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楼梯道

已有 890 次阅读 2020-6-10 21:21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timgBS0VP914.jpg

中山医院的胃镜检查在四楼。

做完胃镜已经11点多了。最后的几个人,医生也放松些,仔细些,这是从闭着眼睛忍着不适,隐隐约约听到的。出门时坐在长凳上等报告的时候,等结果报告的焦虑比身体感受的不舒服更甚。

又出来一个,是个小姑娘,单薄瘦俏,进去前喝药水的时候,就又呕又吐的,经过这么一番折腾,身体都站不直了,扶着墙在墙角拐弯处干呕了几次。里面报告出来了,没有大碍,想到从昨天晚饭到现在,已经约有18个小时没有吃饭没有喝水了,还要再坚持2个小时,赶紧回去吧。

电梯间依然人声鼎沸,还是走下去吧,好在也不高,楼梯就在旁边。推开虚掩的防火门,暗幽幽的楼道里悄无声息,恍如隔世。楼梯间大概是医院里最安静的地方。二梯一层,拐个弯,正要下去,只见三楼的防火门后有一个人蹲着,还有一个坐在楼梯台阶上。走近了,就见那个中年男人,一只手里拿着一只白馒头,一手握着一袋打开的榨菜丝,听到有人走下来,没有回头就有意识的向墙侧身靠靠;那个蹲着的中年女人,正从大塑料袋里在抠东西,黑乎乎的,象是自己带来的腌菜,塑料袋里还有一袋白馒头。见有人过来,朝门后挪了挪。打搅到别人了,正放慢脚步,只听到后面有人叫了一声“爹妈”之类,回头看去,正是那个后面出来的小姑娘,象换了个人似的,精神劲好多了。外地口音,外地称呼,愣是没有听明白,见我也在,算是见过面的,也朝我笑了一笑。那个坐在台阶上的男人转过身,俊朗国字脸,一副疲惫的样子,也露出憨厚的笑容,女人则刷的站起来,迎了上来,焦虑而又和善,大声说着我听不懂的他们的家乡话,一副其乐融融的景象。脚下是一只已敞开、难得见到折叠齐整的半透明塑料袋,白的馒头,黄的榨菜丝,黑乎乎的腌菜……可能是这一家三口的午餐,还有夜饭,或者余下的几顿……

一阵酸楚,微微点个头,挤出一丝笑容,匆匆从二位中年人傍边跑过去。那一刻,不能再在楼梯道里走了,拉开沉重的防火门,又是人声鼎沸的喧嚣。

走了一段,不由自主的又走了回来,想从门缝里瞧一瞧,严严实实的看不见。推开门,有一道缝隙,只听得有悉悉索索说话声。

干什么!怎么又回来了,是想说些什么吗。是说不要多盐多油吗?还是什么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37328.html

上一篇:创新、市场,及其他
下一篇:海师傅

2 郑永军 刘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4 11: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