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凤来仪落基山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PhenixInRocky 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为念天涯远,尤思岱海滨。万里身是客,尝使泪沾巾。少年江湖老,何敢忘初心。

博文

挚爱梵高 精选

已有 5509 次阅读 2017-12-17 20:18 |个人分类:杂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被朋友拉去看了电影《Loving Vincent》。

这部极具特色、好评如潮,九月开始上映的电影,三个月里在美国的票房仅有五百万美元多一点。许多大的商业影院——包括我国富豪买下的波士顿最大的院线——都没有排片,去小影院看,更增加了它浓郁的文艺气息。

(电影海报)

(夜晚的咖啡馆)


电影的官网上说它是“
the world's first fully paintedfeature film!”如果不是有意夸张,就是制作单位的工作人员太过年轻、不懂历史。这个荣誉应该属于我国杰出的动画片、曾经获奖无数、蜚声海外的《大闹天宫》。那部电影的形象,也完全是手绘制作,而且有着不可替代的浓郁的民族特色。如果考虑中国画的英文翻译Chinese painting,显然它才称得上以上的那个称谓,因为它也是painted

从小到大的美术课本里,都少不了梵高色彩明快的作品。因为他对于现代艺术的影响实在太大,给小孩子普及美术知识,无论如何绕不过去。我家的走廊里,还悬挂着我在二手店里用少于十个加币淘来的《夜间的露天咖啡馆(The Café Terrace on the Place du Forum)》复制品。北美的家居里,通常不会安装亮如白昼的日光灯。在昏黄温暖的灯光下,每每看到这幅画,我的心里都是一阵温暖。电影的开头,好像就是这家咖啡馆。

电影一共800多个镜头,全部是油画的画面,满是梵高的代表作品。虽然在书里念过后印象派、野兽派这样的概念,看惯了现实主义画派细腻如照片一样的油画之后,全然无法理解这种概念的美感和它与现实之间的联系。如果你也有这样的问题,电影前两分钟的画面,就能给你答案。夜晚湿漉漉的石头路面上,路灯的反光,麦田里惊起的乌鸦,河里漂浮的小船,梵高的画,实在现实主义的上面,蒙上了他自己心灵的滤镜。

最打动我的,是画家的孤独。其中一个场景,梵高在他生命最后70天在法国市镇瓦兹河畔欧韦(Auvers-sur-Oise)居住的旅馆Auberge Ravoux里用餐。一个小女孩跑来,要梵高和他一起画画。显然,梵高和这个小精灵熟识。他把她抱起来,放在腿上,温暖地说:“我们今天画什么呢?”边说,便开始在旁边的餐巾纸上作画,小女孩津津有味地看着。这时女孩的家人说她影响画家吃饭,把她抱走,梵高很不舍。眼神落寞,嘴里不停的说,she is no trouble(不碍事),she is no trouble……重要的事情,重复了好几遍。然后他回过头看着刚刚画的画。和所有有着温暖心灵的人一样,他喜欢孩子。

影片的最后,银幕上出现了梵高的话“I want to touch people with my art. I want them to say 'he feels deeply, he feels tenderly'.” 我不知道怎么样翻译才恰当。这句话,成就了我成年以来第二次流泪的观影体验。上一次是《The weatherman(气象预报员)》,那时候它的主演Nicholas Cage年轻一点,虽然一样丑,但是还没有拍烂片。我一下子联想起他在这个电影里的形象,他的孤独,他的努力,他的卑微,他的倒霉,他表面的光鲜,他那张在电影里被观众咒骂的脸。我还想起悲伤地唱着自己写的Tearsin Heaven(天堂里的眼泪)Eric Clapton;我还想起Mad Men(广告狂人)里面壮得像一头牛,身居高管,西装笔挺,工作起来像福特150强劲的引擎一样横冲直撞的Don,在害怕自己的真实身份被税务局调查时惊恐失态。我还想起白嘉轩像个无助的孩子,想要叫仙草一声“妈”的情节。

走出影院,一起看电影的朋友说,天才的灵魂都是孤独的吧。我倒觉得,这些老男人,不管是不是天才,都很孤独。我觉得老男人的孤独,是最能打动人的戏剧元素之一,超过不能终成眷属的才子佳人,超过霸道总裁和生了绝症的女友,超过阴阳两隔的爱人。他们也许就是你已经年迈、身材不再伟岸的父亲,也许就是你每天忙于工作、累得像条丧家犬一样的丈夫,也许就是你身边的普通朋友。享受着他们给我们的温暖的时候,请对他们好一点。

Tears in Heaven, by Eric Clapton, 1992

Would you know my n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it be the same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 must be strong and carry on
'Cause I know I don't belong here in heaven

Would you hold my h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Would you help me stand
If I saw you in heaven?
I'll find my way through night and day
'Cause I know I just can't stay here in heaven

Time can bring you down, time can bend your knees
Time can break your heart, have you begging please, begging please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02703-1090190.html

上一篇:微信上面假货多
下一篇:亚特兰大的马丁·路德·金博士

12 韩枫 王凯 强涛 杨顺华 高建国 刘钢 董全 吕健 李颖业 武夷山 杨正瓴 张鹰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4 15: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