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ngmengji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ongmengjing

博文

退学,一万个理由够不够

已有 2619 次阅读 2010-5-8 12:02 |个人分类:说东说西|系统分类:生活其它|关键词:好吧| 好吧

1

我把研究生证轻轻一甩,像赌王飞出一张扑克,空中转体360度后,它扎入粼粼的湖面,溅起一个漩涡,正是夕阳斜照的时候,看上去是一朵小金花,实在迷人。。。

 

2

高考结束的时候,我觉得学可能就上到头了,老师曾说:现在要好好学,苦行僧,上大学了天天下午可以不上课,再玩。我一直没想明白那是在干什么,只是麻醉在做出一道道题和考出一个一个分数后的短暂喜悦里,像在嘬一口一口的香烟,恍惚中觉得只有这样做才能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估分完后,就随性的填了几个专业,因为所有的专业只能靠名字去联想内容,再说即便正能知道其内容,我也还真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后来一直庆幸的走出来,看到了广一点的世界,接触到许多想法和观点以及一些持有他们的人,高考于我,仅此而已。

 

3

我一度非常迷恋去弄清楚情绪和意识怎么来影响人的身体,肯定是有影响的这一点确定无疑,小时候,父亲患肺结核,恢复期间,老中医教他气功,我亲眼见他从如柴的枯瘦到富态而荣光焕发。大概这个应该和当下的神经生物学有些瓜葛,我向往做相关的研究。

 

4

在科学的神殿里有许多楼阁,住在里面的人真是各式各样,而引导他们到那里去的动机也各不相同。有许多人爱好科学是因为科学给他们以超乎常人的智力上的快感,科学是他们自己的特殊娱乐,他们在这种娱乐中寻求生动活泼的经验和对他们自己雄心壮志的满足。在这座神殿里,另外还有许多人是为了纯粹功利的目的而把他们的脑力产物奉献到祭坛上的。如果上帝的一位天使跑来把所有属于这两类的人都赶出神殿,那么集结在那里的人数就会大大减少,但是,仍然会有一些人留在里面, 其中有古人,也有今人,我们的普朗克就是其中之一,这也就是我们所以爱戴他的原因。 ----爱因斯坦

 

5

在我进入研究生学习以前,做毕设的时候,我依然在潜意识里固执的拒绝把“导师”称“老板”。我毕设时的导师,是一个六七十年代的老人,几乎每天八点到实验室,和学生讨论结果。她没有力气去跑基金,跟海龟土鳖们争资源,但是实验室井然有序,做些钱所能及的研究,像一座顽石一样刚正,让人敬仰。后来,读了研究生后,见的“教授”多了,觉得“老板”这两个字实在是切切不过。

 

6

如果“教”“授”二字有灵,我们对他辱没实在太多……

 

7

在剃辫子的时候,我们不小心剃掉了老先人的头皮。只能翻翻古经,闻它散发的香气,夫子因材而教,回也不违如愚,怕不是“愚孝愚忠一个简单的概念。

 

8

一个学生觉得,能配上“教授“这二字的,恐怕应该是有修养、学识所以授,有意识、责任心所以教的人。他有让幼苗长成大树那种期望,有去施肥,浇灌的意识和能力,而不是任其自生自灭,或去追寻那一条树股砍掉于生命无碍,可以拿来生火救急。

9

呜呼!师道之不传也久矣!一提起来,都要说是制度等等的问题。把问题归结给制度已经成为问题在社会中的通行证和正馈剂。自身道德自律可能也是重要的,毕竟现在许多情况下教师也有重教的,学生多数还是尊师的。

 

10

。。。。。。

 

9998

我劝我,走开吧,学校不是学习的地方

 

9999

生命是自由的,做一个决定只要想三个问题,(1):从心而动;(2):不因此让亲爱者担心,无辜者受累(3)放下不满和愤懑,带走刚毅和平和。看那瓦蓝的天和如烟的春花,去默默地生长,如果还没有能力改变现状。

10 000

我写了首优雅,精致的小诗《以吻封缄》以志……

 

此地且非留爷处,

小爷去处鲸吞兔。

笑问小爷狂奈何,

小爷穿着花内裤。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5585-321403.html

上一篇:[转载] 无“心”的教育

3 刘继顺 柳东阳 刘波

发表评论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4 14: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