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 微博:weibo.com/naturethinker

博文

进化论不可以证伪(不是科学)吗? 精选

已有 11637 次阅读 2011-11-1 12:42 |个人分类:进化漫谈|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进化论,证伪,Karl,Popper| 进化论, 证伪, Karl, Popper

上周五在实验室,看到一个美国博士后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张报纸上剪下来的漫画,内容是关于路易斯安那州课堂教授进化论和智能设计的争论,我觉得挺好玩,回来从网上找到贴在了我的博文里:“漫画之进化论&神创论”。之所以觉得好玩,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我欣赏用生动的方式展现科学相关内容的方式;二是这漫画后面是一个有争议的话题,即进化论与创造论及智能设计的争论。我觉得要发散兴趣,试着去了解与自己研究相关的有争议的话题并进行一定的思考,有百利而无一害。哦不,或许有点所谓的害处,就是当你突然对某个问题感兴趣并开始思考的时候,或许会耽误手头正在进行的工作,比如分析该分析的数据、帮学生改论文。但我偏偏是会突然冒出许多兴趣的人,不知道过些年再看,这对我“正常的”职业发展会不会有什么滞后的影响。

 

因为这个漫画吊起了我的临时兴趣,在阴暗且冻雨绵绵的周六,我找到《驱逐智能设计(ExpelledNo Intelligence Allowed)》这部纪录影片,一口气看完。之后写了博文“《驱逐智能设计》、进化论与智能设计之争、及学术界自由”,谈了我的观后感及一些想法。正如党晓栋在我博文后留言说的,“写这个话题很招风”,这篇博文果然引起了一定的反应。肖重发老师后来贴出了他以前写的博文《进化论是一种现代宗教》,说进化论不能证伪,不是科学。肖老师是科学网的牛人,他的博文引起了更多的留言。郑波尽老师也在我的博文后第一个留言说,他觉得进化论不正确,并且他用数学模型给出了进化论的本质机制,昨天晚上,郑老师写了博文《进化论不是科学》,说他对这个问题在科学网最有发言权。我直觉的看法是,郑老师所说的科学,好像被形式卡死了,或者说,他认为什么是科学要被某个框架严格限定,当然,这个框架也是人定的;另外,希望看到他所给出的“进化论的本质机制”在解释自然界生命演化中的适用性。还有一位用户名为Scienceliving、自称研究古生物地质学的网友在我博文后留言说“进化论实在太荒谬了”,以及我的“回复特别搞笑,缺乏基本逻辑”。不管如何,很高兴有很多人感兴趣,我始终认为只要多讨论就肯定会促进我们对问题的理解,对任何问题都是如此。我自己对讨论一些开放性问题的看法是:讨论是为了促进思考,而不是为了说服对方。所以我希望看到有证据的不同的观点,并且希望看到有理有节的讨论,但我从没希望去改变别人的看法,也不希望看到有的人为了维护自己的观点而攻击其他人。

 

在为很多人对这个问题感兴趣而高兴的同时,却发现对此类问题的讨论往往会陷入一片混乱。这种混乱有几个方面。一是有的讨论者不了解讨论问题的主体(比如进化论是什么)或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二是有的讨论者会把问题推向“无解”,比如会说进化论自己也没法告诉大家最早的生命到底是怎么来的,所以进化论不正确。我觉得这正像一个眼高手低的学生,老是提出谁都没法回答的问题,好显得他比别人的思考能力强。这其实也是创造论抓住的攻击进化论的地方。但问题是,你不相信远古海洋中会出现早期生命,你凭什么相信某种“超自然物(上帝)”创造了生命?三是很多时候讨论太宽泛了,某个发言者涉及了太多不确定的论点。极少人能够同时熟悉(科学)哲学、不同学科、宗教、逻辑学、系统学、社会学等,再加上郑老师所用的数学,而有关进化论的讨论确实跟这些方面都有关系。从达尔文开始尝试系统解释生命演化开始,进化论确实对科学和社会有很大的影响,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是:人自己是生命。跟人自己相关的理论,必然会引起更多的关注,及批判。

 

写这个话题有点费神。就像上面我说的,很多讨论太宽泛了,所以我现在只谈及一个问题,“进化论可以被证伪吗”?肖重发老师不是第一个说进化论不能被证伪的,自从进化论出现到现在,很多哲学家、创造论者,都说进化论由于不能被证伪,所以不是科学。回答某个问题一定要了解历史,当我试着去了解相关历史的时候,我发现所涉及的内容超出了我的能力,很多的哲学流派和观点,并不是我一下子能了解的。关键是,对于科学是什么(what science actually is),依然有很多的争论(比如郑老师或许就依据了其中某种框架)。我下面介绍下Karl Popper对于进化论看法的转变过程,对于理解进化论是否是科学应该很有帮助。这是科学史上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

 

 “证伪原则”的提出者,被认为是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哲学家的Karl Popper曾在1976年他的自传中说:“I have come to the conclusion that Darwinism is not a testable scientific theory(达尔文学说不是一个可以被检验的科学理论), but a metaphysical research programme - a possible framework for testable theories”,也提到自然选择同义重复或循环论证(natural selection is a tautology)的问题。Popper这些言论一直被很多创造论者引用。但后来,1977118,当Popper被邀请去Darwin College, Cambridge演讲时,他说:“I still believe that natural selection works in this way as a research program. Nevertheless, I have changed my mind about the testability and the logical status of the theory of natural selection; and I am glad to have an opportunity to make a recantation 我改变了我对自然选择理论的看法;我很高兴能收回前面讲过的话. My recantation may, I hope, contribute a little to the understanding of the status of natural selection. ”,经过进一步分析自然选择的解释效力,他又说:“The theory of natural selection may be so formulated that it is far from tautological. In this case it is not only testable, but it turns out to be not strictly universally true.自然选择理论远远不是同义重复或循环论证,它是可以被检验的)”。Popper说“Thus not all phenomena of evolution are explained by natural selection alone(并不是所有的进化现象是自然选择单独能够解释的)”,现在我们知道,还有比如遗传漂变。如果看了这篇演讲,你会发现Popper比很多研究进化的人对进化论的了解深得多。这篇演讲后来发表在1978年的Dialectica杂志。在我的理解,后来的Popper,实际上尝试着去解决自然选择理论被认为是循环论证的问题。这或许才是正确的态度。而不像有些讨论者,只顾着说进化论是无比荒谬的,但却拿不出站得住脚的理由。

 

话说回来,即使在Popper所谓的证伪原则下,进化论应该是可以被检验的。从达尔文的进化论开始,进化论的许多内容一直被修正、改进(比如孟德尔遗传学、中性理论的发展及整合),这些修正、改进的过程,不正是证伪的过程吗?不正符合科学发展的过程吗?Popper1977年的演讲中也提到,孟德尔遗传学和生命从单细胞生命体演化而来的理论都是可以被检验的(“The Mendelian underpinning of modern Darwinism has been well tested, and so has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which says that all terrestrial life has evolved from a few primitive unicellular organisms, possibly even from one single organism.”)。

 

虽然说谈论“科学是什么”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但并不妨碍谈一下自己的看法。科学应该是人类希望通过自然界的证据(事实、实验)来了解世界的手段或过程,这个过程产生具有可检验性的、预测性的理论,理论的修正和发展的过程正是科学发展的过程。但正是由于科学基于事实的性质,正如Popper所说“It is important to realize that science does not make assertions about ultimate questions — about the riddles of existence, or about man's task in this world.(我们要认识到科学并不能够或有必要回答终极问题,比如“存在”)”。最早生命的起源现在看来或许可以归为一个终极问题,还没有最终的证据,创造论者或攻击进化论者好像很洋洋得意他们抓住了这个“辫子”,但他们能给出答案吗?其实有关生命早期起源,也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关键环节的证据,比如Lynn Margulis为代表的内共生学说的研究。科学还有另一个重要的特征,即科学或做科学是人类行为。人们会给“科学是什么”定义某些个框架,但这些个框架本身,或许有时候限制了科学的发展。科学也不可避免的会遇到人类本性所导致的问题(意识形态、造假等)。鉴于科学本身纯洁的目地,应该保持其独立性,而不应该服务于民族主义的、政治的及宗教的意识形态。如果科学能够维持其独立性,自然能够解决我们所争论的问题并向前发展。

 

--------------------------

1. Karl Popper (1978) Natural Selection and the Emergence of Mind. Dialectica, 32: 339-355.

2. Karl Popper’s letter to New Scientist 87:611, 21 August 1980

In the 17 July issue of New Scientist (p 215) you published an article under the title "Karl Popper: good philosophy, bad science?" by Dr Beverly Halstead. This article. it appears had two purposes:

1. to defend the scientific character of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and of paleontology. I fully support this purpose, and this letter will be almost exclusively devoted to the defence of the theory of evolution.

2. to attack me.

As to (2), I find this uninteresting and I shall not waste your space and my time in defending myself against what are in my opinion hardly excusable misunderstandings, and wild speculations about my motives and their alleged history.

Returning to (1), it does appear from your article (provided its quotation from Colin Patterson's book-which I do not know-is not as misleading as your quotations from my book) that some people think that I have denied scientific character to the historical sciences, such as palaeontology, or the history of the evolution of life on Earth; or to say, the history of literature, or of technology, or of science. This is a mistake, and I here wish to affirm that these and other historical sciences have in my opinion scientific character: their hypotheses can in many cases be tested.

It appears as if some people would think that the historical sciences are untestable because they describe unique events. However the description of unique events can very often be tested by deriving from them testable predictions or retrodictions.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503385.html

上一篇:《驱逐智能设计》、进化论与智能设计之争、及学术界自由
下一篇:在华盛顿参加“非正式”学会会议

30 齐伟 刘用生 金小伟 肖重发 许培扬 牛登科 高建国 陈学雷 刘锋 裴鑫 柳东阳 张文卓 王伟 李学宽 陈安 张钫 李传亮 魏强 余昕 李泳 赵凤光 周华 张天翼 鲍得海 杨学祥 曾新林 孟津 曾杰 李欣海 sowhathen

发表评论 评论 (7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2 18: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