说唱,无意间流传下来。或言情,或武侠,有血有肉、有情有义,让我们一百年后,仍能顺此线索,回到那个时代。英雄侠女,孽缘真爱,忠肝义胆,铁骨柔肠。而眼前这条蜀道,从汉中到阆中,其间四百里,就有民国小说家,王度庐先生的《鹤惊昆仑》,用洋洋洒洒五十万字,为我们详细叙述。或春光明媚马蹄疾,夏雨滂沱孤舟横。或秋风渐起离人愁,冬雪弥漫相见迟。水岸码头,山顶客栈,石窟古庙,松林柏间,演绎出一幕幕爱恨情仇,光鲜似昨,栩栩如生。让人读着读着,不禁扼腕轻叹,或掩卷长思,感儿女情,掬英雄泪。

    在我们中国,武侠小说源远流长,远的像《水浒传》、《七侠五义》、《儿女英雄传》,近的如金庸、古龙、梁羽生。而在此之间,承上启下,大约民国时期,活跃过著名的"北派五大家”,王度庐便是其中之一,他创作的《鹤铁五部》系列小说,在上世纪四十年代就蜚声海内外,其中第四部《卧虎藏龙》,近年被拍成电影,由李安执导,周润发、杨紫琼、章子怡主演,荣获过奥斯卡的金像奖。而在《鹤铁五部》里边,《鹤惊昆仑》是开篇之作,由此拉开一幕大戏,带我们进入似曾相识,却完全陌生,血脉相连,又难以理解的侠义世界。而把《卧虎藏龙》中的主人公李慕白养大,又教他一身武艺的江南鹤,就是《鹤惊昆仑》中的男一号,当时还只能叫做江小鹤。

    江小鹤,自小在陕南昆仑派门下学剑,掌门人鲍振飞,因爱徒江志升(江小鹤父亲),犯淫戒门规,清理门户,率徒众将其处死。那时候小鹤年方十岁,为鲍振飞所收养,渐与鲍振飞孙女阿鸾生情。小鹤长至十四岁,知其父是被师傅所杀,逐逃离陕南到川北,拜福立镖行阆中侠徐麟为师,想利用武界恩怨,请阆中侠出面复仇。失利后又被九华山无名老侠,收为关门弟子,尽得绝学。历经十二年,江小鹤艺成下山。鲍振飞自料不是敌手,不敢回家,远游川北,请阆中侠徐麟出面调停。阿鸾闻听爷爷流落在外,心中不忍,便匹马单刀前往寻找。经过秦岭时,为贼寇掳上山去。江小鹤趁夜下山,将她救出险地。

    阿鸾感到恩仇纠葛,情孽牵缠,实是无法解脱,遂跳崖寻死。被铁杖僧所救,将她送往云栖岭九仙观暂且栖身。江小鹤遍寻阿鸾不获,只好死心,随即辗转入川,将鲍振飞拿下,拟解回故乡镇巴,当着父老之面,报仇雪恨。行至途中,又遇铁杖僧,将鲍振飞劫走,小鹤追至九仙观,却意外碰见阿鸾。阿鸾为救祖父,情愿自刎替死,小鹤抢救不及,阿鸾已血溅五步,气若游丝。小鹤心急如焚,愿放弃复仇念头,带阿鸾远走川北,到阆中拜天地,成夫妇,从此以镖局谋生。谁料成行之际,小鹤下山找车,留下垂危的阿鸾,再为恶道姑所掳。虽复为哑师兄救下,然伤上加伤,回天乏术,终于泪尽灯枯,香消玉殒。


psb.jpg

   

    这个发生在蜀道上的凄美故事,男女主人公之间,本就是一对复杂的矛盾体,情爱与家恨,复仇和感恩,相互交织,缠绕纠葛,特别惹人关切。而王度庐先生不愧是高手,叙事手法近乎白描,清水芙蓉,素缎白璋。抒情风格如同重彩,山河喧染,呼风唤雷。恰似眼前这条蜀道,悠闲时选水路,过大巴山到万源,沿渠江到渠县,经蓬安到阆中,田园牧歌,稻粟相连。急促时走旱路,光雾山到南江,诺水河直插巴中,过仪陇到阆中,崇山峻岭,松柏其间。而最让我折服的,却是两段关于爱情的描写,看似轻松带过,不留痕迹,却相互构造,交替辉映。

    第一段是江小鹤打定主意,决意离开陕南,到阆中学艺复仇,意外遇见阿鸾:

    “小鹤,小鹤,我风筝挂树上啦!你上树给我取下来吧!”江小鹤皱眉怔了半天,忽然心生一计,说:“我可不能白上树给你去取,你得答应我一件事!”阿鸾笑笑说:“甚么事都答应!”江小鹤说:“我叫你一声小媳妇,你得答应。”阿鸾一听这话,桃花般的小脸越发娇红了。她要佯怒伸手去打小鹤,可是又怕小鹤不给她上树去取风筝,随就咬著嘴唇,默默地点了点头。江小鹤立刻勇气百倍,他将竹竿扔在地上,抱著树,盘著腿往上去爬。他的身躯灵便,手脚敏捷,简直像一只猴子似的,不一会就升到树梢。然后一手揪住树枝,一手轻轻地将那蝴蝶风筝摘取下来。

    阿鸾在下面,仰著面,张著双手说:“你就扔下来吧!”小鹤却不肯就将风筝扔下去。他一手举著风筝,双脚瞪著树杈,挺腰换手,慢慢下树。离地约一丈高时,他就飞身往下一跳。跳到地上,手举风筝哈哈大笑,然后说:“我该叫了?”遂就脸红了红,叫了声:“媳妇!”阿鸾的脸比刚才还要红,伸著小手等著接风筝,又回头看了看没有人来,她又咬著嘴唇犹豫了半天,然后才轻轻地答应了一声。接过风筝来转身就跑,连头也不回。江小鹤笑著,心中非常欢喜,就想,反正她就算是我的媳妇了!将来我学会了武艺,报了仇,开个大镖店。骑著大马穿著阔衣裳回来,非得娶她不可。

    第二段是十二年后,在山间古庙九仙观,鲍阿鸾雪溅山林,情缘了断:

    一听江小鹤这话,她便瞪起眼睛来,说:“是你逼我到此的!你有本领,你一定要报仇,但你何必一定杀我爷爷?他那么年老的人!你便来杀死我好了!”她浑身乱颤,双泪直流,说:“我知道!我都知道,十年来的血海深仇!你的志愿也不过是想杀死一个姓鲍的,那好办,今天我便叫你把姓鲍的杀死。”说著,双手一用力,竟把江小鹤的宝剑夺了过去。江小鹤大惊,赶紧伸左手反扣住了她的手腕,急急问道:“阿鸾?你要作甚么?”阿鸾不语,只是哭泣,将身子蓦然向剑锋去碰。江小鹤疾忙用力夺剑,剑倒是夺到手中了,他高高地举起,可是阿鸾的身子也随之倒下。

    阿鸾呻吟著说:“你甘心了吧,十年前我小的时候答应嫁你,可我并没忘了呀!”。江小鹤放声大哭,说:“龙志起是杀我父亲的凶手,他的头颅已被我割了,我的父仇也已经报了。你爷爷,我可怜他年老,可以饶他一命。咱们按照十年前在柳树下说的这话,你作我的媳妇,明天咱们就去,一路去,一路再给你治伤。到了阆中府咱们拜天地,成夫妇,以后我要自己开镖店,凭我这身武艺,准保能作川陕第一名的镖头!”说到这处就又问:“你愿意不愿意?快说,就是这一句话,痛快点!你说不愿意,我也不恼你!”阿鸾这时连呻吟之声也停住了,停了半晌,凄婉地答应了一声,说:“我愿意……”。

    读到此处,泪湿衣裳!我的故乡,竟是一代侠士,承诺给爱人的,最后一个念想!


    (完)


psb1.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27666-979587.html

上一篇:皖北那几棵松
下一篇:长江流过蒋家墩

1 王大元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6 00: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