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文及美国华人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博文

【南方华人史】德克萨斯南方太平洋铁路华工 精选

已有 2522 次阅读 2018-3-8 21:18 |个人分类:南方华人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南方太平洋”铁路横贯大陆线的修建,使得有超过3500名中国人劳工来到德克萨斯州。这项工程自1870年代中期开始,穿过加利福尼亚南部的莫哈韦沙漠,跨越亚利桑那及新墨西哥领地,于1881年到达德克萨斯的艾尔帕索(El Paso,位于德州极西部)。由于以前的轨道铺设项目中都有中国人的参与,他们给雇主方提供了辛勤工作,可靠度和开源节流。

     他们不像其他一些经常烂醉或爱争吵的移民劳工群体,尤其在支薪的日子;他们通常都比较健康。他们之所以具有持久耐力,有两个原因:一是他们每天工作后晚餐前都会冲澡;另一个解释是他们每天都饮茶,而不是从小河沟里取水喝。当地酿造用的新鲜酒桶,经他们的厨师用处理和准备后盛装热水。这种卫生的饮料被“茶童”全天候地送给工地的劳工们。

     广东人强健的另一个可取之处,是他们不同的健康饮食。铁路公司通常给他们的工人们主要提供肉类,土豆,咖啡和威士忌等,而中国人则会采购他们自己的食物。他们购买大量的大米和干货(如鱼,牡蛎,虾或鲍鱼),还有干水果和坚果等。他们的食物也包括面条,蔬菜,中式烤肉,豆角,干海带,竹笋和蘑菇等。总体来说,他们吃的比那些非亚裔工人更为健康。这意味着“南方太平洋”铁路公司与这些劳工之间有着讨价协议,没有这些铁路工人,任何一条横贯大陆的铁路线也无法完成。

     “昭昭天命”时期(Manifest Destiny,19世纪美国西扩时期)雄心勃勃的美国铁路公司随心所欲地到处铺设铁路。欧洲移民加速了美国向西扩张的步伐。与这种文明扩展所共进的商业,意味着更多的铁路运输业务。东向修建的是中国人劳工,西向修建的工人队伍主要是爱尔兰人和德国人移民,他们有着更高的薪水。

     中国人劳工在漫长而酷热的夏季,穿越美国西南部辽阔的沙漠。来自加利福尼亚北部的铁路工人们,早前曾在崎岖的内华达山脉与恶劣的冬季相搏斗。很多人在雪崩和岩石滑坡中死去,有时遗体要等到春节解冻才能埋葬。据推测,在前两条大洋至大洋之间的铁路线修建中,有成百上千的中国劳工丧命。几年后,由“协胜堂”出面,尽可能地将每一具尸骨发掘,清洗,然后送回中国以传统仪式安葬。

     这项使命由“中央太平洋”铁路公司出资赞助,这也是最初合同中已经保证的。来自旧金山“六大公司”(即中华公所)的广东商人,在劳工合同中赚取了大量财富。他们制定了详细的规则,为美国铁路公司雇用了成千上万来自家乡的同胞。同样,中国人经纪在输入“四邑”人劳工中也获得了丰厚的利润。

     同样在德克萨斯,这些铁轨工人被能干的建筑主管詹姆斯•斯托布里奇先生所监督。詹姆斯是个有威慑力的“…独眼龙老板”。多年前,他的右眼在内华达高山上被黑火药炸瞎。吉姆•斯托布里奇负责“中央太平洋”第一条横贯大陆线的一半工程。18695月,“中央太平洋”与“联合太平洋”铁路线在犹他的普罗蒙特里点接轨。“斯托”是位厉行纪律大于生命的人,他有着曾经在加利福尼亚,内华达和犹他驾驭数千中国人劳工铺设铁轨的壮举。

     斯托布里奇最初曾被反对监督任何中国人,但最终他还是带领成千上万的中国劳工走入了历史教科书。“中央太平洋”总管查尔斯•克罗克急需这些人准时地完成修建。通常他们在旧金山一下船,就被带走,然后直接运送到铁路源头开始工作。他们被戏称为“克罗克的宝贝”,他们被认为是至关重要的。他们的工作关乎铁路公司在合同中已经承诺的国会授权期限。国会许诺铁路公司对铁路沿线成千上万英亩的土地拥有主权,但必须严格地按期完成。那些期限被中国人劳工队伍如期地达到了。

     克罗克一度想方设法让吉姆•斯托布里奇带领中国人劳工修建隧道。他提醒那位顽固的爱尔兰人铁路老板,中国人曾经修建了长城,“…那是世界上最大的石匠工程”。斯托布里奇犹豫地接受了这一任务,而他最后也变成中国人劳工坚定的支持者。中国人劳工很少令雇主们失望,“中央太平洋”在与“联合太平洋”竞赛,他们自西向东铺设的铁轨越远,“中央太平洋”从“山姆”大叔手里得到的土地就越多。

     十年后,一望无际的奇瓦瓦沙漠对这些来自广东的人们,依然有着严峻的考验。中国劳工如今遭遇着酷热和狂风,弥漫的沙尘暴,还有印第安人的可能袭击。充满敌意的印第安人,在北方铁路线施工时他们尚没有遇到过。而在这里,印第安人被美国军队“和平化”后,铁路公司从他们那里买取特别通行,让棚车可以自由穿越荒野。

     有传说,1881年晚期,一群流动的阿帕奇人劫掠者,在德克萨斯的伊格尔帕斯(Eagle Pass,位于墨西哥边境的美国城市)附近杀害了11名中国人铁路测量员。这个故事也许不是真的,不过是偶尔提到的。美墨漫长的边境地区,至20世纪一直存在着暴力。而阿帕奇人的威胁,早在1880年夏季已经被肃清。在中国人劳工进入德克萨斯之际,美国第十骑兵团-“布法罗士兵”通过维耶霍帕斯及蒂纳哈两场决定性战斗,结束了与阿帕奇人的战争。

     兰特里(Langtry,社区名,位于德州西南边境)的农场工人兼历史学者杰克•斯凯尔斯进一步指出,在佩科斯河(Pecos River,位于新墨西哥西南,经德克萨斯西部流入格兰德河)以东的“南方太平洋”铁路线,没有中国人活动的文献记载。在美国西部,有一些中国人被杀害的文献纪录。而在德克萨斯,还从来没有看到过,从印第安人叛逃者或其他人那里也没听说过。他们的痛苦遭遇,主要来自低薪和远离中国家人带来的困难。

     在铁路工程进行中,圣安东尼奥的一位记者写道:广东人劳工工作起来像奴隶一样。这里面主要的区别,是他们有薪水(每天1.25美元)。在严苛的群体纪律下,劳工总管的待遇是相当残酷的。戴着一个眼罩的斯托布里奇先生,有个众人皆知的习惯:他总是携带一支斧头柄,以用来搞定争端。

     在德克萨斯的时候,斯托布里奇对中国人的温和秉性,与生俱有的能力和多样化成就相当尊敬。“斯托”的评论随着他与中国人的共处经历而转换。据说有一次他曾经表示,中国人铁路劳工“…是世界上最棒的”。他们学东西快,不争斗,不为鸡毛蒜皮罢工,并且习惯里干净。他也认识到,为了保持和睦,中国人在工作时和营地尽量与其他族裔的工人分开。由于各种偏见和狭隘,白人和墨西哥工人们偶尔会对中国人施暴。一次,几位中国人被“德哈诺”帮派的人攻击和殴打,逃回到了艾尔帕索。18831月,一位中国人被发现吊死在艾尔帕索郊区的一棵白杨树上。当地的报纸把他们描绘成“…杏眼的异类”,因此在那个时代,他们的基本人类价值是微乎其微的。

     另一起爱尔兰人杀害了一名中国人的致命事件,导致法官洛伊•比恩对无辜者一项臭名昭著的判决。随着事情的发展,他在研判他那唯一的一本法律书籍后,总结说,“在德克萨斯,杀中国人是没有法律制裁的”。

     那位中国人受害人没有光顾“兰特里”沙龙,而凶手是那里的好顾客,如此这般,就不能够判决杀人者有罪。这种事实如同传奇的“老西部”轶闻,正好适合比恩的污名。伤害性的偏见,对于“旅居者”的中国人来说,是经常伴随有之的。并还将会这样下去许多年。

     因为这些,中国人劳工们更为坚定他们的文化,并且保持一个紧密凝聚的群体。如今,他们在德克萨斯跨佩科斯地区的工作完成多年后,有一些现实的证据正在浮出。其中一个他们曾经使用三个月的巨大建筑营地,仍然有零星的残留物。在艾尔帕索以东80英里的布兰卡山附近,可以看得到。这是来自台山的人们努力工作的无声见证。

Texas-Pacific_Railroad-Chinese_Mel-Brown_Skiles.jpg


参考资料:

Mel Brown: Chinese Heart of Texas: The San Antonio Community

Wood Prairie Cemetery Website |Wikipedia |

《美国华洋史》探寻﹑还原自美国“独立革命”前至中国“辛亥革命”约150年间,两国间一些遗落或断层的交流关系历史。

交流或分享@微信:usbbic  |电邮:usbbic@gmail.com  ︱代伟  纽约  US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102798.html

上一篇:【南方华人史】德克萨斯早期华人的生存发展
下一篇:【南方华人史】阿肯色早期中国人

2 徐明昆 张程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1 15:5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