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mm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dunmm

博文

荒诞人生 精选

已有 11229 次阅读 2014-10-13 20:37 |个人分类:朝花汐拾|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工作, 读书, 小说, 往事, 小时

     我是王二,王二就是我。小时我住在一深山里,白天常跑到山顶,躺在芦苇管下睡觉、做梦,至于做了什么梦,早已记不清了。我喜欢蓝天白云,更喜欢远处的山峦,隐隐约约的闪现在天际末端。我总想,那里应该有未知的人、未知的动物,也可能什么也没有。但我非常好奇,常常对着远处发呆,一小个时,一个下午,或许更长时间。村里的人见我,就跑到我家去,说我有病,可我不在乎,因为他们不懂我内心的世界。夜里我也爬上山顶,躺在芦苇管下,看着月亮星星。黑夜就像一层纱,蒙在你的眼睛上,谁也无法知晓揭开纱巾后的世界。我爱幻想,应该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除了这些,我也常和儿时同伴去放牛、去偷地瓜、去烤红薯、去打架等。说到放牛,是我溜出去最好的掩饰,对于这样的借口,我从不会错过,后来父亲买了头小黄牛,公的,这点令我很不满。原因是我家的公牛,常常有点兴奋过度,遇见母牛,死活不走,有时,闻着母牛的味道,会从这山跑去那山,只这一点,就令我吃尽了苦头。我出去放牛时,天还没亮,从街口走到街尾,常碰见裸着上半身的男子,从东墙爬到西院,去的早时,我就趴在窗户,静静的听些有关语气词的发音,有时发音长,有时发音急促,久而久之,我就落下了后遗症,这样的症状,严重影响我的听觉器官,有时有人朗诵诗歌,我也会性欲高涨。
     我放牛,把牛扔到山里,就不管了,等自己玩够了,再去找它,找不到时,我就回家,说小公牛发情后就没了,可能和母牛私奔了,也可能不是母牛,或者是其他雌性物体,比如兔子、野鸡、野猪,甚至是蚂蚁都极有可能。总之,小公牛是发情后没的,与我无关,对于这样的解释,父亲就会拿棍子打我,从街上一直追到村口,到了村口,公牛就出现了,从我身边走过时,大摇大摆的,像泄了欲一样。这样的情况出现多次以后,父亲决定卖掉公牛,买头母牛,可买了母牛也不能保证母牛不发情,除非在买之前,就确定母牛是性冷淡,可性冷淡的母牛市场不好,卖家从来不透露,后来,父亲卖了公牛,母牛也没买,我就开始想念小公牛,说实话,小公牛和我是有感情的,至少在泄欲之后,还是懂的回家,倘若泄了欲之后,就一走了之,那我难免遭受皮肉之苦。对于这样的伟大友谊,我甚是怀念。在失去小公牛之后的日子里,我变得更加无拘无束,去地里偷地瓜偷红薯偷花生,能吃的都偷,不能吃的也偷,有时偷得多,吃不完,就种回地里,不能吃的,偷来之后,就埋在土里。红薯偷来后,我们会掏点牛屎,裹在上面,然后地上挖个洞,洞里添点木材干草,在把红薯放进洞里,点燃干柴,等闻到香味时,就用棍子挑出来,拨开干巴巴的牛屎后,在脱去红薯皮,放在嘴里,咬上一口,味道美极了。如果是个生手,情况便大不一样,当然除了红薯,花生地瓜也可如此。
     吃饱之后,人就会骚动,年长一点的会去勾搭妹子,讲几个黄色笑话,再借机吃点豆腐,这是常有的事,当然,之外的人也不闲着,比如当时村里有个姑娘,长得高,身体壮,每天饭后,就会去邻村干架。我去了几次,总躲在草堆里,乘人不备时,拿一小石头就扔,不管扔到谁,扔完后我就躺在那一动不动。后来有次,扔到光头,头上瞬间起了红包,他发了疯,到处找“凶手”。无奈,我人小,隐藏的也好,硬是没找着。最后,两个村的大佬在村口商量,定了些干架的规矩,比如不能扔石头,不能打头,不能踢男生的命根。我听了之后,觉得有点滑稽,假如我被人打了,我就不会照规矩办事,我会一脚朝他胯下踢去,如果没踢着,我便动口咬,可最终一次也没实现。
     五岁那年,我开始上学,背着个大红的书包,光着脚,就去了。班里的人不多,很多年龄比我大,但看起来傻乎乎的,鼻涕一上一下的来回跑动着,硬是掉不出来,为此,我纠结了很久,站在边上,一直默默地期待着,从上课一直到放学,后来就是没有掉下来。我的老师只有一个,是三十左右的妇女,脸红红,脖子粗粗的,头发很长,比我站着还长。她不仅教音乐,体育,还教语文数学等,有时还教舞蹈,可她跳的不好,肥胖的身材,舞动时,肉向外四溅,和那些鼻涕虫一样就是掉不出来。见此情景,我会变得焦躁,然后坐立不安,仿佛牙缝里塞了肉丝,啃不掉也剔不走。所以为了避免类似情况出现,我干了两件事,一是痛打了鼻涕虫,但前提条件是我够强壮,显然,这点无法满足,于是只能站在边上,拿着纸像个保姆一样的伺候着。我干的第二件事就是逃课,舞蹈课逃,感冒流鼻涕也逃,最后整整一学期,我只会唱歌。但我很开心,因为我唱歌是最好的,儿童节,我代表学校去了乡里的大礼堂上唱歌。可上台没多久,我就离场了,原因说来有点不雅,可要紧的很,当时情况是这样的,我因为要去礼堂上唱歌,心情特别紧张,不停的喝水,水喝多了,膀胱就涨的厉害,涨的疼时,发音就变了调,后来实在难受,我就退场了。回到学校之后,老师斜着眼看我,全校的学生也都斜着眼看我。这让我难过了一段时间,于是,我做了个伟大决定,在平常日子里,不停的喝水,不停的训练膀胱伸缩性,这样的训练大概有半年之久,我觉得小有成就,拿了瓶水,一口气喝光之后,就坐在房间,倒计时,可一分钟没到,我就急着去厕所,据医生说,我的膀胱已经没了伸缩性了,松垮的就像老去人的皱褶。在受人白眼的这段时间,我明白了件事,面子会让人失去理智,没了理智后就更加没面子。
     五年后,我上了中学,在中学时,认识了毛蛋,他和我同桌,是个具有神秘色彩的人。中一那会,他全身性的脱皮,包括胯下的的小和尚,我见他时,半边脸红半边脸白。我在班里个头较小,成绩又不好,没人会注意上我,可我老注意班上的人,尤其那些发育良好的女生。她们有男朋友,还有女朋友。反正不管怎么样,我觉得她们很复杂,尤其是男女关系上。夜里,那些发育较早的人就会跑去学校的后山,天亮了才下山。我问毛蛋,他说,他们在山上研究人类的起源,还有四书五经。我说太深奥了。我也想早点发育,早点去研究人类的起源。后来,班里除了毛蛋,我还认识了徐半仙,她是个女孩,发育的不好,甚至比我们还晚。大家都叫她“小不点”。可她也老往后山跑,我问毛蛋,毛蛋说,半仙是在研究人类的精神病问题。我说我也要去后山,搞搞研究。于是,某天的傍晚,我去了后山,抱着一颗研究各项疑难杂症的心去了后山。山里还真热闹,到处都有人搞研究。我窝在草丛里,想听听他们到底在研究什么?后来,草丛里冒出两个人,男的很高,女的很漂亮,女的羞着脸,男的一脸怒气,他抓着我的衣领,暴打了我一顿。我又跑去问毛蛋,毛蛋说,我适合和半仙去研究精神病的问题。
     初中的三年里,我只研究了精神病的问题,那还是半仙教我的。半仙研究了三年,后来自己也患上了精神病。其实,当时班里大多数人都有精神病,有些还特别严重。比如毛蛋,他都快成精了。记得有次下了自习,毛蛋和我一起回去,途中遇上了研究人类起源的劫匪,拿着小刀,刀子锈的厉害,还缺了口。他说,有钱不。毛蛋赶紧接过话茬,毫不犹豫的说到有。劫匪说,赶快拿出来。毛蛋说好的,别急。于是毛蛋从头摸到脚,半天之后,在一小口袋里掏出了一毛钱的纸币,满怀欢喜的交给了劫匪。劫匪一看,才一毛,那不是侮辱他的智商,于是给了毛蛋一耳光。可他倒好,又把另外一边的脸凑了上去,说还有这边。劫匪抓抓脑袋,说你丫有病吧。我说他的确有病。后来劫匪也成了精神病。总之,接触过我们的都成了精神病。老师也不例外。
     可我不想做精神病的研究,我想搞人类起源的研究。可能有这个意念吧,我在最后一年,长得特别快,个子比在后山暴打我的那个男子还高,可我身边没有羞着脸的女生,关于这一点,我很懊恼。后来,上了高中,我就回归正常了,毛蛋和半仙也正常了。可能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距离那种共同富裕还有那么一段。考大学,是那几年必须干好的活。可一旦陷入这乌托邦似的甜甜圈,我们又会成为神经病,而且比之前的还更严重。我庆幸的是自己还保持着清醒,除了干活,我还准备接触关于爱情方面的熏陶。可我到底是熏陶。后来我找过几个女生,拉着她们的手说,姑娘,我一定给你幸福。姑娘回头就是一掌,说神经病。我不能在这时候放弃,于是我弃理从文,开始写诗歌,开始看散文,提高自己的文学修养。积累了一定知识后,我又找了几个女生,拉着她们的手说,姑娘我爱你,不仅爱你的灵魂,更爱你的肉体。姑娘回头又是一巴掌,说臭流氓。我觉得很冤,书上明明写着这样一句话,当时沈从文就是这样追求他现在的媳妇的。打这之后,我开始不完全迷信书上的任何妙招了。我得从失败中找出原因。分析之后的结果是,我有流氓痞子像。一个有痞子气息的人,是找不到女朋友的。于是,我又开始老老实实的收敛自己的流氓气息,做一个老实本分的人。一年之后,毛蛋有了女朋友。我问那女的,你喜欢他什么。她说我喜欢他痞子样,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一听,火都冒出来了。看来真是时运不济。我准备做个痞子,一直做下去。总有一天会等到的。高三那年,我遇上了刘露。准备开始攻陷她的城堡。我找了一个正确的时机。那天晚上,我跑到刘露的面前,告诉她,我是痞子,我是痞子王二,我要你做我女朋友,像搞人类起源研究的那种。话一说完,我以为又得挨上一巴掌,可事实上没有,只是挨了一脚,正好踢在我的胯下,我忍着痛,说没事,刘露又补了一脚,我眼里开始闪现火花,可我忍着,坚持说没事。后来刘露不知给了我多少脚,但我硬是说没事。可能由于这个原因吧,后来的后来,我就和刘露开始交往。时间维持了一年,分手时,她说,王二,要是你能再挨我三脚,我就答应你不分手。我说没问题,可挨了一脚之后,我就晕了。醒来之后,毛蛋对着我说,王二,这辈子你再也搞不了人类起源的研究了。搞不了,研究,我就去干活,做个实在的精神病患者。在这点上,我不得感谢刘露,是他断了我的意念。
      高中毕业之后,我上了大学,是一所师范学院。仿佛我的人生又焕发了第二春。可我似乎看透了人生,我就像宫里的太监,眼前的一切都是浮云。第一年,我写了很多关于爱情的东西,感觉自己是个老者,可我没有一次正经的成功过。这是我毕生的遗憾。我不能抱憾终生。我开始寻找猎物,终于有一个姑娘,进入了我的圈套。某天,树底下,我拿着我写的东西,交到她手里,她翻了翻,然后说写的啥呀,有病吧。我二话不说,就是一耳光过去,转身离开了。后来的日子,我开始喜欢躲在阳台上,看着蓝色的天,白色的云。总觉得天之外才是我的世界。我不再看那些文人写的诗歌,不再看他们写的散文,我开始看小说,然后自己写小说。我喜欢小说里的人物,都在我的掌控下,想让他干嘛就干嘛。比如我想半仙长得难看点,毛蛋长得矮点等。可我不敢写,我怕半仙打我,毛蛋咬我。于是我就去开始写动物之类的小说,写着写着就写成了自己。我又把写好的撕了,因为我不是动物,更不是畜生。于是,我把小说里的人物都换上另外一个名字。比如我叫王二。小说里的事情都是真实的,但也可能是虚假的,只有当事人最清楚。大学毕业后,我和琴子好上了。琴子是我在网络上认识的。为了和她见面,我跑去了云南。那里到处都是花,红的,黄的,蓝的,紫的。可我是花盲。不懂得欣赏,是花就行,不分种类。可能由于高原地区,或者当地太干,第一次见面,我就留着鼻血。她看了之后很感动,说她的魅力其实不大,用不着行之大礼。我想反驳,可想想也就算了。于是我一边和她在校园走着,一边流着鼻血。几年之后,我和琴子结了婚,可我还在上学。像这种情况的,除了我还有小白。小白是我读研认识的。他是非洲留学生。可不知为什么取了个名字叫小白。或许,小白在当地的确挺白的。可我讨厌他,尤其每逢夏天,他总说温州的天气他妈的太热了,想回国呆去。
     其实我也怕热,天气一热,我就会光着上身,躲在学校的树底下,抽着烟。带着一副白框眼镜。路过的女生都会回过头,看上一眼,然后再冒出一句臭流氓就走了。而我总会回应道,假正经。那个年代,假正经的人很多。我老板就是一个,总借着一副斯文像到处的揩油。揩油还好,最主要还小气。不发钱也就算了,还变相的找我们要钱。那么大把的年纪了,要钱有个啥用。死了无非不就是躺在一个罐头里。我毕业那年,正好赶上毛蛋结婚。毛蛋的媳妇叫方方,而他之前的女友叫圆圆,再之前的好像叫线条,总之脱离不了几何。可他数学不好。婚宴上,我碰见了半仙,她老了,脸上多了些皱褶。我问她,还在搞精神病研究吗?她说王二你还这么不正经,我孩子都上学了。我忽然想起我和琴子结婚那会的事。我和琴子结婚两年了,一直不敢要个孩子,其最主要原因是没有房子。本来不大的一间房,再多加一个人口,难免挤得慌。做点研究也不那么方便。可房价他妈的就是不降。就像悬挂在天上的月亮,感觉很近了,一走过去还是那么的遥远。我们这一代,都是为了房子,然后发疯的干活。简直比高中时还精神病。回头想想,读书那会的神经病,只是现在精神病的冰山一角。这是一个病态的世界,至少我现在还没有出院。以后也很难得出院。
     后来,我在一所中学里教书,看着发病的孩子,我就想起以前。原来这病是遗传的。想治好还没那么容易。我又回归到研究精神病的课题上了。我打电话给半仙,你怎么不搞研究了。她说自己都没整明白,就是瞎搞。我觉得有道理。于是,我放弃了那份工作,带着琴子,躲到深山老林里去了。我在林子里建了一所房子,不要钱。因为我是用木草盖的。当地的领导还拍了照,说我是个环保主义者。还奖励了一大笔钱。后来我的房子成了当地旅游的一个重要景点。我每天和琴子在屋口,搬张凳子,数着钱就完事了。几年之后,我成了富翁,又跑回城市里去。买了一所大房子。有人问我是如何发家致富的,我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了他。后来听说那人放弃了高级公务员的职位,带着老婆孩子也跑去了深山里头,也盖了一所房子,全都是木料制成的。当地领导认为他是在破坏环境,滥砍滥伐,罚了钱不算,还坐了牢。我回头把这事告诉毛蛋,毛蛋说要是我能有个高级公务员职位,傻子才去呢。
      有了钱之后,我开始不工作,躲在家写小说。故事的开头就是这句我是王二,王二就是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4877-835409.html


25 罗汉江 俞立平 曹聪 李宇斌 张朝宝 朱志敏 陈楷翰 高召顺 赵美娣 谢强 强涛 黄永义 余海涛 苏红 马骏强 孙友甫 张德元 张操 王善勇 shenlu monkey1963 abang biofans GDHBWQ yzqt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8 15: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