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曾经 精选

已有 4873 次阅读 2015-7-12 20:59 |个人分类:社会热点|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此标题乃anti标题党,不想太多关注就用个莫名其妙的题目:-)]

我发现我确实不是个离了网络就活不了的人。一个月没上来(除了前两天上来回复了几个评论外),似乎也没感觉缺胳膊少腿的样子。

今天上来一看,科网热闹的,让我感觉这一个月我似乎错过了很多,很多,很多。

我这既不专也不业的黄毛丫头是没有任何资格对指标体系和评价做出评价的,但既然看到了,就说几句自己的看法,仅作自己成长的记录,不为说服任何人。

有人说你码字竟然不为戴花?!我向来观点都是,不为戴花。我码字的主要目的是I write therefore I am。但我有没有曾经希望被戴花的日子?Honestly speaking, I did. 我大学研究生玩BBS时候是希望我的文字被marked,能成为讨论热点的。为什么?因为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形成自己的评价体系,我急切需要得到外界的正面评价来肯定我的存在价值。慢慢地,随着自己的成长,也积累了一些生存资本之后,我逐渐形成了自己对外界的判断,我才开始了我行我素。但在那之前,我就是一个靠对照指标活着的人。我为此感到羞愧么?没有。我想无论如何,我逃不过那一段成长必须的经历。

现在我看论文基本不看是不是I上出品,因为我已经基本上有自己的评价标准,一篇文章我不会因为它刊在一个好的杂志就觉得它就一定是好的文章。有认识的人为了发表一篇ssci而手舞足蹈的时候我会笑一笑,这个人科研门的方向还没找得太准确。他有可能一辈子找不到门,但依然著作等身,因为当一个人把写论文当一门技巧来钻研的时候,出些论文还是不奇怪的。有硕士生博士生在我面前流露出对某位教授的崇拜,因为他曾经在某I刊上发论文,我会笑着说,你再看看,再想想,不要着急下结论。但我依然记得,十多年前我是如何崇拜牛刊上的论文的,如何崇拜那有着长溜串publication的学者们的。正是因为那一段日子,我不会认为硕士生博士生们的崇拜是无脑的。相反,那估计是很多人都必经的阶段。

我很反对各类评价指标,跟大多数人一样,觉得那些指标坏了所有的好事。每每学校征求考核指标和评估条例,我都是一堆堆意见反馈上去,不但列出为什么这个指标不合理,还会列出这些指标一旦被聪明的学者们利用,会导致什么恶果。有时候我的意见被采纳,有时候被忽视,我只是一直在努力让我自己的声音被听到。甚至有一些同事会来找我让我发声。一直都是抱着be the change i can的念想。最近我的热情消退了。因为事情的复杂性让我意识到,这是一件比愚公移山还要艰难的事情。

机构层面同个人层面一样,都有个发展阶段。当我们已经到了下一个阶段的时候,是否都忘记了自己曾经经历过的阶段呢?在我看来,我们社会管理低效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层级化管理中,每一个领导都是从基层上来,但当他们成功往上走的时候,就忘了下面的关注和问题,因此不能有效实践一些措施。解决问题在于巧,而要巧必须得把问题根源和来龙去脉拿捏准确。当我们评价一个东西的时候,如果不能看到它所牵涉到的复杂因素而简单作yes/no判断,恐怕没太大作用。要是这个世界真的这么简单clear-cut就真的清静了。我无时无刻不期待我们的科研氛围能有我在国外时候的一半就好了,但是同时我也知道这不过是痴心梦想而已,尤其是当大家还为生存挣扎的时候。仓廪实而知礼节,道理就是这么简单。

同行评价也是我一直期待的,但前提是这些对你进行评价的同行都是有能力有操守,有integrity的。不然略晓人性丑陋的我一百个不愿意接受现在同行评价。我情愿他数我的论文数,那样我还有点奔头。

指标对于一个发达成熟的community来说,用作考核是弊大于利,因为他的每一个成员都已经或多或少建立了自己的评价体系。但对于一个起步或者在摸索中发展的community来说,在我看来是有一定的指导意义的。举个例子,我知道某个医院为了参评国际医疗机构组织的认证(JCI)而列了一堆考核指标和表格,底下的人叫苦连天,但正是通过这一些系列的指标,一次又一次的培训和抽查,那些中专大专毕业的护士们知道了什么叫合格的医疗服务,极大地提高了她们的业务水平。她们每过三年还要被考核一次,但我想若干年后她们不再被考核了,她们已经不再是原来的护士了。当然你拿这些考核去卡死已经具有比较高专业素养的护士群体就意义不大。同样的考核放在另外一个群体上就负面意义大于正面意义了。

目前我们整个国家各行各业的发展速度都远超相应管理人员能应付的速度(起码在我看来是这样的,比如高校办公电子化,行政人员连个电子邮件都没法写得得体一些),怎么应对,怎么让这些人具备基本工作能力,恐怕一套合理的指标是能起到不错的指引作用的。有的人说大换血,换刚毕业的新人上,且不说换血可行不可行,即便可行,那样一定会有新问题出现,到时候有人又会说是换血的问题。

管理复杂,在于牵涉人,人性复杂。有些社会问题真不是一两剂猛药就能解决的。要那样,各个社会早奔极乐世界去了。每一剂药都是有副作用,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我们要做的不是因为副作用就把药扔了,重开,而是想办法尽量降低副作用。

我以前在交大时候记得管理学科好的学校都是以数学解决问题出名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然而管理同样是个社会科学问题,关乎人性关乎文化。总有人嘲笑社科工作者,说他们把简单问题复杂化。Well, to some extent, yes. 但更多时候不是我们复杂化,我们仅仅是把问题本身的复杂性呈现出来而已。

废话一堆,也没说出个所以然。请勿人身攻击。




科研评价指标功与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904921.html

上一篇:那年俺高考
下一篇:父亲

29 姬扬 武夷山 曾泳春 曹聪 李伟钢 陈小润 王善勇 曾杰 刘立 王春艳 张士宏 陆绮 翟自洋 鲍海飞 李东风 张鹏举 李学宽 陈沐 黄永义 杨建军 罗德海 白龙亮 葛素红 陈筝 姚伟 clp286 qzw biofans fangfa1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3 14: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