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 微博:weibo.com/naturethinker

博文

国际期刊的“语言歧视” 精选

已有 9196 次阅读 2011-3-8 01:45 |个人分类:科学那些事儿|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同行评审,期刊,生态学,生物学,论文| 生态学, 论文, 期刊, 生物学, 同行评审

最近,在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领域可以说是最好的综合性刊物Trend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nIF11.5645-year IF16.853)上有3篇通讯文章,对国际期刊的“语言歧视”问题进行了讨论。我们看看能从中获得什么信息。

 

英语作为科学界尤其是自然科学通用的世界语言,大家都不得不使用英语来发表研究成果,而对于非英语国家的研究者来说,很明显难度更大。期刊编辑选择发表哪些文章时主要依据:1)论文是否能引起大家的兴趣;2)分析是否合理;3)解释是否具有逻辑一致性;4)阐述(写作)是否充分。Clavero2010)认为,即使非英语国家的人在前三个方面都达到了同样的水平,但同英语国家的研究者相比,在第四方面存在先天不足。实际上,水平越高的期刊对于语言表述的精确性要求越高,非英语国家的人越难达到这样的要求。从投资和收益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的时候,由于非英语国家的研究者不得不投入更多的精力来修改语言,甚至很多时候要请英语国家的同行帮助修改语言并将他们列为作者,因此当英语作为通用语言的时候,英语国家的研究者很明显获得了更多的利益,而非英语国家的研究者则承担了相应的投入和代价。鉴于这样的情况,Clavero建议:1)英语国家的研究者应该主动承担更多的义务,来帮助非英语国家同行解决语言上的问题;2)在同行评审的过程中,出版社应该给那些具有科学价值的论文提供更多的语言修改服务(考虑到语言修改是个耗时的事儿,可以像Trends期刊一样聘用专职的语言编辑,相应的费用,期刊则可以采用收取作者们少量费用并建立基金似的方式);3)最重要的一点是,英语国家的科学家在参与论文同行评审时,一定要意识到语言歧视问题并能够对非英语国家研究者可能出现的语言错误更“容忍”一些,因为有时候仅仅是态度的转变就可以增加科学出版中的公平性。

 

针对Clavero的观点,Guariguata等人(2011)进行了评论。他们认为英语国家的研究者和非英语国家研究者之间不存在严格的界限,他们认为在全球化的背景下,Clavero的观点是不合理的两极分化。他们也不认为语言对于论文的接受与否有大的影响,倒是科技写作的训练水平和经历、工作地区、资历乃至合作者的数目和类型等比语言更决定了论文能否被发表。比如,在英语国家从事研究而有过更多训练的非英语国家研究者相对于那些没有在英语国家工作过的同行们更容易发表;而在一些欧洲国家(非英语国家)也比一些官方语言为英语的发展中国家更容易获得相关的英语写作训练。虽然确实存在“语言歧视”,比如在公开作者信息的评审过程中,非英语国家研究者的论文相较于双盲法评审更难被接受,但根据自己作为国际期刊编辑的经验,Guariguata等认为只要论文是可以理解的,语言问题不是论文被接受的障碍。他们认为也有越来越多的期刊编辑认识到语言歧视的问题并对非英语国家的论文付诸了更多的耐心。另外,他们认为Clavero提出的聘用专职英语编辑的方法对于很多专业学会主办的期刊并不适用,因为它们往往没有足够的经费支持。因此作者们认为更好的方式是通过举办写作培训等方式来提高非英语国家研究者的写作素养,并提到在巴西、中国、荷兰、伊朗、日本等都有很成功的实例。作者们还认为,水平高的国际期刊肯定会依然拒掉更多的稿件(仅仅因为它们水平高),而作者们也依然会觉得他们受到了不公正待遇(仅仅因为稿件被拒了)。他们这个论述有点意思,也确实反映了人们真实的想法:人们都倾向于认为自己应该受到更好的待遇。

 

Clavero2011)对Guariguata等人的观点进行了回应,他认为现实中有很多毫无争议的“语言歧视”的证据。比如,Primack等(2009)分析了Biological Conservation的投稿,发现由于第一语言不是英语可能导致论文被接受率减少30%Man等(2004)发现英语熟练程度是一个国家科研产出的有效预测因子,甚至比该国科研投资更管用;Clavero自己也发现非英语国家研究者发表的论文比例同期刊的声望(水平)呈负相关,影响因子越高,这个比例会越下降。因此Clavero觉得虽然Guariguata等人提出了举办写作培训等方法,他自己还是认为英语为母语的研究者应该付出更多来改变同行评审中的“语言歧视”状况。

 

作为旁观者,我觉得这3篇通讯很好的讨论了这个问题,他们提出的建议都值得借鉴:1)英语国家的研究者应该主动承担更多的义务,最重要是,在参与论文同行评审时,一定要采取更合理的态度,公平的对待非英语国家研究者可能出现的语言问题;2)非英语国家应该通过举办写作培训等方式来提高研究者的写作素养。另外一个相关的问题是,国际期刊尤其是水平较高的国际期刊,会更加重视发表讨论性的文章(评论、通讯等),以更好的理解某个问题;而国内期刊极少有这个版块。这一方面反映了我们缺少争论的素养和气度(甚至还会记恨持相反观点的人),另一方面也或许反映了期刊编辑缺少改革的意识和动力。这种态度或方式也必然会妨碍原创性研究思路的发展。

 

Clavero M, 2010. “Awkward wording. Rephrase’’: linguistic injustice in ecological journals. Trend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n 25: 552-553.

Guariguata MR et al., 2011. ‘Linguistic injustice’ is not black and white. Trend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n 26: 58-59.

Clavero M, 2011. Unfortunately, linguistic injustice matters. Trends in Ecology and Evolution 26 (in press)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419895.html

上一篇:周语录(4):尊重他,就不要说“忠诚”
下一篇:乌鸦,飞过北京城上空的话题

11 赫英 何学锋 柳东阳 徐耀 王家刚 王德华 吴明火 王桂颖 刘晓松 徐峰 anonymity

发表评论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09: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