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朝夕之间
陆仲绩 2020-1-1 16:09
2019年的最后一天,宁波的阿姑发来一条消息,说有一个包裹已经快递给我。 一问,说是一包汤圆和一包软壳咸烤虾。还关照说,猪油馅和糯米粉各为一份。看到我写过几次宁波汤圆,想煞要吃正宗的宁波汤圆,那就让我过过正宗的瘾;还说,软壳咸烤虾可以早上醮醋过泡饭,当然的美味。听到这个消息,包裹还没有收到,嘴 ...
1101 次阅读|没有评论
工业软件的前世后生
热度 1 陆仲绩 2019-12-30 13:47
最近一段时间,常能看到叶文龙在云游四方、大快朵颐的晒照,不亦乐乎;也时常听到叶澔在异国他乡工作、学习的点滴讯息……叶文龙原先是与华伯浩一起搞数值求解器的,叶澔团队主持国家攻关项目时搞的数据库。记得关于数值求解的研究还出过了一本书,在我手里那就是一本教科书级的圣经;叶澔的关系式数据分析系统RDAS ...
1586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那一片绿洲
陆仲绩 2019-12-23 09:50
二次进出阿布扎比,回来已经有好多日子,可还是没有忘记那匪夷所思的一片绿洲。 忘不了的不是阿提哈德航空公司漂亮的空姐、俊朗的空少,也不是通体白玉般的谢赫扎伊德大清真寺,也不是距离法拉利主题公园不远繁华奢侈的亚斯购物中心……而是飞机即将降入时,俯瞰窗外看到的:在一望无边大沙漠中,镶嵌于茫茫黄沙丛 ...
2172 次阅读|没有评论
旋律
陆仲绩 2019-12-18 20:05
老年大学这个学期的上课日程即将进入尾声。 同学们纷纷开始准备起一年一度的班级“春节联欢晚会”。彩排的节目一个接着一个上台“过堂”,自导自编自演,煞是喜乐、热闹。 坐在台下,一边望着他们忙碌的身影和变幻着的节目,一边拿着手机在应答远方朋友师长们的年终“告白”,有些一心二用。 耳边响起一曲 ...
995 次阅读|没有评论
科学技术及人文
热度 3 陆仲绩 2019-12-16 20:21
漫天繁星,那一刻,流星雨为您这位造星者而下,孟执中院士。 刚听到这消息时有好长时间没有转过神来,一条消息看了几遍,打开电脑上网,真是这位平和慈祥、严谨求真的长者师长吗?! …… “基于模拟关系的计算力学辛理论体系和数值方法” 是钟万勰先生用交叉学科的视角 ...
4793 次阅读|10 个评论 热度 3
补胎
热度 1 陆仲绩 2019-12-9 16:50
匆匆出门,时间上打好提前量。推自行车的那一刻,发觉坏事了,车胎没气了。 这个时候要找一个修自行车的地方,比起满大街的房屋中介机构,还真不好找。方圆五百米是没有的,好在还有时间,就推着去吧。气喘吁吁的一通忙乱,打完气,骑上就走,没几步又没气了。显然,不是漏气是要补胎了。 赶紧把车放在路 ...
1879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一束金银花
热度 1 陆仲绩 2019-11-30 16:52
天阴沉沉的,还冷飕飕的,那是老天在捂雪的节奏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窗台上那些“凡花俗草”,经过粗粗修剪施肥,算是要把它们都送入“冬眠”状态,原本就杂乱,更是显得冷清和落寞。只有一盆不知名的小草,刚摘来不久,栽下去时也没多大指望,反倒看着她正硬朗起来了。那天路过一家大学的住宿楼,门卫 ...
1464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五里桥,我们的家园
陆仲绩 2019-11-27 20:31
善解人意的居委干部小焦给借来一本《打浦桥:上海一个街区的成长》。 一书在手,门前打浦路就从清同治《上海县志》的肇嘉浜上一座小木桥,“门前公路小河浜,载晓轻篙点水忙。透过石栏蹲对远,青青麦甸野茫茫。”。一瞬那间,就慢慢走到了如今魔都的“栖五里长廊,赏一江春水”…… 打浦路不长,从原本属于法 ...
1640 次阅读|没有评论
我的咸齑梦
陆仲绩 2019-11-22 20:28
…… “想吃点什么?” “咸齑、弹涂,加些韭菜。” “还要什么?” “咸齑大汤小黄鱼。” …… “哎!哎!手舞足蹈的,做梦了吧?做什么梦?在吃什么了?咋吧咋吧的。”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正等着上菜,就被老伴推醒了。啥情况!做梦吃咸齑,看来今天又没有这个口福了。一场心仪已久的美味 ...
1323 次阅读|没有评论
找回宁静的自我生活
热度 1 陆仲绩 2019-11-13 21:25
这个学期的课就要结束了。 好多年了,原先都是到年底要作年终工作总结,退休后进了老年大学,当了一个学生,又回到了以学期作为阶段的那个年代,说来奇妙,得来全不费工夫,当然也得好好珍惜。 要说学生,我显然不是一个很好的学生,在外面忙乎,搞得三天打鱼二天晒网的。总是努力安排上课的机会,但还是记得 ...
1988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9 14: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