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往事如焉:总师韩进德 精选

已有 3956 次阅读 2020-8-17 09:54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有段时间没有去虹口了。一长排清水红砖券式外廊的建筑,简化的古典式清水红砖柱,每个门牌号都为“间半”开间,极具个性特色和鉴赏的艺术价值,烈日下显得格外出挑。

那是原犹太人的居住地,这是一个命运多舛的民族,也是一个坚韧的象征。在当时上海滩最拥挤、卫生条件最差的地区,一群迁徙的“流浪汉”留下异国带来的烟火和气息,融入进了这座城市的血液与生活,给上海抹上了一笔绚丽的色彩。

韩总原先的家,应该也是住在这样的,我曾经在一个夏天的夜晚,去拜访过。韩总,韩进德,时任上海鼓风机厂的总工程师,瘦瘦长长的个子,腰板骨挺,常穿浅色衬衫深色裤子,洁净的长裤总带着一条隐隐的线条,儒雅,沉稳,第一眼就给人一种和蔼而又肃然的敬畏。那次,敲门后,韩总出来领我进屋,走过一长长的走道,暗幽幽的,虽然走道里的几盏灯早已都打开,可还是看不清楚周围,磕磕绊绊的,总觉得走了好长一条走廊。屋子不大,有些拥挤,但整洁、素雅,蛮舒心的感觉。

我刚从大学毕业,分配在厂里的组织干部组,第一个具体任务是厂里技术人员的摸底和规划。原以为想分配到技术科,不让去,有些想法,但分配的事情还得做。韩总也是刚上任不久吧,反正我在档案室看到他写的检查和汇报,有厚厚一大摞,管档案材料的小李子说了:还有呢。

我有求于韩总,是想有机会调到技术科去,搞人事不是我的兴趣;韩总也有求于我,抄家时有一张主席亲笔手书的请柬,想要单位出面帮找回来,这是他所珍惜的一份荣誉。原来韩总是50年的海军首届英模,全国劳动模范,那是邀请赴宴时的一张请柬。碰巧我父亲是当时区里负责归还抄家物质的,但就当时抄家的那种混乱,我至今都不知道韩总拿回了那张请柬没有,他没有说我也不敢问。

组干组与总师室虽然只相隔几个房间,但我们以后就是碰到也都没有再谈及这事情。复出工作的韩总就像上海人所说的“落帽风”,忙得连个人影都几乎要看不到:厂里引进了西德透平风机技术公司(TLT)的技术许可证,同时在不增加费用的前提下,还受让了用于隧道、矿井、风洞装置的轴流风机系列,射流风机系列和消声技术等。

改革开放,使得我们的鼓风机行业跟上了世界工业革命的步伐。这是那一代知识分子背负着沉重的历史包袱,秉承坚韧的倔劲,多难兴邦的文化传承,无言地前行着。引进技术使上海鼓风机厂发生质的变化,随着技术、质量、管理、人才等优势的挖掘,一度实现了三连三上(工业总产值、销售收入、利税总额)三提高的可人景象。

随着厂况调研的结束,厂领导看我依旧“扶不起”,于是组长于国南说:厂里没有计算机,看看外面怎么样吧,韩总也听说了,于是让我可以去找找他过去的同事。在岳阳路中科院的一栋小楼里,这位处长说韩是他们的领导是他们的兄长,原先负责整条船上的所有设备和机械,现在应该去做更大的事业,尊重、敬佩、怜惜之情油然而表……

……

以后我调到一家研究所的机房里工作,以后又有机会参与了上海鼓风机厂的应用计算机集成制造系统,其实这也是开放的中国,紧跟世界工业革命的步伐,给行业进步带来的又一次机遇和考验……

回厂里搞合作项目时,再遇到韩总,他已经退休了,正被一家船企聘用,这是一个更大的舞台,也是他可以大展身手和尽显才华的地方。听说当时的韩总就被刚出山的国防部长张爱萍点过名,找过他,他的舞台就是属于辽阔的海洋,真为他高兴。一阵闲聊,说起那家单位发展势头好,领导要给他配车,或者让自己去学开车,只是觉得年龄有些大了,还有些犹豫。

……

好多好多日子过去了。有一天,与过去的同事一起走过彭浦新村,其中有人说,韩总也搬过来了,就在附近。看来,韩总的住房应该是有所改善了。

远望一排排绿色林荫道和一丛丛条状公房,楞楞地停顿了好一阵,有些走神。是韩总他们,给予这个时代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上帝的艺术品,只能远远的欣赏”,因其易折;时代的艺术品,则能静静的鉴赏,因其坚韧。

强者自救,圣者渡人。



题头图为2020年大修中的“远望一号”,题尾图为1950年韩总参与抢修改装的吕梁山舰

0025oUjozy79wrWjduib2&690.txt.pn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46689.html

上一篇:往事如焉:吾爱吾师
下一篇:往事如焉:不废江河万古流

13 郑永军 武夷山 尤明庆 黄永义 刘炜 王安良 夏炎 周忠浩 冯大诚 陈有鑑 姬扬 戎可 杜占池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21:3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