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代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纽约代伟 美国华人史、人文、诗词及财经

博文

纽约华人列史:“内战老兵”庞宗阿

已有 2140 次阅读 2018-6-5 21:08 |个人分类:中美早期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纽约华人史

敬告:转载请注明文章作者与来源。交流或分享@微信:usbbic  |电邮:usbbic@gmail.com  ︱代伟  纽约  USA

      

      在去年底的《南北战争华裔军人档案(一)》中,曾经提到过:1888年7月4日,也就是美国南北战争结束后第二十四个年头的“独立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题为“一位华裔老兵去世”的新闻,内容是说:美国南北战争老兵,来自上海(作者注:此处原文为 A Native of Shanghai)的庞宗阿(Chon Ah Pon,暂译),昨天下午两点被从他又脏又乱家中移出安葬…。

      事实上,这位中国人庞宗阿被称作南北战争老兵的历史证据,主要依照《纽约时报》这份主流报道上的“顺便”介绍。目前,在发布南北战争亚裔/华裔军人名单的官方机构-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NPS)的网站上,也是以这则新闻为佐证,将庞宗阿列入其中。关于他本人的信息,则没有其它更多的介绍资料。整整130年过去了,要找寻出这位中国军人庞宗阿的真实来龙去脉,似乎不太容易了。因为他既没有像约瑟夫•皮尔斯那些样参加过“皮克特冲锋”类的名战,也没有如“邦克”兄弟那样知名的家庭背景,更没有似威廉-阿韩那样晚年因争权益而被社会广泛关注。庞宗阿后来的岁月,根据新闻报道上的描述,更趋于穷困潦倒乃至未路微民…。

civil war asian american 1.PNG

      关于庞宗阿本人的早期人生历程,《纽约时报》还是有介绍:宗阿(注:由于姓名拼写习惯差异,纽时文章称他Ah Pon-阿潘/庞,故之前译为“庄阿潘”)于1833年(如果属实,这在纽约甚至整个美国东岸地区,是一个相当早期的中国人记录)来到美国,当时他还是位懵懂少年。在攒够一些钱后,他开始自己做生意。宗阿离开中国人常聚居的纽约城,到布鲁克林城(当时布鲁克林是独立城市,还不属于纽约市)“主”街(Main St. 位于今天布鲁克林桥头,近东河岸)开了一家糖果店,做起美国人的生意。叛乱(即内战)爆发后,宗阿扛上他的滑膛枪,加入到纽约的一支队伍中。他打了三年仗。庞宗阿后来在赌博中输掉了他所有的积蓄…。

      应该说,《纽约时报》这篇介绍已算是相对比较具体的,基本对1833年到1865年(或稍后)的三十多年间做了一个时间段上的人生历程囊括。然而,依据这份介绍所对应的时间,在官方资料里-1840、1850及1860年的三次联邦人口普查记录中(每十年一次人口普查),并没有庞宗阿的信息。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应该与人口普查执行力度并非硬性、新移民因为语言多种原因对普查的淡识或刻意回避等有关。

1868 Charles Ponn Brooklyn City Directory 02.jpg

      南北战争结束后第三年,1868年的《布鲁克林城市指南》(The Brooklyn City Directory 1868)里,有列出一项个人资料:Ponn Charles-庞•查尔斯,糖果商人;家住“水”街78号(Water St. 今布鲁克林桥头,靠东河岸边,与“主”街交叉)。这里“庞”姓被登记为“Ponn”,而且他还有了个英文名字“Charles”。

      南北战争后第一个人口普查年-1870年的美国联邦人口普查数据中,一月份的记录显示:纽约州纽约市第六区第十四分区,查尔斯•庞(Charles Ponn),年龄42岁,出生于中国;糖果经销商;他的名字旁边标注着:妻子-玛丽(Marry),报住“茂比利”街169号(Mulbery St. 位于今曼哈顿“中国城”内)。再往下九行,还有另一位约翰-阿福(John Affo),年龄50岁;中国出生,糖果经销商。而六月份的另一项记录则显示:纽约州纽约市第七区第十四分区,查尔斯•庞(Charles Pawn),44岁,出生于中国;糖果经销商;妻子-玛丽。可以看出,六月份与一月份前后相距不到半年的两份普查资料中,有三处微小的变化:1,查尔斯的姓氏拼法由Ponn变为Pawn(由于普查员不同,这种现象在当时颇为常见);2,年龄增长了两岁;3,住址稍微变化(由六区变为七区)。而其它的多种背景信息仍保持一致。从这两份资料,可以推断出这位“查尔斯•庞”的出生年份,应在1826至1828年间。

      在媒体资料中,有一则新闻涉及到这位“查尔斯•庞”,那就是1870年9月14日《纽约先驱报》刊登的一则题为“杀人犯消遥法外”的新闻。其副标题为:臭名昭著的中国人昆宝-阿波,被控“恶意骚扰”罪在“陵墓”(The Tombs,当时纽约法庭与拘留所在建筑的绰号)出庭。新闻内容说,查尔斯•庞(Charles Poun)昨日出席了道林法官的庭审。他的一只眼睛乌黑发紫,是被那位罪大恶极的昆宝•阿波(Quimbo Appo音译)手持锤子砸伤的。阿波曾经在11年前试图并杀害一名妇女,被判处绞刑。但后来他又被改判为终生监禁。如今阿波又重新获得自由,已经有一年半了,他大部分时间都呆在(曼哈顿)岛上。每次阿波被送上法庭,道林法官都给这位“社区害群之马”以惩罚。庞和阿波同为中国人,但前者更受人尊敬和能干。阿波不久前“搭”上了庞,不仅在他家白吃白住,还强迫庞供应他相当数量的糖果。庞靠制作和出售糖果勉强为生,他拒绝继续提供无偿帮助后,遭到阿波的暴力手段威胁。在昨天的出庭中,庞对书记官芬利先生的答述中,称自己是一位中国人天主教徒,有中文和英文的读写能力,这是他自学的。道林法官对阿波进行了审讯。

      第二天,9月15日的《纽约毎日论坛报》也报道说,昆宝-阿波在1859年杀害弗莱彻女士被判了死刑,后来又改判入州监狱十年。昨天他因攻击中国人同胞查尔斯•庞被定罪。阿波用锤子砸了庞,造成几处重伤。道林法官在查阅阿波的犯罪记录后,认为他是“本城最危险的人物之一”,判决对他罚款50美元、并关押半年。

1888_07_11 Chon Ah Pon Daily Picayune (New Orleans LA) p2 c6.jpg

      可以说,庞宗阿其人在世时间之前记载的资料,是相当稀少而匮乏的。而他在纽约以后的人生历程得以详细描述,则是在他死后-纽约及美国各地媒体报刊的争相报道之中。除了上述的《纽约时报》外,《纽约先锋报》也在1888年7月4日当天也作了题为“知名中国人去世”的报道:纽约最年长的一位“天朝人”去世…61岁,南北战争期间,他参加过几次战斗…他结过三次婚,她们都是爱尔兰女孩儿…他是本城诸多秘密中国人组织的成员。第二天(7月5日),纽约另一份The Daily Graphic 报纸又报道说:…庞宗阿曾在布鲁克林“主街”做甜品生意,赚钱后与一位爱尔兰女孩结了婚。他们生活的很幸福。但不久他妻子去世了,他很快又和另一位爱尔兰女孩儿结了婚。第二任妻子规劝他信奉了天主教,并在布鲁克林受洗…南北战争结束后,他又回到布鲁克林做生意并赚了钱;七年前他退休,去到旧金山旅行…六个月前,他第三次结婚,对方是一位来自“翡翠岛”(爱尔兰岛的别称)的漂亮女孩。她继承了一笔遗产。庞与三任妻子都没有生育孩子。

      不仅在纽约城,纽约城以外纽约州的报纸也作了相关的报道。7月9日,位于北部州府的《特洛伊每日时报》说,庞参加过“内战”,有三任爱尔兰妻子,他死后“在布鲁克林举办了一场气派的葬礼”。除纽约州之外,远在南部墨西哥湾畔路易斯安那州的新奥尔良《皮卡尤恩报》,在7月11日也进行报道说:庞六岁的时候被从“天朝”带到布鲁克林…他做糖果生意致了富。顾客之中有一位在庞眼中“不需要糖果就很甜”的漂亮爱尔兰女孩-后来成了他多妻子。…参战期间,他的第二任妻子照料生意…;战后一些年后她的第二任妻子玛丽女士也去世了,他变得郁郁寡欢,便从布鲁克林搬去了纽约城…他的第三任妻子名叫艾琳…。又过一个星期后,位于中西部俄亥俄州“广州”(Canton,位于俄亥俄州东北部的城市)的The Evening Repository 报,也作了相关一些类似的报道。另外,马萨诸塞州的《斯普林菲尔共和党人报》,报道中亦称“宗阿在水街和布鲁克林的葬礼,很多有头脸的中国人参加了”。

IMG_6299.JPG

      最初报道庞宗阿去世的《纽约时报》最后说,庞宗阿的遗体被从“水”街383号(这个“水”街位于曼哈顿下城南端,当时为“中国海员之家”)的住处移出,安葬在“常青”墓园(作者注:Evergreens Cemetery,位于纽约布鲁克林和皇后区交界处)内的中国人墓区。宗阿临死前告诉他的爱尔兰裔妻子:要远离中国人,他们“不好”。宗阿在与那些中国人聚赌中输的倾家荡产,因而对他们产生这样片面的看法。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凑足了一些钱,支付了宗阿的丧葬费用。

      综合以上的各种查证资料,庞宗阿所相关的“实体”信息中,他曾经商和生活过的布鲁克林与曼哈顿的“主”街和“水”街等地,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已经成为纽约城白领小资的活动区和寸土寸金的金融区。他昔日的踪迹也早湮没在历史巨变中,已无从寻起。他的前两任妻子过早去世,应该是安葬在了爱尔兰裔的天主教墓园内。第三任妻子没有完整的名字记录,目前尚无从查起。最后遗留的踪迹,就是他被安葬的“常青”墓园了。美国“寻墓”网上也对庞宗阿墓地有这样的注明:宗阿“查利(查尔斯)”庞,出生于中国;1888年7月1日去世于纽约郡(曼哈顿);安葬处:纽约国王郡,布鲁克林,常青墓园。如另一位华裔军人-田纳西的查尔斯•庄一样,“寻墓”网站上宗阿也被人“配”了一张约瑟夫•皮尔斯的标准照片。

      国殇日后第三天,专程前往位于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区交界的“常青”墓园。在管理办公室询问《纽约时报》当时所提到的Chinese Plot-中国人墓区,墓园女工作人员表示,现在整个墓园内到处都有中国人墓。这倒是事实,在进墓园内小路的沿途,可以看到多处成片的中文墓碑,整齐排列。甚至在墓园办公室厚古建筑的正门外,也有一片显眼的中国人墓区,那些墓碑背后都刻着大大的中文姓氏。女工作人员随后在电脑上查找我所提供的Chon Ah Pon/Charles Ponn名字之后,很快就告诉我一个预想之外的消息:庞宗阿的墓早在1894年-也就是他安葬于此六年后,已经被迁回中国了。其实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按照当时习惯,很多中国人把自己当成了在异国的“寄居者”,逝后让尸骨返祖归根是他们最后的心愿。工作人员还告诉我,那个墓区内里没有庞宗阿的家庭成员。那个墓被挖掘后,其他人又埋葬了进去。

      按照她在墓园地图上标注的位置,来到墓园的最西南面,也就是庞宗阿曾经安葬的对方。这片偏居一隅的小丘状墓区,靠近布什维克大道入口处,名为Hickory Knoll-山胡桃树小丘。小墓区内安葬了从19世纪中期到今天的众多它族裔逝者,墓碑高低不同,造型各异,新旧辄有。徜徉其间,已找不到任何一处显示为中国人墓地的迹象。也许正如彼时历史章节中所言,中国人墓地基本以短期暂存为主,立碑广建者少。稍后都会再挖掘出来,清洗,包装,然后运回中国老家重新安葬。至于庞宗阿及“中国墓区”的中国人墓被什么人或组织处理的,运回到了中国什么地方,上海抑或广东?之前曾试问墓园工作人员,答说:这个不知道。顺便一提,在富兰克林战斗中阵亡的查尔斯•庄,被报为上海人,其实是来自广东地区。再者,想必出于后者隐私,墓园工作人员也没有提供后来又埋葬进去的逝者的信息-那是可以确定庞宗阿原有安葬地具体位置的唯一线索。


参考资源:

New York Times,July 4,1888

Find A Grave, Chon Ah"Charley"Pon

The Blue, The Gray and the Chinese,Dec 1,2014

New York Daily Tribune, Sep 15,1870

New York Herald,Sep 14,1870/July 4,1888 New York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116474.html

上一篇:纽约华人列史:“跨国侦探”王清福
下一篇:纽约华人列史:“犯罪狂人”大阿波

1 柳青青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9-22 00: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