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我的手指流血了

已有 2437 次阅读 2020-7-4 08:13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63e9d113gy1ggefcf2895j21kw1hn0vi.jpg

该是又到了吃甜芦粟的时候了。

看电视里说,崇明的甜芦粟要上市了,分段切好,精美的盒子包装。想来也真有些,我们那个时候,在宁波,哪有这么考究.

放暑假,住湾塘的外婆家,俩表弟会带着一起去海边割柴、推挈的,一遭下来当然有些吃力,但新鲜、刺激,所以很是兴奋,至今想来都有些意欲未竟。回来的路上,会拐弯到自家的自留地里,摘个脆瓜,用手搓搓,裤脚边上擦擦,就算“洗”干净,敲开往嘴里塞。临了,不忘再拔几根甜芦粟,绿绿的长叶,红红的穗头,拖着一条条顶戴绿绸带的芦粟杆,回家与家人一起分享。

晚饭后,家人围在一起啃甜芦粟是件很开心的事,更好玩的是用剥开甜芦粟的皮做成小伞、灯笼等各式小玩具,用现在的眼光来看,那可是原生态的工艺品。好玩归好玩,可稍不当心,就要割伤手。

“哦,我的手指流血了……”

一刹那,大家都紧张起来,只有外婆在一边静静地看着,没有发声。慈爱的外婆历来都是大家庭里的“定海神针”。阿舅是常年的“先进工作者”,也是历届的“运动员”,每每遇到什么运动、风波的冲击,都是外婆作为全家的精神领袖,屡屡带领大家安然涉险过的关。

微微的刺痛,浅浅的划痕,殷殷的血迹,反而好象触到了刺激的兴奋点。自我幸灾乐祸,看我没有一点痛苦和沮丧,还好象有点得意忘形的幸运似的,引得大家哂然一笑。

硬硬的皮,清清的香,绿绿的肉,甜甜的汁,爽爽的感觉……享受该享受的,刺痛该刺痛的,未了“存真去故”,再吐掉些渣子。人生何尝不是如咬食甜芦粟一般的经历……

人生的过程就是去撕破“硬硬的皮”后,享受“清清的香,绿绿的肉,甜甜的汁,爽爽的感觉”,可以刺破点皮,带有点痛意,当然不必像个祥林嫂一样的喋喋不休,更不必绝望。当你的梦想尚未实现,那是能力和梦想之间有差距,不是每个人都会拥有与梦想相匹配的能力的,那么就去享受这个过程,甚至享受这个刺痛,让其流点血。

如果这个梦想是大家的梦想,那么就一定会有人继续这个梦想。当个人的能力大于梦想的时候,就是实现个人小目标的时候,当许多人的能力汇聚起来,一个大大的、美丽的梦想就成真了。“车轮已经启动了,它们有它自己的速度,我们被它所……决定”。那个时候,没有表弟的指点,可能连甜芦粟和红高粱都分不太清,五谷不分,自然得付学费。甜芦粟好吃,吃甜芦粟会划破手指划破嘴唇,但不一定吃甜芦粟就一定会划破皮肤。如同世间万物万事,生态也罢,业态也罢,具体到工业软件、芯片……不总是注定要万劫不复,陷入周期率的循环往复,因为有许多因素有着比技术创新更为严苛的条件和限制。谁都不傻,谁也没有,没有义务用一种墨守成规的约束去净化自由的灵魂,也没有义务任由着惯性用狭隘的眼光去仰望璀璨的星空。“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

小痛怡情,那个还带着点欢快的场景至今记忆犹新,还有久违的清香和甜味好象也又悠悠飘过来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40537.html

上一篇:施老师
下一篇:没有人给你在后面撑着,喝西北风去吧!

11 武夷山 郑永军 宁利中 杨正瓴 姚小鸥 冯大诚 戎可 张叔勇 刘炜 舒红 赫荣乔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11:0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