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oych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aoych

博文

鹤之舞

已有 999 次阅读 2019-10-22 18:2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1.jpg


       才是小雪节气,中国的华北地区,就下了半尺厚的雪。听天气预报说,今年冬季来得早,比正常年份早半个月。黄河中游的三门峡湿地,已经从俄罗斯西伯利亚,迁徙来六千多只天鹅,在函谷关以东,小秦岭以北的河岸沙洲,愉快地安了新家,看黄河水流挟带泥沙,听河南故事咀嚼苦涩,为中原地区的百姓,带来寒冬里的喜悦。

       还有江苏盐城,中华版图新生成的土地,据说也陆续有丹顶鹤,从三江平原的扎龙湿地,飞到这里过冬。就在一年前,我还亲自去过,也就比这早几天,居然扑了个空,丹顶鹤还没飞回。只好乘车到珍禽保护区,拍几张芦苇,到养鹤姑娘的墓地,去凭吊一番。耳旁不时响起,朱哲琴的歌声:“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知道,有一个女孩,她曾经来过”。 

       三十年了,早已不像当初,为一段音乐,几句独白,天籁一样的嗓音,和一个励志故事,就会情不自禁流泪。曾让人伤心的芦苇坡,已开辟出弯弯曲曲、长长短短的木栈道,搭建起简简单单、高高低低的瞭望楼。丹顶鹤没有飞回,只有其它鸟类,鸳鸯、鹭鸶、黑鹳、秋沙鸭和白天鹅,在草上飞,在水中游,一直通达到海里,穿过望不尽的芦苇。 

       我们是研究生招生宣传,去了安徽、江苏的六个城市,一路转车,风尘仆仆,最后一站才到盐城,住在郊区一个宾馆。而当时这里,正好有接待任务,召开省里的“新四军廉政建设理论研讨会”,让人觉得有些滑稽。五星级的宾馆,大闸蟹的噱头,与新四军的廉政精神,简直是风马牛不相及。如果硬要作秀?何不穿草鞋,划小艇,吃鱼虾,住芦苇荡。

       但调侃归调侃,这里的装修,还是很大气的。大厅正中,有一幅苏工的红木浮雕,从地面一直升到四楼,举高达十米。镌刻了无数只鹤,正从三江平原翩翩而来,落在了盐城的近海湿地。服务台的墙面,也有一幅描金的漆画,简笔仅画了两只鹤,高昂着头颅,面朝向天空,似大声鸣叫,也告诉我们:你这是到了盐城,丹顶鹤的故乡。

       丹顶鹤在中国,具有独特的文化含义。少年的鸿鸪之志,青春的奋进高歌,爱侣的相扶相携,迟暮的颐养长寿。人生各阶段的美好,无不借鹤予以表达。《诗经·小雅》的《鹤鸣》诗里,就有“鹤鸣于九皋,声闻于野”的描写,而“低头乍恐丹砂落,晒翅常疑白雪消”、“夕阳滩上立徘徊,红蓼风前雪翅开”、“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都是唐宋诗词里,写鹤的名句。


2.jpg


    鹤之德,在于它忠贞、孝顺和知恩图报。鹤之智,在于它隐忍、静思与淡泊名利。鹤之勇,在于它顽强、坚定并志存高远。而鹤之美,似乎最为推崇,迁徙时一展千里,鸣叫时引吭高音,栖息时倚松伴月,飞舞时凌霜斗雪,无不美仑美奂,为形体美之极致。特别是在它头顶,有一抹鲜艳的红色,像雪地里的一颗红豆,白玉中的一粒玛瑙,更显高贵典雅,超凡脱俗

       而鹤在我心中,还是一段经历,快乐痛苦,充满回味。“一个傍晚,宁静的校园里,悠悠飞来一只仙鹤。一首轻风弹奏的旋律,一尊闪电碰成的雕琢。轻盈的羽翼,洒下一路洁白的云团,晚霞用金黄为她涂抹,赋予她春华秋实的调和”。在《飞逝的仙鹤》里,我写过一只仙鹤,仿佛校园里的初恋,无意闯入心底,扑朔迷离,若即若离,却让人心驰神往。

       “美妙的田园绘画,让爱热,萌动了心的冰河。我拨开遮住视线的迷惘,用清澈明晰的眼神,注视她秀美的轮廓”。“仙鹤,飞到我的心海里来吧,我唤湛蓝春波洗涤你,让疲倦愁苦结伴消失。你也许下五彩诺言,以偿还我孩提时寻你的艰辛”。“仙鹤,飞到我的草滩上来吧/我用缤纷野花抚摸你,用温暖柔情改变你孤傲的生活。你也停下匆匆脚步,来慰籍我青春时等你的寂寞”。

       由于美国对伊制裁,让那年的8418军贸计划,已变得遥遥无期。而国家的型号项目,制导站部分也已确定,不会下到我们基地。而我正是为此而来,从东南繁华大邑,来到西南偏僻小镇,举目无亲,前途也在瞬间,变成一片混沌。而那年的冬天,似乎比哪年都冷,雪不停地下,快要把所有的山峦,所有的沟沟壑壑,都填成一片空白,也包括我的前途,我的命运,我曾经不羁的追求。

       万籁俱寂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了几只鹤,让人心情愉悦起来。它们身形高大,头顶是晕开的红,脖颈有一圈黑云,飞行姿态很优美,从坡顶到沟底,从凌瀑到冰河,一会儿双舞,一会儿孤鸣,一会儿翼展千里,一会儿身腾八荒,慰藉失落的情绪。后来我才知道,这就是黑颈鹤,和丹顶鹤一样,列入国家一级保护名录。它们夏天,在巍峨的青藏高原上繁衍,冬季,到崎岖的云贵高原来过冬。

       我还试图去追赶,在蜿蜒绵长的山区公路上,右边浑圆的喀斯特山峰,已被积雪遮盖地严严实实。左边的小河都结了冰,只留一道小溪在潺潺流动。黑颈鹤飞飞停停,像一群精灵在舞蹈,却几乎从不回头。越飞越高,直到跃上山顶,渐行渐远。“可她,还是远去了,向着血色黄昏的西方,向着鉴识真伪的考场,飞远了。我希冀喷发的青春之火,也就在那时熄落”。


(完) 


3.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27666-1203035.html

上一篇:那年娄山关上雪

5 许培扬 孙颉 李学宽 徐长庆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8 01: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