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紫薇花赋

已有 1436 次阅读 2020-8-27 13:39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一朵紫薇镶银边,一把竹椅映疏帘;独赏孤芳衬绿叶,老树扦插上云台。

添得一株伴荣谢,捧至一榻又无言;两两相看不寂寞,丛丛摇曳翻书页。

去年扦插的紫薇花,今年开出第一茬花的时候,有些得意有些欣喜,拍了照,涂了词,放在网上得瑟,“众乐乐”。

微信是客厅,微博是广场。远在北京的四叔来了微信:老家的紫薇花是纯红的,你这扦技而成的竟然镶上银边了,变异了,应该说更漂亮了,好好培育。更有专业的朋友在微博上指导:扦插株枝条由母株去年的芽抽生而来,自带开花能力。扦插育苗,林业上很普遍,却少见扦插当年开花的说法……

窗前一盆紫薇,来自老家,江南千年古镇、百年渔村的一小庭院。“独坐黄昏谁是伴”,紫薇花是孩童时代玩耍的一个舞台背景,在前面的青石板上“打虎跳”时有它相伴注目;紫薇花是思念阿娘时的一道风景线,老人家常捧着茶壶坐在藤椅上瞅着庭院里一丛丛火红的紫薇花。好儿女志在四方,孩子们都在远方,鸿雁传书,留下独自静静的思念和牵挂。春天匆匆过去了,“耐久且烂漫”的紫薇花就来了:老态苍然的树干,舒畅开长长绿色的枝条,株梢处黄头般大小的蓓蕾初萌时钻出小小一滴白点,渐渐渗出缕缕浅红,绽放了,依旧沾着淡淡的粉白,要不了几天,布满皱褶的花瓣渐渐变得深沉起来,泛出渗入淡淡紫色的水红色,一小朵一小朵挤成一个球,一串串,一簇簇,随风摇曳。风吹树摇,花潮涌动,斑斑落下,屑屑躺着,风吹过,在风里翻滚成团。

盆里的紫薇还是原来的紫薇,只是扦插后的第一次花瓣镶嵌上了银色,但马上就恢复原来母本的基因,满株红霞艳艳,依然烂漫似火。庭院已经不在,一路相伴的紫薇成了问候乡愁和思念的温暖,抚慰着思念土地和亲情的心灵,留存的映像,还有一片藤曼爬满角角落落,一口水井波澜不起,一排灌木平和静默……参加工作以后,依然经常会回老宅转转,到附近的山上兜兜,到院子里看看,听听“石骨铁硬”的乡音环绕,看看“柔情似水”的紫薇摇曳……犹如一贴膏药,舒缓了压力、烦恼,一转身,仿佛多了一层祝福,添了一件护身符。

当年,见过阿爸专注扦插分株移栽沃土,没有体会到他当时的那份得意那种舒坦;如今,见过春兰夏荷秋菊冬梅,自然不及眼前的紫薇繁花一片……念念不忘,只为籍慰那份失去的亲情,记录自己心里的感受,期待迎接未来的明天。

时光流逝,岁月荏苒。繁花落尽,心里仍有花落的声音,落下的,还有静好了近百十年“庭前紫荆树,无皮也过年”的沉淀。

当人生遇到了紫薇,时而惊艳了时光,时而温柔了岁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48093.html

上一篇:往事如焉:不废江河万古流
下一篇:上海男人

5 武夷山 戎可 鲍海飞 尤明庆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21: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