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读书笔记:Discourse of Blogs and Wikis 精选

已有 4566 次阅读 2015-4-5 12:22 |个人分类:论文心得|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一直在改一篇关于超链接在科普新闻中的意义和功能的文章,前年底投了个比较好的杂志,去年初被拒得心服口服,因为意见很有道理。评审人我从评语的文风大概知道是谁,他们一边为我稿子里面一些闪光点叫好,一边却又为我方法上的漏洞而痛心疾首。他们在拒稿的同时提了几个完善研究的方向,我满心感激,却一直都琢磨不出来该怎么改,导师作为第二作者也给不出太好的建议。

这一年来为这篇文章生了好几根白发。一边是周围人天天各种善意的关心或不那么善意的质疑,你博士论文的文章怎么还没发出来,都过气了,你到底行不行的啊?一边是自己内心的轴,虽然我大概知道换个什么样的杂志我的文章就能出去,但却自己跟自己轴在那,觉得不能为了发文章而发文章,要把问题彻底想明白了再去动手。这么轴着,一年多就过去了,我都不敢跟导师说这篇文章,导师幸好也不是个催债的主。

博士论文虽然三个评审都给了非常高的评价,用老板后来自豪地跟别人显摆她带的学生的话就是,staight A+,但是我自己很清楚它的问题在哪,所以向来不因为他们的评价而觉得自己的研究就没问题了。他们给出的高评价来源于我数据分析中确实有不少亮点,这些亮点分散了他们对我研究缺点的注意力,因为人的关注点是有限的。我研究的最大问题来源于我不那么扎实的语言学功底,读博以前的语言学功底不扎实,读博时候因为一直在寻找研究方向并且因为做的东西比较跨学科而没有很严格地坚持把语言学的理论搞透。可现在我却要在语言学期刊发论文,对于语言学科班出身的评审人,那看到我做的东西觉得方法不够透也不奇怪。博士论文交了之后的这么些日子,我其实一直都在努力补语言学的东西,只是这种见缝插针的补法总是不大见成效。尤其是有各种考核压着不得不高产量的时候,要坚持把问题想透再发文章简直就是太异类了。在各种质疑和压力下,我有时候也忍不住会怀疑自己是否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

直到这两天,事情似乎有了转机。我看到了Greg Myers的Discourse of Blogs and Wikis,用语篇研究的方法解读博客和维基这两种网络语篇的社会意义。这本书10年就出来了,而自认为文献搜索能力还算强大的我却不知为何竟然能把它给漏掉了。实在是没有任何理由,它有blog这个关键词,我虽然语料不是blog,但有一阵检索过相关的文献,关键是作者是我这个领域的leading scholar之一,我一直跟着他的东西。然而,我还是把它给漏了,漏得彻头彻尾。直到一月份合作者改我们论文时候把它加到我们的文献里。我当时看到就觉得这是我必须看的书,马上搜,发现获取最可行的方式是通过图书馆文献传送。于是在过了三个月之后,这本书终于被传送到了。期间各种忙碌,差点完全把它给忘了。

前两天打开书对着文章改,发现没有任何效率。这两天决定不要着急改文章,而是坐下来安安静静地看这本书。想来我都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这么平静地看书了。现在的看书状态基本是匆匆忙忙慌慌张张地扫几眼,就为了搜到几个能引用的句子,惟恐多看几眼书就耽误了我的改论文大业。

这个决定是对的。仔细看了书的前几章,如果换在几年前,我或许会觉得他怎么废话那么多,为什么这些牛人复述最basic的common sense都能写本书。但有了这些年的思考,我现在学会了看别人文字背后的思路和框架,学会欣赏别人的内在logic,慢慢地有点明白为什么之前的评审人说我用了新闻学的方法做语言学研究,也对我的文章该怎么改有点概念了。

引几句话,跟我研究关系不大,但科网博客作者或许会感兴趣。

‘the blogsphere is not organized, but it's really well disorganized’ (Bruns & Jacobs, 2006: 253)

'while a television news broadcast or a newspaper article seems to address anyone (even if its actual audience is fairly specifically defined), the successful blogger writes, not for the world at large, but for people just like him or her, wherever they may be. There usually turn out to be a lot of those people, however narrow the group may be, and they turn out to be linked in complex ways.' (Myers, 2010: 24)


下面这句话是给我自己的,看到就笑了,想想自己08年时候选择网络语篇的勇气真可嘉。

'academics like to work with clearly defined texts, ideally with a title on top and some blank spaces at the end. All computer-mediated texts, including web pages and chat, challgenge this sense of the boundedness of texts, and blogs do most of all.' (Myers, 2010: 28)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879995.html

上一篇:春天、积雪、瀑布
下一篇:英语学习没捷径,但有窍门

14 武夷山 陈小润 曹聪 李伟钢 徐晓 贺海龙 张士宏 张能立 黄永义 唐常杰 shenlu GUOLX yunmu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5 15:2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