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海师傅

已有 1151 次阅读 2020-6-13 17:0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华灯初上,清风徐徐。经历了白天的高温酷烤,太阳落下后的江边,微风拂面,绿树曲径,依然是乘凉遛弯的好去处。

周边的马路上,却是冷冷清清的,车辆不多,行人显得更加稀少,连红绿灯都懒得闪动。疫情防控期间,在这样的路上走动,口罩不由摘下来,能自由自在呼吸一口无拘束的口气,有多么的爽快。

不时有人力黄鱼车从身边骑过,每每都是装得满满当当的。好奇时,看到一辆骑车老汉有些面熟,哦,是海师傅。有些日子没有见面了,特别是垃圾分类以后。一辆加长的黄鱼车,上面装得整整齐齐的纸板箱,菱角分明,象刀切出来的,高耸的象座小山,晃晃悠悠从傍边驶过。

海师傅是小区里常来收废品的。听到小区里有人摇着铃,探头出去常能看到他的身影,背着一只麻袋,挂着一杠秤,晃悠晃悠着。楼上隔空一声吆喝:嗨!师傅……

不一会,师傅就上来了。整理、捆扎,秤重,算钱,一气呵成。一边忙乎一边夹杂说些天南海北的见闻。老伴耐心好,又有“上山下乡”的经历,会和他唠嗑,还随和说些四季种地习惯、农村风土人情的,师傅乐的有人与他说话,套个近乎,到时候可以算得便宜些。我则是粗线条,把东西搬出去,任他自己去秤,有时候包装盒大小不一,也不要捆扎了,爱给多少都行。别人能上楼来帮着清理一把,已经不容易。

一来二往,都成熟人了。我们称呼他为“海师傅”,他叫我们“阿姨、爷叔”的,其实他的年龄和我们应该还年轻一点吧,只是更辛苦,模样老了些。见有熟人认识,“海师傅”不忘伸出身子、回过头来招招手给我们打了声招呼,继续急匆匆过去了,留下我们二个边走边自顾自的闲聊:

“叠得这么高,危险伐!叠得这么整齐,像一刀切下来一样!”

“不叠这么高,赚不到钱。叠得确实有水平,纸板箱的纹理比红宝石蛋糕还要好看。”

……

这个城市需要这样的人群,他们并不低端也不代表“低素质”。他们的勤劳、吃苦、自立,以及对这座城市的敬畏,使得人们可以方便地补上自行车轮胎、配上房门的钥匙、栽上心仪的盆花,吃上新鲜的牛奶……

背井离乡,唯有思念相伴;含辛茹苦,每一个钢镚都浸淫着汗水和风霜……他们是创造财富的参与者,理应享受财富的分红;他们是商业秩序的加入者,理应有职业分工的进级机会。在现代化工业与原始流通模式的交错轮替时,理应得到一份有尊严的赞美。

每个城市,都需要一群群怀惴着梦想的人们,无关乎浪漫,在乎赖以糊口的简陋营生;无关乎馈赠,在乎维持生活的温饱厚爱;无关乎考验,在乎诚实劳动的慈悲平安……“不同人群集聚,这本身是城市之所以成为城市的基础,也是城市繁荣度、生命力的体现。”

……

入夜的街道,路人更加稀少,临近江边的马路,只有四面八方过来的黄鱼车在这里聚集。有一个回收站设在这里,“海师傅”们借排队的空隙聚在马路对面休息。几个老哥们难得碰在一起,“海师傅”应该也在那里,一根香烟,一瓶凉水……又有了喧哗与骚动。

远处的卢浦大桥闪着霓虹灯,路灯下,树荫里,像是午夜里一场没有观众的电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37726.html

上一篇:楼梯道
下一篇:父亲节遐思

4 郑永军 武夷山 刘炜 宁利中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6 16: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