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x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xu

博文

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5)- 古商亳國列王年表與“黃帝”的复原

已有 1296 次阅读 2020-8-1 15:4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5)- 古商亳國列王年表與“黃帝”的复原

徐曦  

羿夏时期往前回溯是苏美尔的古亳时期,即所谓的亳国第一王朝时期First Dynasty of Lagash,如前文19所示,lagash=仓=亳,在汉字文献中也被称为“高”、“商丘”等,由于商人的先祖出于古亳lagash,本文也称之为古商时期,如附表所示,从古商开国君王Ur-Nanshe开始,前六位均出于同一家族,以下先对六位君主的名字作一一解析。

人名解析

开国君王名为Ur-Nanshe, 前文(11)有讨论契字ur=虍,仆人之意,苏美尔人通常将其用在仙帝名称之前作个人的名字,在汉字中此字后来演化为“氏”字,Nanshe=abXha,契字ab象形为一不盛水的容器,ab=康=觶(前文12有提盛水的容器uruk=唐=觴,鄭玄箋“康,虛也”,说文解字曰“實曰觴,虛曰觶”),容器中的ha=鱼,为鱼之象形,Nanshe是苏美尔一位主管公义、先知、生育和渔业的女仙,在汉字特别是道家文献中演化为“容成”二字,“容,盛也”,甲骨文从口的“成”=iri邑+kar2戈,即契字urutamga=iriXkar2=成唐=成汤, tamga“唐”和“汤”的发音来源。契字ab也有窗户之意,在甲骨卜辞中容成氏被写作“囧”,在汉字文献和周人伪史中容成氏之名字被改作昌意、玄囂等名,选用昌、意、囂等字也许与其类容器之象形或“器”字有关。由于容成之生育女仙的身份,后来成为道家玄素经书的所托之仙。苏美尔的出土文献表明容成氏的父亲Gunida和祖父Gurmu均非君王,容成氏建造了许多寺庙、运河,他也生养众多,文献中可见名字的至少有九个儿子和两个女儿。

接替容成氏为君王的是其子Akurgal,a=毓,kur=阜,gal=大,合称为“毓阜”,大阜之子的意思,这一名字后来在汉字文献中讹变为韓流和乾荒。关于毓阜的文献很少,也许其执政时间不长。

毓阜之子为Eannatum,e2=宮, an-na=上,tum2=适, 合称为“宫上适”,大致有适配圣殿之意,宫上适为苏美尔历史上最显赫的君王之一,在著名的Boulder of Eannatum铭文中

10. e2-an-na-tum2-ma“宮上適”之

11. e2-an-na-tum2宮上適,

12. mu u2-rum-ma#-ni 名本厥,

13. mu GIR3-GIR3-ni 名赫赫厥:

14. lum-ma-a 乙。

他即称其“赫赫”之名为Lum-ma这一名后来被大乙成唐定为天干的第二位,甲骨卜辞中宫上适的谥号为“光”,相对应的汉字文献为“高阳”,周人则将其名改作“颛顼”(颛顼本为Ziusudra即大禹之名)。进入公元前三千纪后,也许与气候的变化有关,大量的游牧异族夏人由北方和西方迁入苏美尔,苏美尔诸邦国开始陷入频繁的争战之中,到2500BC左右,Kish昊国、Umma昆吾、Akshak无怀等苏美尔城邦甚至基本以夏人为主,君王宫上适击败了这些邻近邦国,并在苏美尔历史上首次征服了远至东方以拦的氐人、北方的豕韦、以及南方底端的波斯湾沿岸,《史记》记载“帝颛顼高阳者……北至于幽陵,南至于交趾,西至于流沙,东至于蟠木,动静之物,大小之神,日月所照,莫不砥属”(有关地名解释可见前文19)。从苏美尔相关历史和文献看,宮上適只是击败了这些邦国,要求他们顺服或纳贡,各邦国仍保留其独立,并没有建立如后来羿和夏帝国所实行的由皇帝直接派遣各城邦总督的殖民式帝国。

接替宮上適君主之位的是其弟Enannatum一世,En=尹,an-na=上,tum2=适,即“尹上适”,适配(圣殿)之尹的意思,在甲骨卜辞中被称为“伊尹”(周人伪史将成唐的名臣黄尹改作“伊尹而混淆历史),在汉字文献中其名被改作“乔极”。伊尹执政期间,高阳曾征服的许多异族城邦开始反叛,相邻之昆吾甚至对古亳发动进攻。

伊尹之子为EntemenaEn=te-me-na=配,合称为“伊配”,适配(圣殿)之尹的意思,在甲骨卜辞中被写作“喾辛”二字组合而成的谥号,在汉字文献中他被称为“喾” 或“高辛”,“辛”取自亳城之姐妹城gir2-su=辛=湛盧(在伪夏史载中此双子城称作斟灌和斟鄩),gir2=䇂,为剑之意,“䇂”后来在汉字演化中混同与“辛”字。出土文献显示高辛有两位身居要职的兄长,Lum-ma-dur=閼伯和Me-an-ne2-si=示上司,他们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双生子。高辛是继高阳之后古亳又一位显赫的君主, 他主要通过和平的外交方式而成为苏美尔诸邦国之领袖,出土的文献记载了如下他与唐国君主达成的人类已知最早的盟邦友好协议:

D-ra-ni / dšul-utul12-am6 / u4-ba en-mete-na / ensi2 / lagaški / lugal-ki-ne2-eš2-du7-du7 / ensi2 / unuki-bi / nam-šeš e-ak 帝厥𣎆啻,日彼在,伊配,尹亳土,大人“土向觲觲”尹唐土彼,隹晜(弟)廼㞢。

伊配(高辛)之子与其祖父同名,为 Enannatum二世,为区别起见本文称其为伊上适,称其祖父为伊尹。伊上适执政时间很短,大约只有四年,即被古亳国的大祭司Enentarzi所取代,这一突变很可能与其父高辛实行的宗教改革有关(见下阐述),大祭司Enentarzi也许已经相当年老,六年后去世而将君位传递给其子LugalandaLugalanda执政六年后去世,政权转移到UrukaginaUrukagina恢复了伊配(高辛)的宗教改革政策,但是很快面对来自伯封(后羿)的侵略,伯封窃取了唐国政权之后,以帝国模式大肆侵略扩张,Urukagina执政七年后亳城被伯封攻破,之后Urukagina迁往辛城。

“绝地天通”的宗教改革

  文献CDLI P222610记载了(高辛)伊配在古亳实行的宗教改革,由于最初所发现的以及大多的相关文献出自古亳君主Urukagina,苏美尔史学家误会Urukagina为改革开启者,甚至将文献CDLI P222610误会为Urukagina所作,其实由文献中出现的昆吾君主Ur-lum-ma可知对应的古亳君王为(高辛)伊配。文献CDLI P222610的现存部分与著名的Urukagina宗教改革铭文基本相同,可知Urukagina乃是恢复了伊配的改革政策,其政策法令甚至逐字逐句都未加以改动。综合更完整的Urukagina宗教改革铭文我们可以一窥汉字文献中“颛顼”“绝地天通”的改革真貌。

古亳的改革主要针对当时亳国民众承受的许多借宗教之名而附加的税收负担,例如各級官吏打着祭祀羊羔的名义要求民众上缴代金,寺庙的耕牛和田地被官吏挪用,寺庙的财产和粮食被官府侵夺,各级官员的子女亲属占据了大量的土地和房产,劳工的工资收入被任意压榨和夺取。高辛改革取消了许多冗赘的官吏职位,废除了祭祀代繳納金制度,清退官员侵占的寺庙财物,制定了保障劳工收入的法令标准,妇女改嫁不再受到惩罚,监狱里罪犯被大赦得自由,孤寡受到保护。在当时苏美尔各城邦政治权力由宗教祭司团体兼具,逐渐产生许多借宗教之名而有的压榨和腐败现象,高辛实行的这些改革在本质上是人类历史上已知最早的政教分离举措,即耶稣所说的“凱撒之物要還給凱撒,上帝之物要還給上帝”。

按汉字文献如《国语》所载的颛顼改革之说,高辛有可能并非是家族中的第一位改革者,其伯父宫上适(高阳)可能在其之先,更早的开国君王容成氏则首先在古亳国用世俗的“大人”之号代替原先的宗教大祭司之称,政教分离的改革思想很可能是古商诸位先王们一以贯之的执政理念,从伊上适的短暂君位年数看宗教改革并不顺利,既得利益的官僚体系应该是主要的阻力。汉字文献如《尚书》记载“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群后之逮在下,明明棐常,鳏寡无盖”,《孔传》释曰“使人神不扰,各得其序,是谓绝地天通。言天神无有降地,地祇不至於天,明不相干。”由于商周之变,后世儒家不仅失去宗教信仰也丢失大多的经典思想精髓,对“绝地天通”的理解自然也就失之远不止毫厘,《国语》中楚昭王询问“绝地天通”之意,观射父的理解就更是谬之千里了。

王位年数

《通志》载:“容氏,《帝王紀》黃帝臣曰容成,造曆”,《列子·汤问》曰:“唯黄帝与容成子,居空峒之上,同斋三月,心死形废。” 从以上的人名分析解释可知,周人所伪造的“黄帝”原型其实是容成氏和高阳的综合,高阳的甲骨卜辞谥号为“光”,《说文》载:“黄,从田从炗,炗亦聲。炗,古文光”。

目前的苏美尔文献没有前五位君主的在位年数记载,只能在《竹书纪年》关于黄帝、高阳、高辛的记载中寻找线索,由“黄帝七十七年,昌意降居弱水,產帝乾荒。一百年,地裂”可知“昌意”从“降居弱水”到“地裂”之间为23年,猜测此为容成氏之王位年数。又由“颛顼七十八年,帝陟假定此为毓阜、高阳、伊尹三者的王位年数,再由“帝嚳高辛氏…四十五年帝錫唐侯命,六十三年,陟分析45年为高辛元年开始到亳城被唐国后羿侵占的年数,由于其后四位君主的大约王位年数已知,可算出高辛的王位年数约为22,将这些数字整理列于附表,可见容成氏元年为2510BC。这个结果有来自唐张守节在《史记正义》的验证“太史公作史记,起黄帝、高阳、高辛、唐尧、虞舜、夏、殷、周、秦,讫于汉武帝天汉四年(97),合二千四百一十三年”,2413+97=2510,张守节没有说明这一年数的来历,估计在唐代他所掌握的文献资料仅残存相关的积年数而已。

周人伪史将黄帝王位年数设为100年,从附表的年表恢复来看,可能是将毓阜、高阳、伊尹三者78年的王位年数加上高辛的22年所得。这个夸张的100年与附表右栏苏美尔列王表同时期的君王Lugal-Anne-Mundu的夸张90年 颇为相像,这位Lugal-Anne-Mundu只有古巴比伦时制作的泥版记载,其统治范围庞大如后来之夏帝国,而没有丝毫的文献出土,关于Lugal-Anne-Mundu的泥版记载中所用的地名大多为古巴比伦时期所具有,而许多人名也无历史佐证,Hans Güterbock1930年代翻译泥版时即判断其为伪造。如前文17所介绍,古巴比伦人在编造苏美尔列王表时有意抹除了古亳国的历史,为了替代古亳历史特别是高阳和高辛的事迹,很可能伪造了这样一位来自Adab=皇国的90年王位的Lugal-Anne-Mundu,从名字看,lugal=大人,anne=上,mun=才有, du=适,与高阳之名宫上适十分相像,而将时态副词mun用在名字中又暴露了亚摩利人对苏美尔语的陌生,古巴比伦人这一伪造与后来周人“黄帝”之伪造倒是异曲同工,或是周人根本就是连伪造都是照抄另一伪造。

由本文之分析结果,则彻底推翻笔者在前文21Lugal-Anne-Mundu和黄帝的判断,成唐设定的天干第一位之“甲”在甲骨文中为“十”或“田”,来源于同为“十”字的契字masz,即羊之意,并非后来周人所误解和误用的“木戴孚甲之象。成唐选高阳之赫赫大名“乙”为天干第二,轩辕大丙之“丙”为第三位,成唐之“成=丁”为第四位,那么为何选“十”字羔羊为第一位?笔者认为这与商人对黄道星座年代的观察有关,公元前三千纪之末当商人离开苏美尔之时,正是黄道星座由金牛进入白羊之际,如前文6所叙,离开文字载体以泥版为主的苏美尔之后,商人对文字进行了改造和简化,缘白羊时代之故,有许多积极意义之字改由“羊”字构成,如善、羲、祥、美、羡、羕等,选用“甲”为天干第一位当与此有关,后世基督教的羔羊救赎与十字架之象征也是印证。

 


商人年表復原

Restored Shang’s Original Chronology

周人僞史1.0周公版推理 Derived   Zhou’s Falsified Chronology 1.0

蘇美爾&巴比倫列王表Sumerian & Babylonian King List

古商 Old Shang

= 亳國First Dynasty of Lagash

容成氏Ur-Nanshe 2510~2488=23

毓阜 (韓流/乾荒) Akurgal  

宮上適(高陽)Eannatum  

&伊尹 Enannatum I 2487~2410=78

伊配(高辛)Entemena 2409~2388=22

伊上適 Enannatum II  2387~2384=4

Enentarzi 2383~2378=6

Lugalanda 2377~2372=6

Urukagina 2371~2365=7

146

黃帝2464~2365 =100

90

Lugal-Anne-Mundu

太康/羿Uruk III/Lugalzagesi

2364~2356=9

(2364~2356 = 9)

(25 Lugalzagesi)

仲康/羿Uruk III/Lugalzagesi

2355~2341=15

(仲康孟夏四月日食solar eclipse 2353/6/14;   2354/6/26)

2364~2224

高陽78+高辛63 =141

40/56 Sargon

9 Rimush

15 Manishtushu

37 Naram-Sin

25 Shar-Kali-Sharri

126/142

Akkad

寒浞炎帝Sargon 2340~2309=32

寒豷炎居Rimush   2308~2300=9

寒澆奡Manishtushu 2299~2285=15

節莖Naram-Sin 2284~2248=37

戲器Shar-kali-sharri 2247~2223=25

118

東夷 Gutian

2222~2183BC =40

0

39 End of Akkad

唐軒轅 Utu-hengal

431

2182~2176   = 7

堯舜2223~2074=150

7伯箕啓 Utu-hengal

Ur   III

淵氏() Ur-nammu 2175~2158=18

豪釐(相土) Shulgi 2157~2110=48

巫咸Amar-Sin 2109~2101=9

敬巫咸Shu-Sin 2100~2092=9

祀巫咸Ibbi-Sin 2091~2068 =24

               108

禹至相2073~1959BC

 =115

18 Ur-nammu

48 Shulgi

9   Amar-Sin

9   Shu-Sin

24 Ibbi-Sin

108


0

羿寒浞 40

先商 Pre-Shang

2067~1752 =316

少康至桀1918~1619=300

300古巴比倫 Old Babylon

Shang

1751~1122= 630

1618~1123=496


积年Years

2510~1122=1389

2464~1123=134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1424-1244571.html

上一篇: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4)- 仲康日食与羿夏列王年表的复原
下一篇: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6)- 商族始祖傅说的历史还原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4 10: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