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出海(原卧龙之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hailiang

博文

春节家里来了一位博士留学生租客

已有 5513 次阅读 2017-2-4 10:3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春节家里来了一位博士留学生租客

喻海良,字之亮,2017-2-4

移动端授权发布的微信号:LetPub论文编辑科学网

在北京已经十多天了,随着前天晚上10点多打麻将结束,这一年春节即将结束。而这一年春节,我作为一个北京“新姑爷”短暂地体验了这里的春节气氛。当然,有些小尴尬,和我爱人结婚都快6年了,因为这些年我们一家人都在澳洲,也因此,今年还是“新姑爷”。我爱人有三个舅舅,前几天分别在他们家吃饭,老姨夫依旧讲老规矩,“新姑爷”头一回进家门吃饭“坐上座”。说实话,我自己是一直都没能够弄懂为什么新姑爷头一次进家门,吃饭坐上座。记得一些年前,有一年我去大舅家拜年。以前每年都有一个必吃的菜,青椒炒肚丝,而那一年我大舅却没有上这道菜,便主动向大舅开口,让他做这道菜。结果我大舅却说,今年不能够给我吃,理由是我表妹前年结婚,这道菜是用来迎接“新姑爷”的。按照老人的礼俗,新姑爷头一年就是“上上宾”。就这个“礼”而言,我能想到的原因就是娘家人用“隆重仪式”正式接纳“新姑爷”为自己家人。当然,这种老礼还有很多好处,让这些亲戚们都认识家族的新成员。对于我自己而言,爱人家族非常庞大,由于这些年没能够回国过年,因而错过了和他们的聚会机会,里面有很多人我虽然知道,但是只有几个人能够对上号,经过今年这么多次的聚餐、打牌,终于把家人都认全了。

下面再简单谈谈这几天在北京过年的感受:1过年家族成员团聚是主流。这几天,我爱人的几个舅舅家分别张罗了聚餐,基本上每一次绝大部分亲戚都会参加。而每一次吃饭后,我们分成几桌去玩牌,输赢不大,但有的人打牌,有的人看牌,有说有笑很是和谐。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春节期间,我赢了将近5002村上的小店几乎全关门歇业了。我爱人家在北京郊区,过年期间,门前的一排排商店几乎清一色“关门”了。有时候感叹北京的人真多,我爱人村原本只有一百来户人家,现在好像容纳了好几十万人。而这些人回老家过年后,整个村几乎都“空”了下来。有时候,想去门口买一点新鲜的蔬菜,结果只能够跑去超市里面购买。3旅游过年的年轻人好多好多。通过朋友圈,发现年轻人选择旅游过年的人真的好多呀。有的从北京跑到日本去过年,有的从上海去云南过年了,有的从西安去哈尔滨过年了。新时代,年轻一代已经和老一代完全不一样了,大家变得更加活力四射了……

最后,在今年春节期间,我爱人家里来了一个到中国留学的房客。我爱人家离北京城区有一定距离,但交通还算方便,离地铁站很近,这附近住了大量的年轻人。这几天呆在爱人家里面,春节期间居然有一个来自巴基斯坦的留学生找房子找到我爱人家。这个留学生虽然是巴基斯坦人,但是,他在意大利国际理论物理研究中心(International Centre for TheoreticalPhysics,据我所知,ICTP的实力好像是非常强大的)攻读博士研究生,目前他被交流到中国科学院大学物理研究所攻读博士学位,将在中国学习两年时间。以前,我们刚到澳洲的时候,自己去他人家租房子,现在好了,外国留学生在中国读书,租房租到我家了。和他简单交流了一下,他的博士生导师在美国,因而,大年初三还要去办公室上班,和他的导师交流试验结果,留学生也很不容易呀。另外,感觉留学生在国内还是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比如出门租房需要办理外国人暂住证,而且需要房东陪同才能办理。当然,这一次家里来了一位留学生租客,却让我感到一种莫名的高兴,希望将来到中国留学的博士生越来越多。中国目前在大力引进人才,然而,现在的模式还集中在国外取得博士文凭或者博士后人员,还有就是一些已经有名气的学者。然而,看看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他们的“人才引进”基本上都是从“博士生”阶段就开始了。他们对海外有水平、有潜力的学生提供高额的奖学金,让他们有机会安心做好科研工作,与此同时,等他们博士毕业后,可以获得将近两年的工作签证,如果他们表现突出,就可以获得绿卡,继续留在这些国家为他们国家服务。也因此,前些天,美国总统宣布穆斯林禁令后,美国很多高科技企业CEO立马站出来表示反对,可见高水平海外人才对美国高科技技术发展的影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889-1031407.html

上一篇:鸡年谈大事,双一流建设之一流学科选拔好像问题多
下一篇:普通大学可否试办“研究型学院”
收藏 分享 举报

5 蒋德明 吴晔 苏光松 杨绪洪 qzw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9-22 01: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