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 微博:weibo.com/naturethinker

博文

美国实验室的漫画 精选

已有 16653 次阅读 2011-11-18 09:31 |个人分类:科学那些事儿|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漫画,科学,实验室| 科学, 实验室, 漫画

前些天写了在实验室一个美国博士后的办公桌上看到一张报纸上剪下来的漫画,内容是关于路易斯安那州课堂教授进化论和智能设计的争论,后来我还写了两篇关于进化论争论的博文:“进化论不可以证伪(不是科学)吗?”,“进化论与智能设计之争”,也引起了大家一些讨论。这可以说是“一张漫画引起的讨论”,因为虽然我自己平时也在做些相关的思考,但如果没有那张漫画,或许我不会想起来写这样的博文。

 

最近几天,我则是在不同的实验室发现了更多的漫画,让我更觉得有兴趣。前天,对门一个非常好心的同事,年纪不小的昆虫学家,带我去参观他们的显微镜实验室,也可以叫工作站。这个工作站在一片很漂亮的秋天的小树林里,一排平房,外面看虽然不太起眼,进去才发现别有洞天,不同房间放置着各式的显微镜,墙上挂满了令人惊奇的微观世界的生命。但我今天的目地不是讲显微镜,所以这里先按下不表。今天说的是漫画!没错。参观完最后一间屋子的显微镜,我突然发现那间屋子的冰箱上,贴满了剪下来的漫画。每张漫画上都写有“The Far Side”,都是跟昆虫有关的有意思的漫画。同事问我是否知道Gary Larson,他是这些漫画的作者。我跟他说我不知道,但这些漫画确实很有意思,我会在网上去了解,并且The Far Side应该会是一个有意思的故事,可以在我博客介绍给其他人。

 

Wikipedia可以告诉我们很多事儿,下面是Gary LarsonThe Far Side的链接,感兴趣的同志们可以去了解下。Gary Larsonhttp://en.wikipedia.org/wiki/Gary_LarsonThe Far Sidehttp://en.wikipedia.org/wiki/The_Far_Side。了解背景固然重要,但还是直接来看一些Gary的漫画,你来判断是不是很有意思。

 

 

夜晚,某标本馆。两只虫子(蚂蚁)走进满是针插标本的盒子,一只对另一只说:“GadI hate walking through this place at night(天哪,我实在讨厌晚上经过这样的地方)”。(这幅漫画是很多昆虫学家的最爱)

 

 

三只恐龙,嘴里都叼着烟卷,两只正在吞云吐雾,其中一只正在给第三只点烟。漫画的题目是:“The real reason dinosaurs became extinct(恐龙灭绝的真正原因)”。虽然可以说漫画的目地是告诉人们吸烟有害健康,但巧合的是,关于恐龙灭绝的原因,一个主要的假说是说火山喷发所产生的大量有害气体(如二氧化硫)带来的一系列问题(酸雨、气候变化)致使恐龙灭绝。

 

 

这幅题为“Life on a microscope slide(显微镜载玻片上的生活)”的漫画也很好玩。上面半幅,几个细菌正在聊天、吃点心、喝饮料,其中一个对其他人说,“大家当心,盖玻片来了”。下面半幅,眼镜掉了,桌子倒了,大家脸上露出不同的表情。在我看来,我倒不觉得这些细菌要当心,它们或许觉得很好玩,透过盖玻片看着外面的世界。

 

 

两只蜘蛛正在小孩玩的滑梯上结网,一只对另一只说“If we pull this off, we’ll eat like kings(如果我们成功了,我们将吃到国王大餐)”。

 

 

这幅漫画的题为:“When Ornithologists are mutually attracted(当鸟类学家相互吸引)”。要适当解释下,漫画描写的是一男一女两名鸟类学家在酒吧相遇并相互吸引,于是两个人(像鸟儿一样)相互凝视,头不停摆动,胳膊像翅膀一样来回扇动。

 

其实,就在单位的男厕所的墙上,小便器的上面,不知道哪位科学家很有幽默感,贴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Remembera Royal Flush beats a Full House”。一开始我并没有看懂是哪些字,因为字条所用字体很奇怪,后来问同事,他告诉我那是一种类似于德语的非常正式且古老的字体,确实很难辨认。而Royal Flush(好像是同花顺)和Full House(这个不知道)则扑克的玩法。不管如何,你每次上厕所都会看见这个字条,不但告诉你要冲水,而且很好玩不是吗。

 

    在美国很多办公室实验室确实常看到很多漫画,有趣且有启示,看了让人会心一笑。如果把漫画放到一边,我觉得背后的动机或文化很重要,一种生动幽默的、非正式的、享受生活的、热爱专业的态度。其实,这比很多时候我们身边所鼓吹的很多形式的、所谓的单位文化建设有效多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509214.html

上一篇:论文数据共享,你守规矩了吗?
下一篇:“世界自然基金会50周年会议”记录(之一)

37 袁贤讯 武夷山 杨晓虹 肖重发 孙学军 柳东阳 刘全生 梁建华 李泽波 任胜利 鲍海飞 刘用生 金小伟 王德华 高建国 李璐 张天翼 刘广明 曹聪 杨月琴 刘颖彪 王伟 李毅伟 方跃文 唐小卿 陈筝 余昕 曾新林 李丕鹏 张钫 waun liangfeng haoye zzjtcm lily1966 opticssim crossludo

发表评论 评论 (3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1 13: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