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焕中医生的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hihuanzhong

博文

疾病面前,人人平等 精选

已有 3916 次阅读 2018-4-2 11:54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每逢节假日尤其是春节这样的重要节日,我都会提前一天逐个巡视朝阳呼吸的每一个病区。我们有7个病区,共计病床226张。


后天就是除夕,直到下午快要下班之时,门诊还有众多候诊的病人。普通门诊的诊室里挤满了人群,那是没有办法的事。大夫不可能逐一将病人及其家属请离诊室,他们没有时间去做这样的事。专家门诊的秩序略好,一般不会出现那样的嘈杂情况。我本人的要求可能更高一些,门诊工作中不允许无关的人员在场。任何一位试图闯进的公民都会被我的助手在三秒钟之内劝离,否则,我无法为正在接受问诊的那一位病人提供专心的医疗服务。


朝阳呼吸5个普通病区基本满员,有一两个病区有两三张空床,但都已约好了要马上入住的病人。全中国各地大医院所有的专科病房在春节期间都可能出现较多的空床,唯独呼吸科没有这种可能性。除夕之夜,呼吸科或许会有几张空床,但顶多熬到初二,必定满员。医院要求我们科的病床使用率不低于93%,我认为这是对我们过于宽容的溺爱,完全可以无情面地将这个数字提高到95%。在朝阳呼吸,不存在加床这种非常不科学的状况。


RICU共有16张病床,今天有一张空床。15名病人中有10名是流感病毒性肺炎的重症病人,其中有的病毒检测已经转阴,很快即可转入普通病房进行观察,等候康复出院。


说到流感,我的心情顿时复杂起来。从微信朋友圈这几天的不寻常动静来看,近段时间全中国最火热的网络帖子可能是《流感下的北京中年》。在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也常常见到医疗界内外的人士在谈到这个帖子陈述的内容及其时代背景。我本人只是非常简单地扫视一下这篇文章,没有认真细读。不单是这个帖子,网上只要是与医患关系、医闹事件、药物零加成等诸如此类事件,我都只知道一个大概,全都说不出一个所以然了。事情太多,已经麻木了,真的没有心情去深入了解。


据说,作者对于其岳父因为罹患流感在北京多家医院艰难求医,最后不幸去世的过程的描述是很真实的,很多细节与医疗文书的记录基本吻合。这大概正是成千上万的医务工作者对该帖子产生共鸣的原因。平时看多了针对医护人员明显带有偏见和恶意的帖子,于是对这一篇态度中立的文章产生了感激之情。这种现象不多见,也很耐人寻味。


本季,朝阳医院不一定是接诊流感病人最多的医院,但必定是全国最多的几家医院之一。众多来到朝阳医院求诊的流感病人可能不知道,在急诊科、呼吸科、以及感染科发热门诊里接诊他们的大夫们很多也是流感病人,其中包括我本人。下午,我在呼三病区和小尉大夫谈了一下话,我们估计本科室罹患流感的大夫不少于三分之一,可能接近半数。当然,我们都是轻症患者,最严重的症状是高热。整个流感季节,没有一个大夫因病向本主任请过一天假。在此,我绝不是强调我们的精神境界有多么崇高,对于带病工作习以为常。相反,我认为这是不对的。问题是,几乎所有医院的一线医务人员都很短缺。一个大夫休病假之后,不可能有第二个大夫来顶替他/她的门诊,不可能有第二个大夫来替他/她查房管组的病人。所以,只能是一组病人诊治另外一组病人。


今天不想诉苦,有另外一番感慨要发。昨天,朝阳呼吸二线李积凤大夫(我们平日里称她为凤姐)在网上写了一篇“三甲医院一位国家重点学科呼吸二线医生对于‘流感下的北京中年’一文的专业评论”。凤姐可能想不到,这篇文章眼下正在国内整个医疗圈顿时火红一片天。仅仅在“有道云笔记”这个不知是何物的APP,截止201821322:44,直接点击就多达528,386人次。我23:39再次打开时,该帖已被删除。


凤姐在文中提出了9条看法,她的每一条看法我都全盘同意。她说:“任何时候,请记住,相信大夫就算不一定完全对,但至少比外行对的几率大无数倍……”尽管遵循一般的规律,但没有一种疾病是完全按照教科书或者人们以往的认识发病的。疾病本就千变万化,个体差异极大,病情缓急更是难以在短时间内准确把握。这么说,不是为医生的无能开脱,再说医生面对某种疾病状态,确实有无能的时候。这里需要人们有基本的理性,而理性只可能存在于人类。


身为医生,我从来不相信生命是强大的这一说法。在极少数极端情况下,奇迹可能会发生,但那不是必然的规律。个案从来就不能说明普遍的科学原理,只能为阐明科学理论提供线索或者契机。在中国社会,我们严重缺乏关于临终关怀的科普教育,这种教育对于已经来临的老龄社会日趋迫切。由于传统文化的影响,人们关于死亡的教育和认识几乎还是一个空白地带,甚至是天大的忌讳。


即使病人提出要求,医生甚至没有权力将恶性疾病的诊断直接告知病人,也不能对病人说出预期的生存时间。作为事实,病人只能在极度痛苦中心照不宣地感知自己来日无多。告诉病人预期的生存期不是占卜算命,而是一种科学的态度和做法。这种估计不可能很精确,能说的只以往研究发现的中位数,必然会有个体差异。


疾病面前,人人平等。谁都会面对生老病死,没人可以例外;要不然。当年的秦始皇今天便有可能是一名机警的朝阳群众。


最后,介绍一下世界卫生组织2010年颁布的流感用药指南“WHOGuidelines for Pharmacological Management of Pandemic Influenza A (H1N1) 2009 andOther Influenza Viruses”(https://www.ncbi.nlm.nih.gov/books/NBK138515/pdf/Bookshelf_NBK138515.pdf)。如下图所示,该指南特别强调的抗流感病毒药物是奥司他韦(oseltamivir)和扎那米韦(zanamivir)。目前,我国最常用的是奥司他韦,俗称“达菲”。


2018213  北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9342-1106952.html

上一篇:呼吸科三个常见的误区
下一篇:倡导肺癌的多学科协作诊疗

13 许培扬 左宋林 蒋永华 邢志忠 文克玲 黄永义 柳林涛 赵克勤 吴嗣泽 胡文慧 郭景涛 迟延崑 杨金波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7-20 00: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