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江绪林(华东师范大学):纪念照片

已有 4904 次阅读 2016-2-24 10:54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关键词:纪念,,,华东师范大学,,,讲师,,,,江绪林,,,照片,,,姜东身| 纪念, 照片, 讲师, 华东师范大学, 江绪林

江绪林(华东师范大学):纪念照片

                       

    2016年2月19日晚,华东师范大学政治系青年学者江绪林自缢身亡。最后一刻,他于19:57分在微博发出一张黑白照和一封遗书,包括财物、书籍、课程的处置、有基督教信仰的他与主说的话,最后一条是:“我恐惧,我要喝点白酒。”

    在这个时间,真傻正在修改论文。在一个 publish or perish(不发表即灭亡)、demo or die (没有成果展示就完蛋;展示或死亡)的时期,为了不“被”自杀,只能写论文。其实,demo and die 也是常有的!看看普朗克定理Manin 定理即可! A proof only becomes a proof after the social act of “accepting it as a proof”.

    所以刚刚有时间用于哀悼。

转载江绪林的照片,以资纪念:


(1)江绪林新浪微博的最后照片


(2)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 讲师


(3)


(4)

               

    其实,江绪林先生的际遇不算很糟糕。俺连这些个照片都没有:没有用于自拍的手机 iPhone 6 Plus。

    同时纪念一下去年的姜东身同学。其实姜东身真的没有必要这样年轻就是最大的资本。而老翁真傻已经没有了这个资本。

    其实,俺去年就向上帝先生提出《请求批准自杀的申请书》。遗憾的是,一直没有得到上帝先生的明确批复。所以不敢贸然进行自杀万一自杀失败,那可是还不如现在!

本学期俺有两门课要上;谱写出了重要的乐章,但不抱有任何期望。

俺能活到现在,是因为有《科学网》!

相关链接:

[1] 新华网,2016-02-21,华东师范大学青年学者自杀身亡 震动学界(图)

http://www.gs.xinhuanet.com/news/2016-02/21/c_1118107484.htm

[2] 人民网,2016-02-20,华师大青年学者江绪林自杀身亡 微博留遗书

http://m.people.cn/n/2016/0220/c676-6275558.html

[3] 华东师范大学政治学系,2014-04-01,江绪林

http://www.dp.ecnu.edu.cn/s/60/t/70/0f/d0/info4048.htm

[4] 江绪林,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item/%E6%B1%9F%E7%BB%AA%E6%9E%97

[5] 江绪林的微博_新浪微博

http://weibo.com/u/1880142780?is_all=1

[6] 2015-05-24,哀悼姜东身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892787.html

             

[7] 刘建彬,2016-02-23,纪念江绪林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011-958148.html

[8] 高山,2016-02-20,研究生自杀后是否会有一轮青年教师自杀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907017-957459.html

[9] 共识网,2016-02-22,张继海:悼绪林

http://www.21ccom.net/html/2016/rwcq_0222/1785.html

[10] 谢力,2016-02-21,压垮哲学博士的最后一根稻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69170-957644.html

 

江绪林遗书内容

    1。借记卡(钱包内)一张,内有106893元,归姐姐江寿娥(记得我还有一个小姐姐)支配。

    2。借记卡一张。内有11273元。归姐姐江寿娥支配。(密码皆为******)

    3。宿舍抽屉内约1万港币,6百美元,钱包内约4400人民币,供清理费用,虽未必够。

    4。余下办公室的一些书籍,一半赠送给胡振林同学(请转送几本给朱木良等我指导的本科同学),一半请刘擎先生处理,谢谢!

    5。抱歉本来这学期有4门课要上的,对不起了,或许这个尚未开始就结束的恶果是最小的。

    6。没有什么眷恋,(奇怪么?)却沉滞,惧怕;上主啊,赦免我,我原以为总会有些好奇的,但好奇心显然被压抑了。上主啊,我打碎了玩具,你不要责罚我; 然而,就是责罚我,也请给我勇气面对未知的一幕。啊,我终于要知道真相了。我不好,我平庸,我德行有亏,洛克的墓志铭都说:“让我犯下的邪恶随着尘土掩埋吧。”(let his vices be burried together)我除了祈祷宽恕,还能做什么呢?请不要看我的罪和错。

    7。我谱写不出优雅的乐章,也就不能有期望(指点世界),我不知何为爱的拥抱(已无法体察),如何亲吻和祝福你们以作别!

    8。上主啊,愿你开启希望之门。

    9。我恐惧,我要喝点白酒。

             


江绪林 华东师范大学.pdf

科学网—压垮哲学博士的最后一根稻草 - 谢力的博文.pdf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58268.html

上一篇:科学网博客“博客总排行”第79名
下一篇:感谢梁立明教授!请教武夷山老师

9 魏焱明 谢力 李俊 徐令予 刘炜 李毅伟 尤明庆 王春艳 王小平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18 22: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