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求证] 以下说法的出处,正确性

已有 2316 次阅读 2015-11-19 10:53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钱穆,,朱光潜,俾斯麦,,徐斌,,,克拉契柯,,,胡伯翔,,,陈省身,,徐其耀,,农民,,,刘亚洲,,,,目光短浅,,短期效益| 钱穆, 徐斌, 俾斯麦, 朱光潜, 克拉契柯

[求证] 以下说法的出处,正确性
             
(1)中国人所羡者,实乃西方科学之效果,非西方科学精神发明之源头也。近百年来之中国人,遂以其急功近利之浅薄观念,自促其传统文化之崩溃,而终亦未能接近西方新文化之真相-钱穆
             
每读钱穆大师的警句,深感认同。近年来一次次的伪科学事件,国人的科学精神值得反思。
肖可青,2015-10-06,国人首个自然科学诺奖随想
     
(2)朱光潜1922年3月30日、31日发表于上海《时事新报》的文章《怎样改造学术界》:
一、缺乏爱真理的精神
二、缺乏科学批评的精神
三、缺乏忠诚扎实的精神
四、缺乏独立创造的精神
五、缺乏客观实验的精神
     
(3)俾斯麦认为:“中国和日本的竞争,日本必胜,中国必败。”不幸的是,后来中日两国历史发展的事实,竟然就是惊人地按照他预测的轨迹演变发展着……。甲午战争以中国的彻底失败而告终,就是这个预测的无可辩驳的注脚。
       “因为日本到欧洲来的人,讨论各种学术,讲究政治原理,谋回国做根本的改造;而中国人到欧洲来的,只问某厂的船炮造得如何价值如何”。而且更为糟糕的是,即使把这些东西“买了回去,也就算了”。
《俾斯麦:中国必败 日本必胜》
       
(4)李贽,是明朝思想领域的一朵奇葩。李贽(1527-1602),福建泉州人。他反对以孔子为圣人,猛烈抨击假道学,提倡人类平等,反对封建礼教,反对理学空谈,主张文学应反映生活,反对重农抑商,承认商人逐利的正当性。他个性直率,敏锐,叛逆,但同时又矛盾,孤独。他对自由,平等,真诚的追求,被西方学者认为是保守,顺从,嘴上一套行动一套的中国文化中难能可贵的。
         
单治超,2015-10-12,异端李贽(1)
       
(5)中国最大的问题,也是很多知识分子的通病即说与做的分离,人格的两面性,甚至到了不自觉的地步。慷慨激昂的体制弊端批判者,行为的目的不是改造体制,而是一转身也参预其中去分一杯羹,连半点内疚也没有。这不是乡愿是什么?
       
徐斌,2012-04-19,怀童心的孩子回家了
     
6)关于工作时间和劳动纪律。“完成任何一项工作,体力的也好,脑力的也好,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这个原则乃是不需要证明的定理。但是,中国科学院研究机关的许多领导者大概认为这个定理已被推翻了。”研究所中的工作时间可以随便用于开会、搞体育活动、晚会等。“最优秀的中国科学家没有时间从事科学研究,没有时间提高自己和培养干部。”
           
       缺少科学界舆论,缺少学术批评和对工作的讨论。“在所有从事科学工作的国家里常常举行报告会,Seminar,学术专题会,在这类会议上听取关于研究所进行的科学工作的总结,做概述性的报告等等;有指导科学研究工作的学术委员会。在中国工作的一年时间里,我不仅没有参加过这样的会议,而且关于这种会议一次也没听说过。”在中国,“很多会议上对工作不进行实质的讨论,而主要是从完成工作的期限来差眼,而且这个过程像出售古玩的拍卖会… 最低限度所必需的几个月时间一直缩短3-5天这类神奇的数字。
           
孙小淳,2013-10-06,苏联专家谈中国的“科学文化”
     
(7)在1931年,中国的摄影研究者胡伯翔先生曾提出:
       吾国最初之摄影家,鲜有以研究学术之精神临之者,大都从西方之来华传教者或商人,略得一二简易手续以为谋生之计。其时传教者或商人。对于斯道,未能深明其学理技术,可断言也。而得之者,复视同枕秘,不肯轻以示人。师徒相承,辗转传播,以讹传讹,逐致毫无新知。纵有好学者,亦不得其门而入。安有登堂入室之望哉。
       一晃,80年过去了,当年胡先生提出的问题,我们又真正解决了多少呢?
           
新华网摄影频道,2012年07月17日,当代中国摄影的危机
     
(8)九,科学在中国还没有生根
       “讲得过分一点,甚至可以说中国古代没有纯粹数学,都是应用数学。这是中国古代科学的一个缺点,这个缺点到现在还存在。应用当然很重要,但是许多科学领域的基本发现都在于基础科学。”
       ——陈省身,《纪陈》 P. 188
       “人往往从两个方面思考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人和自然的关系以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西方多考虑人和自然的关系,而中国人多考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西方人讲人与自然的关系,人要改造自然,就要求社会和自然不断地变化、进步,这样就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中国的孔子、儒家主要讲人际关系、讲稳定,不愿讲自然的基本规律以及人和自然的关系,想不到,也不鼓励讨论这些问题。所以在科学、哲学方面的发展不多,即使有,也多在应用方面。
       ——陈省身,《纪陈》 P. 183
       “科学在中国还没有生根。” 四十年后的今天,陈先生仍对我们讲这句话。
       ——陈省身,《纪陈》 P. 189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信仰,光靠科学是不够的。”
       ——陈省身,《纪陈》 P. 183
               
刘全慧,2011-06-08,数学界的玻尔——陈省身  精选

       

[9] 共产党员,2011-04-03,发人深思:贪官徐其耀误导儿子的一封信

http://www.creativedu.org/AnecdoteInfor.aspx?TID=1477

  6. 我们的社会无论外表怎样变化,其实质都是农民社会。

       谁迎合了农民谁就会成功。我们周围的人无论外表是什么,骨子里都是农民。农民的特点是目光短浅,注重眼前利益。所以你做事的方式方法必须具有农民特点,要搞短期效益,要鼠目寸光。一旦你把眼光放远,你就不属于这个群体了,后果可想而知。要多学习封建的那一套,比如拜个把兄弟什么的,这都不过分。

     

(10)刘亚洲:甲午之败并非海军之败,也非陆军之败,而是国家之败。

       甲午战争日本的胜利是制度的胜利。大清帝国的失败是制度的失败。鸦片战争一声炮响,唤醒了清朝的同时也唤醒了日本。中日两国同时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但两个国家学习西洋文明,一个从内心革新变化,另一个则止于外形。一个把外来的东西当饭吃,一个把外来的东西当衣穿。当饭吃的消化了,强身健体;当衣服穿的只撑起了一个模样。福泽谕吉说,一个民族要崛起,要改变三个方面:第一是人心的改变;第二是政治制度的改变;第三是器物的改变。这个顺序绝不能颠倒。如果颠倒,表面上看是走捷径,其实是走不通的。日本就是按照福泽谕吉这个顺序走的,而清朝则反着走。结果一个成功了,一个失败了。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曾分别接待过中国和日本两个代表团,后来有人问他对中日的看法,他指出,中国和日本的竞争,日本必胜,中国必败。他说:“日本到欧洲来的人,讨论各种学术,讲究政治原理,谋回国做根本的改造;而中国人到欧洲来,只问某厂的船炮造得如何,价值如何,买回去就算了。

参考消息网,2014-04-12,刘亚洲上将谈甲午战争:制度·战略·信仰·国运

http://china.cankaoxiaoxi.com/2014/0412/374132.shtml


(10)“凡事都要从研究事物的最基本的问题入手,在基本问题尚未弄清之前就跳入到研究解决实践问题,那迟早还得被迫回过头来研究解决那些最基本的问题。”

相关链接:

[1] 2013-10-01,[转载] 密尔求因果五法:《中国大百科全书》第一版、第二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729352.html

[2] 2015-11-15,[请教 关于] 关于49年后中国没有出现学术大师的原因的解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35371.html

[3] 2015-11-18,[请教] 文化是国家长期发展的核心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36406.html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36563.html

上一篇:[请教] 文化是国家长期发展的核心吗?
下一篇:俺创新能力的大展示:卡片机傻拍2015(76)

12 李学宽 刘全慧 杨学祥 王小平 张忆文 朱晓刚 刘炜 李毅伟 梁洪泽 王从彦 宁利中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3 09:3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