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gy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ongyao

博文

前车之鉴

已有 558 次阅读 2020-5-29 12:46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前车之鉴

 

把自然科学意识形态化,政治化并不是什么新鲜的玩意儿,中国有,外国有,现代有,古代也有,其目的就是为了否定科学,制造伪科学,还造成了许多人间悲剧。让我们翻开自然科学发展的历史回顾这些前车之鉴。

在古希腊科学的历史上,毕达哥拉斯的学生希帕索斯发现了无理数。这是对毕达哥拉斯数学观念的一种质疑,更是对门阀观念的一种挑战,于是毕达哥拉斯把这场数学的质疑演化成了一种黑帮社会消灭异己的行为,希帕索斯被装进麻袋丢入海中。数学质疑意识形态化引发了数学史上的第一场千年的危机。

在古代欧洲哥白尼提出日心说是对罗马教廷所坚持的地心说的质疑,于是罗马教廷把这场科学的质疑演化成了一种宗教信仰的反叛问题,凡坚持日心说的科学家或被处死,或被监禁,这场自然科学质疑意识形态化形成了欧洲中世纪1000多年的黑暗历史。

日食预报本来是一个自然科学问题,虽然在中国古代天文学家们用日食来检验计算数据的准确程度。然而古代帝王把日食这种自然现象迷信化为上天的警示。例如,《汉书》记载汉文帝日食求言昭:“天生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则天示之灾以戒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之,灾孰大焉。…..朕下不能治育群生,上以累三光之明天,其不德大矣。今,其悉思朕之过失,及知见之所不及,以启示告朕。”

皇帝视日食为上天的警示。于是对日食预报有这样的政典“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日食预报成为了一种为皇权政治服务的工具,而中国古代数理天文学对于日食预报的科学性并不会因此而改变。,

 

中国古代还有一场很有名的把祖冲之创制的大明历意识形态化而被封禁的历史。

南北朝的祖冲之是中国古代具有批判和创新精神的天文学家和数学家。他根据长期天文学观察、总结和批判旧有历制计算缺陷的基础上,创制出一部新的历法,叫做《大明历》。这种历法测定的每一回归年(也就是两年冬至点之间的时间)的天数,跟现代科学测定的相差只有五十秒;测定月亮环行一周的天数,跟现代科学测定的相差不到一秒,可见它的精确程度了。

公元462年,祖冲之请求宋孝武帝颁布新历,孝武帝召集以戴法兴为首的一批保守的大臣出来反对,认为祖冲之擅自改变古历,是离经叛道的行为。宋孝武帝凭着他至高无上的皇权还是封禁了祖冲之的大明历。

 

近代在前苏联发生了一场自然科学政治化的运动。20世纪30年代,以李森科为首的米丘林学派把整个经典遗传学打成了资产阶级伪科学。苏联的遗传学研究机构土崩瓦解;其遗传学家被开除、被流放、被逮捕,苏联遗传学泰斗尼古拉·瓦维洛夫院士等更是被判死刑。本来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的苏联遗传学被彻底批判,再无人从事这方面的研究。

瓦维洛夫怎样从科学之星走向死刑犯的。先从他的生物学观点说起,他认为遗传学是培育粮食作物新品种的一个重要基础 。瓦维洛夫1920 年在俄罗斯国内,次年又在美国他发表了一篇题为《遗传变异中的同源系定律》的文章。文中提出了有机物变化的规律,如同化学元素周期表一样,用带空格的并列的同系表格 预言还存在着某些未被发现的植物。当瓦维洛夫结束发言后 , 整个大厅全体起立为其鼓掌 。有的科学家赞誉瓦维洛夫是生物学界的门捷列夫 。瓦维洛夫在美国做此报告,同样引起轰动 。他的 照片被印在报纸上 ,下面附带这样一句话:“如果所有的俄罗斯人都像瓦维洛夫一样 ,我们应该和俄罗斯建 立友好关系 当时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还没有承认苏维埃俄国。

瓦维洛夫的遗传变异同源系定律栽培植物起源中心理论与西方的孟德尔 、摩尔根遗传定律一起建立了育种学的基础理论 1923 年瓦维洛夫 36 岁就当选为苏联科学院通讯院士, 1929 年成为院士并被选为全苏列宁农业科学院院长。

在苏联生物学界还有一个极力主张外部环境对植物进化作用的米秋林学派,其学术观点与孟德尔-摩尔根的生物遗传学派及苏联对应的瓦维洛夫学派是对立的。1935-1939年期间,米秋林学派的代表人物李森科把生物遗传学贴上反动的资产阶级的唯心主义形而上学“的政治标签。而且斯大林轻信了李森科关于瓦维洛夫所坚持的基因遗传的学说与可以通过改造客观环境而改变事物的政治哲学是不相容的。于是由李森科取代瓦维洛夫领导苏联生物学科的各项研究机构,瓦维洛夫担任的许多重要职务被解除, 报纸上公开说他是人民敌人的帮凶。原本定于 1938 年莫斯科召开的第七届国际遗传学大会由于苏联当局的阻挠被迫延 期至 1939 ,最后改在英国爱丁堡召开, 作为大会主席的瓦维洛夫也未获准参加。1940 8 ,瓦维洛夫在科学考察途中被秘密逮捕 , 1941 年被宣判死刑, 后改为 20 年徒刑 1943 1 26 , 尼古拉·瓦维洛夫在监狱中去世 ,年仅 55

随着他的蒙难, 当时苏联世界先进的试验室被关闭, 数千科学家离开 遗传学和生物学领域。苏联的生物学遭此劫难后 ,便一蹶不振。从 1940 年代初期, 1960年代中期苏联开始消除对生物学和遗传学的负面影响, 整整四分之一世纪 这段时期正是世界信息科学和生物科学处于飞速发展时期 ,随着分子生物学的发展,生物遗传学得到了有力的证明。另一方面苏联过去所拥有的生物遗传学基础已经损失殆尽 。在新 的生物技术面前, 既缺乏理论储备, 又没有实践经验, 致使原来处于世界先进地位苏联遗传学、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在生物遗传学领域几乎空白,大大落后于世界的生物学的发展。

回顾历史,把自然科学意识形态化政治化,贴上政治的票标签从而否定他。如果按照这种逻辑,难道我们能够因为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是制造核武器的基础,而否定狭义相对论的科学性?难道我们能因为阿基米德的浮力定律是制造军舰和潜水艇的基础而否定浮力定律的科学性?按照这种逻辑,那么世界上自然科学就所剩无几了。

再回过头来看中国古代的日食预报,虽然它有为皇权政治服务的一面,但是我们却不能因此而否定中国古代日食预报的科学性,其科学性取决于它研究的对象是客观自然界的规律——日食。而且在中国古代的天文学界还要运用日食来检验天文计算的数据,这也是日食预报的一个重要的科学功能。

让我们面对历史留下的前车之鉴反思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54114-1235490.html

上一篇:汉语语境中的”科学” 国学对科学创新的启示之四
下一篇:数学的理性、魅力和启示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6 11: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