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小费

已有 761 次阅读 2019-1-14 20:3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20181231_121849.jpg

第一次见识小费,是开放之初,有亲戚从外面跟着旅游团来内地,临走时给导游和领队付小费,慎重而又公开地把钱交给他们倆。由于是四五个人一起来的,交的钱还不少。

第二次见识小费,是出差在香港,地主方请大家吃饭。内地的人胃口大,添了几次饭,服务员有些不耐烦,请客埋单的人很不高兴,把领班叫来,说明没有给小费,因为怠慢了他的客人。

……

渐渐的也知道些给小费的规矩,所以也学着给宾馆打扫房间的、帮忙搬运行李的、端菜送饭的服务生……付些小费和零钱,既表示感谢,也学着体面的与周围每一个给予自己方便的互动。

然而,有时候会有些不尽如人意的事情发生。记得2013年去柬埔寨,过海关时,坐在玻璃窗后一位瘦小精悍的工作人员,敲着桌面,指着一堆碎银,讨要小费。原先导游说起过,过海关时要付钱给个方便,不然会有麻烦。而当时我有些激动,吼了一声“why?”。二国交往,代表一国行使主权的海关官员在检查证件时,讨要非正常的费用,主动给他是行贿,被动给他是敲诈。正憋屈地等待对方回应时,一个盖章就让我过去了。回国的时候,又有海关人员诉要“小费”,在场的中国游客大为不满,纷纷聚集在一起,大声指责“回国还要钱,我们不愿再这里待着,要回家!”。都没有付钱,航班延误了几个小时,总算回国了。

这次参加旅游团,其中有去越南的节目。火车从中国境内的南宁去越南嘉林,坐上现在已经难得看到的绿皮车,与硬卧设施一样的软卧,四个人一个厢位。列车开往河内的途中,经停凭祥,一个与越南接壤的口岸城市。根据目的地不同,去往越南的乘客被安排在头几节车厢,上车时不但需要验票,还需要验护照与签证。

火车在半夜时分,在国境线的中国一侧下车,过境安检。睡眼朦胧中,迷迷糊糊,匆匆忙忙拎着行李过海关,看看都是些老头老太的,边防海关还算宽松。还没有睡上眼,火车又停下,要进越南了,行李全部拎下去,接受越南海关检查。

随着人流,拎着大包小包,迈过几道火车轨道,跨过不太高的月台,黑夜中只有远处几只电灯吊在孤零零的电线杆上,发出昏黄的灯光。检查大厅里站着几位戴绿帽子的士兵,神色严峻的看着大家,顿时嘈杂的声音安定下来。导游已经再三说过,过越南海关,1、2、3、4……临了提醒不要忘记每人十块钱,夹在护照里,不然会有大麻烦。

办手续的海关大厅并不大,像老电影里的一处驿站,绿色的制服,消瘦的身材,空荡荡的。顿时涌进许多人,也没有太多的喧闹,不许拍照,不许摄像,行李检查就是个做样子的,没人坐在监视屏后面来分析行李的内容。检查窗口缓缓打开,队伍在悄无声息中慢慢向前移动,帅气高大的小吴(导游,帅得不要不要的)跟在队伍的一旁,跑前顾后的安顿着大家的秩序和情绪。队伍在缓慢向前移动,一夜没有安定的人群,都是老年人居多,又累又困,好像是在体验一种已经逝去的岁月和生活。没有广场舞的喧哗,没有争先恐后的吵闹,秩序井然,默默的向前移动着……

老伴把夹有十块人民币的护照交给我,我把夹着的钱要拿出来,老伴急的不行,劝解“你不要在这里惹事!”,导游在一旁看到,急忙跑过来,极力想用眼神制住我的愤怒。看到身边的零星欧美游客那种自信、优雅的过海关,真有一股说不出的委屈。我为何要受这般窝囊气。几番推搡,一旁看着的小吴有些急了,挤进队伍,把我俩的护照都收了过去,随之把我们旅游团队的所有护照都收集在一起,要我们都坐在一旁的空椅上。只见他拿着一叠护照,找到一位戴大盖帽的士官,弯腰和他低声嘀咕着。士官在手上摆弄着护照,象翻扑克牌一样,唰了一遍又一遍,还不时暼过眼,看一下已经一旁坐着的一群老头老太。

没多久,身高马大的小吴兴奋的奔过来,挥挥手,叫着“快!快!快……”,没点人数、没验正身,指挥大家赶紧起身,拐过拥挤的人群,悉数拎着行李急急上车再寻铺位睡觉。一番折腾,睡意全无,可是火车还是没有启动,过了少一个小时,摇啊摇,才缓慢动起来了。

事后听小吴说,昨晚有几个自由行的中国客人,不愿给“小费”,海关就是肆意不让放行,火车就没法开了。到越南河内(嘉林)时,天下起了雨,饥寒的昏暗中又开始了颠簸。

瞻前想后,还是要感谢随队的导游小吴,原先我对小吴过异国海关时要给小费的想法就公开有过抵制。给谁的小费都可以,给海关,不行。现在看来,这事也由不得他啊!

……

几天的憋屈,在旅游途中,总不敢放肆自己的感受,直到从河口入关,看到五星红旗时的那一刻,才有了感觉。那一刻,祖国,你在哪里?!

十块钱的小费,既损害了索取者的形象,也伤害了付费人的感情。偶有一人一时的索取,有所难免,而这普遍的堂皇的索取,则是一种沉沦;偶有一人一时的馈赠“小费”,那是心意,而放任强取豪夺的勒索,则是一种刺痛。

无论是刺痛,还是沉沦,"亲爱的艾哈迈德,谬不在天运,而在我们自身,(如果失败)我们都是败在自己手中的。"

 

IMG_20181231_064546.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57069.html

上一篇:轶事
下一篇:价值和生态

2 戎可 李世晋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6 16: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