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 微博:weibo.com/naturethinker

博文

乌鸦,飞过北京城上空的话题 精选

已有 13733 次阅读 2011-3-9 18:29 |个人分类:进化漫谈|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北京,乌鸦,城市生态学| 乌鸦, 北京, 城市生态学

每天上下班,都要穿过奥林匹克公园。每天傍晚五点多到七点这段时间,抬头看时,总能发现天空中自北向南乌压压飞过一群群黑色的鸟,持续时间之长、数量之大,着实让人惊讶。听叫声,应该是乌鸦等鸦属鸟类。我们平时所说的乌鸦,俗名老鸹,一般泛指秃鼻乌鸦Corvus frugilegus,大嘴乌鸦Corvus macrorhynchos、小嘴乌鸦Corvus corone等鸦属鸟类。乌鸦为群居性鸟类,常形成大的种群,这些种类也常共栖在一起。而每天早上,又会发现这些乌鸦自南向北的从城里面飞出去。

 

昨天下班回家时,特地站定数了下,发现一分钟飞过几百只肯定没问题,这样算来,仅就我看到的这条南北路线,每天在北京城上空飞进飞出的乌鸦,几万只肯定是有的。

 

其实发现这个现象,有几年的时间了,并且是一些偶然事件串起来才让我想明白怎么回事。最早是在长安街两侧,发现地上怎么有那么多花花白白的鸟粪的痕迹,晚上在长安街散步的时候,发现两旁高大的杨树上全都落满了黑色的鸟,是乌鸦。算是明白地上的鸟粪怎么来的了。但是,不明白这些乌鸦是从哪儿来的,因为白天它们全不见了。后来在天安门广场,傍晚的时候发现从故宫上空自北向南飞过一群群乌鸦。当时我还将故宫与墓地联系在了一起。于是又获取了一个信息,即长安街两侧的那么多的乌鸦是从北边飞过来的。在网上查了一些信息,发现北师大生科院的张正旺和赵欣如老师发表过看法(北京万只乌鸦栖居闹市路口 路人频遭鸟粪袭击(中国新闻网2005.3.24)),说乌鸦为了避免寒冷晚上进城过夜,白天则要出城到郊区觅食。不过,在长安街看到这些乌鸦从北边飞来,我想知道为什么不从其他方向。再后来,在科学院的北郊园区工作,发现了开篇提到的现象。

 

将这几个偶然事件联系起来,会得出一个结论:冬天的傍晚,大量乌鸦从北边郊区飞进北京城,应该是飞到长安街区域的树上甚至房顶过夜;早上,它们再飞出去觅食。我注意观察了一下,觉得这些乌鸦每天沿着特定的路线,即大体沿着北京的南北中轴线(奥林匹克公园之北辰西路、鼓楼、北海、长安街包括东单故宫前门)飞进飞出。我想这条路线可以解释长安街附近乌鸦的来源,根据回复本文的同志们的信息,北师大附近的乌鸦也应该是这条路线。如果你每天走这条路线上下班或者住在附近,可以注意观察下,你会发现这些乌鸦很严格的按照这个路线,比如从北辰西路上空飞过,它们的队形绝不会扩散到林萃东路(向西)或者北辰东路(向东)。这可以理解为乌鸦很聪明,它们知道选择这条最短的路线,但这实际上是一种适应。

 

对于乌鸦漫飞北京城的现象,实际上媒体已有挺多报道,google检索下,可以看见这些标题:“喧闹扰民,排泄物从天而降,行人车辆防不胜防,清洁工更是头疼(北京青年报2002.12.17)”,“北京万只乌鸦栖居闹市路口 路人频遭鸟粪袭击(中国新闻网2005.3.24)”,“北京夜晚为何乌鸦成群 “天粪” 随处降落(搜狐2010.3.23)”,“乌合之众漂移晨昏之间(新京报2010.12.22)”,“乌鸦漫飞北京城(大公报2011.2.1)”,“北京长安街边的乌鸦”,“北京王府井晚上为什么那么多乌鸦”,“北京公主坟奇现千只乌鸦”,“一到冬天,公主坟万寿路一带的大杨树上为什么这么多乌鸦”。如果生活在长安街(东单、王府井、前门)、公主坟(万寿路、五棵松)等区域,应该可以观察到这些乌鸦种群,只是或许你平时没有在意。

 

我一直对这个现象很有兴趣,直觉这是一个研究城市生态学问题的理想模型。北京城有较长的历史,并且体积很大,快速的城市化对于人类之外的其他生物的影响是什么,而这些生物有没有体现出特定的适应模式,都是很有意思的问题。这个乌鸦现象应该是一个好玩且有价值的研究题目。乌鸦在城市中大量群居的现象,在世界上很多城市都有发现。据我所知,到目前为止,国外有少许研究,但国内尚没有哪个研究者详细研究过乌鸦的城市生态学问题。

 

在这里将我所了解的信息和一些想法写出来。真希望哪位老师(北京做鸟类研究的单位主要是中科院动物所、北师大和北林大)将来有兴趣开展相关研究,这儿写的信息应该会有帮助,到时候也可以拉上我作为项目成员,我有足够的兴趣呵。北师大张正旺老师接受采访时曾说,“关于乌鸦在城市中的活动规律,还有太多的未知因素等待我们去观察、研究和发现。但是,现在大家的注意力更多地放到了一些濒危珍稀动物上,这容易出成果,也容易得到科研资金的支持。”希望他能够对这个问题感兴趣并付诸研究。

 

如果当作一个研究课题来看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获得了下面这些信息。

 

1)北京城的乌鸦种群主要集中在长安街区域、公主坟区域、北师大区域、以及一些大的历史较久的公园。(这种片段性聚居格局可能反映了北京快速城市化的影响)

 

2)北京城乌鸦聚居的现象,根据记载(见下文)至少清代已经有了。(较长的历史更容易形成特定的适应)

【“太庙多鸦,每晨出城求食,薄暮始返,结阵如云,不下千万,都人呼为寒鸦。民间学塾,往往视为散学之侯。”——《清稗类钞》

 “北平的冬景不好看吗?那倒也不。大清早,榆树顶的干枝上经常落着几只乌鸦,呱呱地叫个不停,好一幅古木寒鸦图!”——梁实秋《北平的冬天》

 “几十年前,我小的时候,老鸹是北京一景。清晨,成群飞向城外,在乡下地里觅食;黄昏,成群飞回城里,在城里类似万寿寺这种多树少人的深宫大院里过夜……总是几百上千只,叫着闹着,给清冷的天际增添了一点无序的伴奏。”——舒乙《都市精灵》

引自《新京报》20101222D12/D13版】

 

3)长安街和北师大区域乌鸦种群的迁移遵循一条沿北京城南北中轴线的特定路线。(特定路线应该是一种适应)

 

国外研究者开展了一些研究,但是也不多。比如,芬兰研究者(2003)研究了TurkuHelsinki两个城市的灰鸦(Corvus corone cornix)种群的密度变化,发现它们城市化为繁殖鸟及其种群数量增长的主要原因可能是城市的扩张带来的适宜环境的增加和被捕食压力的减小(天敌在城市中的减少)。波兰的华沙的研究者(2010)分析了华沙市3个城市公园中的乌鸦种群在18个冬季(1977-200310-12月)里时间和空间格局上的变化,发现食物供给等因素起了决定性作用。可以发现,他们的研究主要是局限在城市的内部来关注种群变化动态等问题。

 

但是,要理解乌鸦城市化现象,我们不能仅仅把目光局限在城市内部。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如:

 

1)北京城的乌鸦种群有几条特定的迁移路线?(南北中轴线这条路线是存在的,但公主坟区域的乌鸦群,也是走这条路线?还是有东西向的路线?)

 

2)这些乌鸦的巢在哪里?(在城里面比如长安街两旁高大的杨树上,并没有发现乌鸦的巢,哪怕有鸟巢,更可能是灰喜鹊的巢。如果这些乌鸦完全适应了城市化,那么这么多乌鸦的巢建在哪里呢?)

 

3)北京城乌鸦种群密度的变化,与哪些城市化因素有关(比如人口密度、大型垃圾场的建立等)?(这个问题可能较难回答,因为不确定是否有足够的信息纪录尤其是乌鸦种群变化的纪录)

 

4)城市化的乌鸦种群,与自然界非城市化的种群相比,有哪些行为上的适应性变化?

 

5)城市化种群的遗传结构,与非城市化种群相比,是否有明显的差异?

 

北京的乌鸦众多,是全国出了名的。这一方面跟乌鸦的生活习性有关,另一方面这种城市化行为跟北京城历史较长有关。不知道全国其他城市,尤其是北方的一些城市,是否也有这个乌鸦现象呢?科学网上各地的同志们都有,发现你所在城市有这现象的也请说说。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420475.html

上一篇:国际期刊的“语言歧视”
下一篇:“司母戊鼎”应该是“后母戊鼎”

26 杨华磊 武夷山 赫英 梁建华 蒋敏强 李永丹 潘博 华力为 傅云义 李泽波 武京治 朱志敏 柳东阳 谢鑫 肖邦 张焱 张骥 赵凤光 谭坤 王鸿飞 李学宽 葛德燕 朱伯靖 daliang davix zzjtcm

发表评论 评论 (3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6 09:3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