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焕中医生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ihuanzhong

博文

亲历胃肠镜 精选

已有 6304 次阅读 2018-6-3 16:35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经过大约两个月的情绪酝酿之后,本人终于在昨天上午以大无畏的精神接受胃镜和肠镜检查术。现在,我更加坚定不移的相信,人到中年万事忙,再忙也不能忘了合理饮食、锻炼身体、以及定期体检等三件大事。在体检新增的项目中,特别有必要重视胸部低剂量CT和结肠镜检查术。关于这两个项目,我在近期的公众号科普文章中都作了专门的介绍,建议中年朋友们抽空看一看。

几天前,我曾经按照郝主任的医嘱做了全套的术前化验,主要包括乙肝、梅毒和艾滋病等感染性疾病的抗原或抗体检测。平日里我给需要做支气管镜检查术的患者开申请单时,总是非常熟练地开出上述感染病化验套餐,不感到有啥不对劲。但是,轮到自己被要求检查艾滋病,心里头的感觉还是怪怪的。让我感到吃惊不小的是,做消化内镜检查居然不需要检查肝功能和凝血功能。看来,他们的内镜检查比呼吸内镜安全,尤其是不需要担心出血并发症。确实,我几乎不曾听到有人因为接受胃肠镜检查而出现意外的情况。

我从上周六开始不再大吃大喝,从周日开始不进食青菜和水果等,只吃面条和稀饭。尽管也知道最好不吃肉,但前天吃午饭时忍无可忍还是吃了一点鸡肉。晚餐遵医嘱于6点准时开饭。这一顿晚饭注定是白吃的,两个钟头时候之后必须口服一种称为和爽的缓泻剂,此为所谓的肠道准备。

我仔细阅读了肠道准备的主意事项,也曾打过电话向郝主任核实过,知道只需要喝以3袋和爽配制而成总量为3000毫升的溶液即可。一位小姑娘说,喝足4袋(4000毫升)清洗的效果更佳。我8点半开始在15分钟之内就咕咚咕咚干掉了1000毫升,按要求30分钟内喝完就好。

从前喝啤酒的年代吹瓶子都不是个事儿,1000毫升不就是两个大口盅吗?有何难哉?第一个1000毫升确实没有难度,尽管和爽的味道十分不可口,甚至有一种让人恶心的感觉。之所以没有难度,其原因是腹中空空如也,有容量。问题在于,喝下的啤酒有一条非常通畅的出路,亦即经胃肠道吸收入血循环经肾小球滤过之后储存在膀胱里。和爽则不一样,只会停留在胃肠道里,其唯一的出口是那个有痔疮的洞口。尽管我按要求在房间里不停地走动,但胃排空的时间并不因为那是溶液而加速。

一个小时之后喝第二个1000毫升时,肚子仍然是胀鼓鼓的,我开始感觉到喝水也需要花大力气才能往下咽。凉白开还好处理,现在的难处在于和爽的味道真的不宜人。我可以在一个小时之内喝完,但只用半个小时就克服完了困难。因为不停了来回走,我注意到走路的步数在飞速上扬,不亚于在工体里锻炼的里程。

在喝和爽之前,我还特意整理了简单的行李,生怕一切都有如暴风骤雨,一步不快就会两腿全脏。没有经验就是可怕,2000毫升之水下肚,唯一的感觉就是上腹胀满,其他的症状全无动静。直到晚上1045分,我才开始感到肠蠕动增强,不久终端括约肌开始工作。可能是因为等待的时间比预期更长的缘故,我居然有些惊喜,不再担心和爽对我无效。

位于中越边境线的德天跨国瀑布之所以气势磅礴,那是因为山上的水源有宽广的泄水口飞流直下,而我肠管中的水库只有一个狭小而紧闭的出水通道。由此,你可以想象那张力该有多高!医学术语中有“喷射状呕吐”一说,通常见于脑水肿颅内压增高,但一般不说“喷射状腹泻”,几乎不存在这种阵势。只是,喝下2000毫升和爽之后的“射”是客观存在的。

蹲坑大战第一个回合之后,我再以旺盛的斗志喝完第三个1000毫升。不知道是因为“水中毒”还是和爽本身的药物副作用,我开始感到轻微的头晕。另外一个症状是因为肠蠕动亢进而引发的轻微腹痛。头晕和腹痛都不很难受,最难受的还是腹胀,肚子里面的水实在是太多了。

接下来的事情当然是以拉水为主。这种事没有想象中那样可怕,首先不会有里急后重之感,诚然不能算是急事,完全能够主观控制,甚至可以适度拖延。这种情况与以前遭遇的多次食物中毒完全不是一回事。为了防止意外的尴尬,我的行李包中甚至备有两套内外和外衣。现在才知道,都是多余动作。我甚至还能悠悠然在床上修改一篇关于PET/MRI诊断恶性胸腔积液的论文,局势一点也不急诊。

如果只是喝了2000毫升,麻烦事可能不会太多,多出了50%的水量,也就带来额外50%的排放次数。我一直熬到深夜12点才消停,睡着之后还有两次醒来的机会,都是括约肌刺激醒的。早晨6点被闹铃叫醒,早早醒来的目的是喝下最后一个1000毫升。处理完所有的麻烦之事后,我相信肠道已经达到了清洁级标准。

建立了静脉通道之后,我于8点整来到门诊5层的消化内镜中心候插。要插的有两根黑色长棍,一条是经口往下捅的胃镜,另一根是经菊花往上捅的结肠镜。我被要求喝下两小瓶药水之后进入检查间,套上各种监测线路和吸氧管便取左侧卧位躺下。这个时候最重要的事情自是“耶”一下拍照留念。

据说静脉注射异丙酚可以逼迫受注射者说出真相,不知真假。我还真的希望在完全进入全麻状态之前被问及“对朝阳医院是否有真爱?”这该是我表现忠贞不二的好时机,我对自己谋生的单位难道会有假爱吗?我总是爱憎分明,欣赏一个人必定让他心知肚明,厌恶一个人也会让他收到世界上最明确信息。我唯一担心的是,有人问我微信中的韩老六到底是谁。我不能一点面子也不给阿六,他毕竟是我的好朋友。没有人问我什么,开始推注异丙酚而感觉注射部位轻度疼痛不到10秒钟,我就被彻底地麻翻了。

醒来人类已经进入了新的纪元。我糊里糊涂中听到有人说都做完了,还说胃镜做了10分钟,肠镜做了20分钟。麻药的作用刚刚过去,脑子貌似略有混沌的感觉,但也还算清醒,很快便有些兴奋而话多,被推进复苏间之后居然哔哔叭叭找躺在一旁的插友聊天。众所周知,我口才极差,平时从不主动和不认识的人说话。

至此,胃肠镜检查顺利结束。我以切身的体会忠告中年朋友们,体检时一定要考虑加入结肠镜检查术这一极端重要的项目,哪怕全无消化道症状。

请记住:体检的最高价值在于防患于未然。

 

 

2018522  北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9342-1117197.html

上一篇:恶性胸腔积液鉴别诊断的最新进展
下一篇:结核性胸膜炎的治疗

10 黄仁勇 王启云 戎可 黄永义 蒋继平 刘全生 朱晓刚 陈智文 陈志飞 苏德辰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2 2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