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gy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ongyao

博文

“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国学中的创新之道。

已有 1302 次阅读 2021-4-20 21:4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  

                -- 国学中的创新之道。

在中国古代文学艺术-发展过程中也始终贯穿着创新的思想。创造性乃是文学艺术作品体现真善美的基本条件。所以文学艺术作品的写作称为创作,谨防模仿“须教自我胸中出,切忌随人脚后行。”(宋·戴复古《论诗十绝》之四); “我手写我口,古岂能拘牵”(清·黄遵宪《杂感》)。并且文学创作要随着时代的发展而日益创新,诗文必须反映时代精神,“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清·赵翼《论诗》)。

对于一味模仿他人的作品是学尽百禽语,终无自己声。”(宋朝诗人张舜民《百舌》),“鹦鹉学舌”,陷入抄袭,毫无意义。

在文学艺术发展历史中,还流传着这样一段讲究创新的佳话。唐代诗人崔颢,流传下来的诗不多,仅有40首左右,其中有一首诗,

黄鹤楼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

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

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

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

这首诗让崔颢留下千古诗名。据说大诗人李白登上黄鹤楼,也想赋诗一首,但是看了崔颢的这首诗,只好打了退堂鼓说一拳捶碎黄鹤楼,一脚踢翻鹦鹉洲,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宋朝有学者甚至认为,崔颢的这首诗在唐诗中位列第一,可见这首诗确实绝妙。而李白面对黄鹤楼和崔颢的这首诗,无法创作出比崔颢更有意境的黄鹤楼的诗,所以李白宁可放弃为黄鹤楼赋诗。文学艺术创作,切忌“陈言”“旧句”,如果同一题材前人已有作品,而自己又不能超越,则宁可放弃。可见创造是文学艺术的灵魂。

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还有一个著名的例子,南宋诗人陆游和近代诗人毛泽东都写过同一词牌,相同题目的词《卜算子·咏梅》

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陆游词中的梅花在凄风苦雨中遗世独立、孤高自傲,阅读以后令人对其命运的悲凉感慨万千。陆游的这首词已是中国文学史咏梅诗词中难以超越之作。

然而1961年毛泽东“读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写下了另一首《卜算子·咏梅》。毛泽东的《卜算子·咏梅》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已是悬崖百丈冰,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 

在这首咏梅发表之前,郭沫若于1958年在红旗杂志撰文盛赞毛主席所发表的诗词是革命的浪漫主义和革命的理想主义的完美结合。1961年毛泽东发表的《卜算子·咏梅》也是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完美结合的绝妙佳作。

在欣赏毛主席的卜算子咏梅这首词时,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这一“俏”一“笑”让人耳目一新,并且赋予了梅花浓郁的浪漫色彩,犹如看到了在冰雪中盛开的红梅;同时又寄托了诗人对国家美丽前景的憧憬和乐观的信心。这就是浪漫主义和理想主义崇高的表现。

读了陆游的咏梅词,再读毛主席运用逆向思维立意的咏梅,顿觉饱含着梅花清香之风拂面而来,新鲜之感油然而生。这正是“诗文随世运,无日不趋新;毛主席咏梅词伟岸飘逸的艺术神韵乃满眼生机转化钧,天工人巧日争新!”(清 赵翼《论诗五绝》之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54114-1282967.html

上一篇:我的太阳 ,我的月亮,思乡曲
下一篇: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知行观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1 04:5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