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博文

2013年度问题:我们应该担心什么? 精选

已有 12489 次阅读 2013-11-19 23:17 |个人分类:读-思-拾|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科普, 社会问题

世界上最聪明的网站是哪个?你可能会说,这问题太搞笑了,网站还有聪明不聪明之分。是的,还真有一个网站被称为世界上最聪明的网站。它就是Edge武夷山老师将其翻译为前沿网Edge的定位是真正的思想家论坛,它不定期的采访世界上最知名的科学家、哲学家、作家、艺术家等,让他们表达对人类所面临的最重大问题的思考。

1998年开始,Edge主编John Brockman每年底都会提出一个年度问题,邀请各领域的领先者来表达观点,当然,包括很多Edge的作者。Edge所关注的是:人类已经有了大量的知识,也常常能够最终找到解决很多问题的方法,所以对于思想和科学来说,重要的不是现在的问题和答案,而是能否提出新的问题,或者说展望性及未来性;如果能够将最有见地的思想汇集起来,并引起更多的讨论,是很有意义的。

2013年的年度问题是:What should we be worried about(我们应该担心什么)?今年的问题共收到155个回复。可以发现大家担心的事儿各不相同,但很多确实是人类面临的共同问题。我们来节选一些看看。从19982012年的年度问题我也附在了下面。

前英国皇家学会会长、剑桥大学宇宙学和天文物理学教授、三一学院院长马丁-里斯(Martin Rees)担心的是“我们拒绝承认灾难性风险(We Are In Denial About Catastrophic Risks)”。他认为人类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安全。虽然很多人谈论人口问题带来的生态冲击、资源短缺或气候变化带来的社会和政治紧张,但里斯认为人类更该担心强大的新技术(网络的、生物的、纳米的)所可能带来的负面效应,因为人类已经进入了一个少数人就可以引发社会崩溃的时代。虽然人类有几千年应对重大自然灾害的经验,但应对人类本身所带来的威胁却远还没成熟。这些严重的威胁比如核威胁,气候变暖带来的环境压力,以及被全球化和网络化的几乎一切人类活动(电力网、空中交通控制、国际金融等)。确实,我有时候也在想,人类生活现在如此依赖于“网络”(不仅仅指internet),如果出现某种状况,级联效应恐怕是很可怕的。最近的例子如美国政府的暂时停摆,世界上很多人都感受到了影响(比如肯定有中国同行在那个期间往NCBI提交数据的时候被告知暂停服务,然后你拿不到序列号从而影响投稿,当然,这还只是一小方面)。

纽约时报的科学编辑芭芭拉-斯特拉赫(Barbara Strauch)担心的则是“割裂(The Disconnect)”,她指的是科学并没有能很好的被传达给社会。一些客观存在的问题,比如能够写好科普的人越来越少、愿意认真报道科学的媒体越来越少、对科学的无知等,影响了科学的传播,所以最终带来的割裂是:公众想了解科学进展的兴趣很高,但遍地都是错误报道,并且能够给公众提供可以读懂的正确信息的地方越来越少(what we have is a high interest and a lot of misinformation floating around. And we have fewer and fewer places that provide real information to a general audience that is understandable)。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回答都属于好的范围。杰弗里-米勒(Geoffrey Miller),纽约大学的演化心理学家,他担心的是“中国的优生学(Chinese Eugenics)”。这哥们认为三十多年来,中国正在开展世界上最大和最成功的优生学计划,这使得中国快速发展为世界超级大国,他担心这会给西方文明带来一些威胁。他提到中国的一个孩子政策,还提到中国的优生学有历史原因,比如中国一直实行精英教育,从原来的科举制度到现在的高考。但实际上,他对于中国的一个孩子政策理解的不怎么正确,并且中国的高考显然不是所谓的精英教育,哪个中国人认为现在的应试教育是精英教育?这老兄还说中国的优生学可能还会更有效,因为正在大量投入人类基因组研究,比如华大基因的认知基因组学项目要通过测1000名高智商的人来寻找智力决定基因,这些可能会让中国使用基于遗传干预的优生政策。但说实话,他看来也不太懂优生学,你说哪个国家的爸妈不想生个健康的孩子。也难怪,这哥们的观点被一篇博客文章批评为“不是一般的烂”。这会不会是Edge问题有史以来最臭的回答?

其他的一些回答,比如耶鲁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家大卫-杰勒恩特(David Gelernter)非常担心网络普及对人们写作和阅读能力的影响,比如会带来文字贬值,以及使得人们减少思考。实际上,每个人的回答就是一篇文章,有很多有价值的信息(当然,上面那篇谈中国优生学的可以不算)。俺这儿就不辛苦的传达了,建议大家有空可以去读读。

如果也问一下科学网上同行们这个问题:对于中国,我们应该担心什么?不知道大家的回答会是什么。我自己的回答是:我担心不正确的评价,或者说专业评价能力的缺失,以及由此导致的不能培养出专业精神文化。

-----

从1998年到2012年的年度问题如下:

 

你正在问自己什么样的问题?(1998)

过去两千年最重要的发明是什么?(1999)

当今未被(媒体)报道的最重要的故事是什么?(2000)

哪些问题消失了?(已被解决或不再值得讨论)(2001)

你的问题是什么?为什么?(2002)

这个国家和世界最紧迫的科学议题是什么,你会建议如何来开始解决它们?(2003)

你的法则是什么?(2004)

虽然不能证明,但你认为是对的?(2005)

什么是你的“危险想法”?(2006)

你对哪些是乐观的?为什么?(2007)

你对哪些(科学)问题改变了看法?为什么?(2008)

哪些将改变一切?(有生之年你能看到哪些将带来变革的科学想法和发展)(2009)

因特网如何改变着你的思维方式?(2010)

哪些科学概念将提高每个人的认知工具箱?(2011)

什么是你最喜欢的有深度且美妙的解释(一般性理论)?(201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743196.html

上一篇:普蘭塔论坛开设“公众科学和博物学”版块
下一篇:性高潮、院士退休、PeerJ

34 赵美娣 曹聪 焦飞 高峡 李汝资 陈筝 孙学军 张凌 张智才 薛宇 王大鹏 张江江 李土荣 黄育和 鲍海飞 徐民 周浩 杨正瓴 翟自洋 何青 简美鹏 王利军 廖晓琳 武夷山 王琛柱 汪晓军 张骥 EroControl biofans dongxuanmin zhongmiaozhimen jpx720 yunmu luxiaobing12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06: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