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 微博:weibo.com/naturethinker

博文

史铁生的琴弦与地坛—向精神敬礼 精选

已有 150467 次阅读 2011-1-13 22:19 |个人分类:自留地|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史铁生,地坛,命若琴弦| 地坛, 史铁生, 命若琴弦

---------------------------------------------------------------------


2010年的最后一天,星期五。在首都机场候机,掏出手机上网浏览下新闻,突然看到一则消息:作家史铁生去世。很是震惊和心痛,经历了那么多磨难的他,终究还是走了。把消息告诉我家那位,她也很是哀伤。我们都曾被他的文字所启发和激励,哀伤自是必然。这些天来,一直想写点什么,以示对史铁生老师的尊敬并祝愿他一路走好。
接触史铁生,先是《命若琴弦》,后是《我与地坛》,以及一些他在医院病床上写的随笔。我,和我家那位,都非常喜欢他的文字。他的文字所透露出来的对生命、存在和死亡的深层次的思索,以及他面对绝望时的挣扎,都深深的触动了我们,也让我们试着去思考相似的问题。比如,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我们该如何面对死亡和困境。
一些年前,读《命若琴弦》的时候,很喜欢那样的文字风格,并认为那是一个很美的故事。老瞎子精湛的弹琴说书技艺、对小瞎子的爱、对重新看见世界的渴望,都是那么真切;小瞎子的青春年少、对看不见的世界的好奇、对兰秀儿的情感,也都是那么真诚;这些都让我觉得,从叙事上来说,这是很美的一个故事,虽然有些凄凉。但史铁生想表达的,是对存在的思考:我们为什么而活着?那张弹断一千根琴弦才能去抓的复明药方,就是老瞎子的师父、老瞎子以及小瞎子活着的理由,是他们生命存在下去的理由。老瞎子发现药方是一张无字白纸,“吸引着他活下去、走下去、唱下去的东西骤然问消失干净”,于是琴上也就没了琴弦,心弦也断了;但他还要打起精神,必须要告诉小瞎子,“得弹断一千两百根”,他要给徒弟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记住,人的命就像这琴弦,拉紧了才能弹好,弹好了就够了”。史铁生的人生,经历过很多困难的阶段,他想告诉我们,每个人都要试着找到活着的理由。瞎子能看见东西,就像无法实现的目标一样,但对于困境中的人来说,宁可相信这无法实现的目标,并为之努力。对于《命若琴弦》,我宁愿从凄凉中读出希望。瞎子们弹琴说书,给山村里的人们带来了快乐,他们已经活得精彩了。不管你是健全的或残疾的,不管你是斗志昂扬的活着或是无精打采的活着,也不管你思考过或没思考过,都要试着去找到内心的那个理由,哪怕是虚无或渺小的理由。
史铁生说,地坛仿佛就是为了等他,而历尽沧桑在那儿等待了四百多年。地坛是他的避难地。他在他的地坛,找到了宁静,思考存在和死亡,从而找到了新的开始。他发现,死是一件无需着急去做的事情,是一件再怎么耽搁都不会错过的事。虽然从事生物学研究的我清楚地知道生理上的生老病死,但对死亡的心理感受,还是史铁生带给我更多的思考。祭坛石门中的落日、雪地上孩子的脚印、苍黑的古柏、草木和泥土的气味,以及满是情感和意蕴的地坛的味道,都让他思考并喜欢。这种喜欢,是一辈子的。在他的地坛,他也理解了母亲的苦难和伟大。每次读到《我与地坛》中对母亲的描写时,我的心始终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无言的感动所带来的压迫。我们很多人的母亲,不都是这样爱我们吗,而我们,也都是过后才会理解。
我和我家那位,都很喜欢地坛,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史铁生的文字。曾有多次,我们去地坛,寻找史铁生的足迹。我们想找到他在轮椅中默坐时的那堵老墙、那些古树,想找到他最喜欢的某个宁静的角落,也想看到他所可能看到的风景。我们在雪后静寂的地坛留下两排白色的脚印,细数着那些历经沧桑的古柏,还喜欢坐在那些硕果累累的梨树下看着过往的人们。我们还希望,要像《我与地坛》中的那对老人,相扶走过一生。其实,我们也是去寻找宁静,去感受希望的精神。既然神马都是浮云,剩下的,当然只有心灵的慰籍和充实。四百多年的地坛留给三十多年前的史铁生的,以及三十多年前史铁生的地坛留给我们的,总有些不变的东西。
史铁生洞悉了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东西,并将他的感受分享给我们。他来到这世上,生活也给了他足够的刁难,但他依然捐献了思想,捐献了身躯,走了,去做那件再怎么耽搁都不会错过的事。能够让生者和后人想念并尊敬,是生命价值的体现,也是向精神的敬礼。
——祝愿一路走好!——
 
两篇很好的博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404212.html

上一篇:霍金都来找我们
下一篇:致新系统:Hello, you

12 徐索文 张檀琴 陈绥阳 陈安 吉宗祥 柳东阳 张天翼 李学宽 李永丹 唐常杰 张欣 liyou1983

发表评论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22 20:3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