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法德赛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futao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博文

【授权发表】往事并不如烟(134)

已有 724 次阅读 2021-7-29 11:26 |个人分类:回忆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二二三   与非典斗争的故事

2002年底,广东等地出现了多例原因不明的、危及人的生命的呼吸系统疾病。随后,越南、加拿大和香港等地也先后报道了出现类似病例。世界卫生组织将这种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疾病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SARS)”, 我们简称“非典”。

这场突如其来的非典来势凶猛,2003年春季,从广东开始向外漫延爆发,让人猝不及防,人们谈“萨斯”色变。在党和政府组织领导下,全国上下全民动员,广泛开展了与非典的斗争。那时各个医院都设立了发热门诊,一旦有人发热,就要到医院里进行隔离观察,同时也引起周围的人紧张,担心非典传染。那段时间有人从广东、北京等地出差、探亲回来,即使没有发热反应,也要安排进到隔离区住几天,观察一段时间没有事,才可回家。当时我院有一批应届毕业生从北京实习结束回校,我们的辅导员戴着口罩带车前往车站把他们接回学校,和学生一起住进了隔离区,隔离期满后才回家。

对这种以往未见过的传染病的来源、病理和治疗,开始人们都是一无所知,各种传说“有效”对付它的办法都出来了,有中医的、西医的,官方的,也有民间的,什么办法都拿来试,到底哪种有效?都说有效,但都无法确认。

我那时在学院负责工作,为了保证教学和科研工作正常地运行,保障学生和教师的健康与安全,我们也想了很多办法来进行预防。刚开始一段时间,说是福尔马林可以消毒,一下子这东西市面上就抢购一空了。后来,听说有一种消毒剂可以预防非典病毒,可是市面上买不到了。我打听到我院有一位校友在一个生产有关产品的单位工作,想方设法找到了他,终于搞到了几百公斤消毒剂,我赶紧派车去把它运回来。我们把一个个装满消毒剂的蓝色塑料桶扛上楼,再分发给各系、教研室、实验室、办公室。然后准备买一批喷雾器分发给各单位,未想到喷雾器也断货了,根本买不到。我们想了一个办法:搞易货贸易,拿一部分消毒剂和有喷雾器的单位交换,得到了一批喷雾器。我们要求每个单位必须每天对工作场所喷洒消毒,并安排专人负责喷洒。

一个人不仅仅是工作生活在单位,他们还有家庭,下班后还要回家,为了防止家庭内成员感染和传染,我们又给每个教职工发放一定量的消毒剂拿回家去消毒,以确保教职工家庭成员健康。直到这场与SARS的战斗结束时,我们单位教职工及其家庭成员终于没有一个人感染。

2002年下半年,在SARS出现之前,我们就与法国、英国的几所大学建立了交流关系,打算按我国政策和规定探讨合作办学,培养人才,对方陆续派人来我校考察后,觉得我们具备合作条件,并邀请我们派人去考察,于是我们做了考察安排。2003年4月23日,我们考察组一行四人,启程前往法国和英国几所大学考察,这是双方早在几个月前就协商并安排好的。而这段时间,恰巧又是SARS在肆虐横行的阶段,那几天国际卫生组织也发出了警告。待我们乘飞机到达巴黎后,对方大学派一人把我们接到酒店住下,安排第二天会面交流和考察。可是第二天早上,我们接到法国的大学电话通知,说是因为SARS的原因,决定不与我们中国来的人员接触、会谈,我们的计划被搁置。这场不明来历的SARS,害得我们与法国的相关大学探讨合作嘎然而止。于是我们改变计划行程,又提前飞往英国。还好,英国有关高校没有像法国相关高校那样(中途)拒绝与我们见面和商讨。我们在英国,分别在几所大学考察并讨论了合作事宜,然后打道回府。

对付这一次传染病疫情,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在我国党和政府及全国人民的努力下,至2003年中期,史无前例的突发SARS被惊险地战胜,被我们彻底消灭

             2019725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288-1297489.html

上一篇:地理空间邻近在科技创新网络演化中的作用研究:以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广州段生物医药产业为例
下一篇:中国科研院所改革政策工具选择变迁研究

1 杨正瓴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28 04: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