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关于评价与指标

已有 2341 次阅读 2015-7-12 10:30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科研机构,,,,团队和,,,工作者,,,评估,,,定量,,,,定性,,,专家,,实质,,,创新| 评估, 工作者, 定量, 科研机构, 团队和

关于评价与指标

           

傻子说之一:

100个雷锋,任你多独裁,还是雷锋精神;

反过来,

100个强盗,凭你再民主,还是强盗逻辑!

       

傻子说之二:

100个强盗做评委,雷锋一定不能当领导;

反过来,

100个雷锋做评委,强盗一定不能当领导。

             

**说:

   我梦见自己正在小学校的讲堂上预备作文,向老师请教立论的方法。

   “难!”老师从眼镜圈外斜射出眼光来,看着我,说。“我告诉你一件事——

   “一家人家生了一个男孩,合家高兴透顶了。满月的时候,抱出来给客人看,大概自然是想得一点好兆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发财的。’他于是得到一番感谢。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要做官的。’他于是收回几句恭维。

   “一个说:‘这孩子将来是要死的。’他于是得到一顿大家合力的痛打。

   “说要死的必然,说富贵的许谎。但说谎的得好报,说必然的遭打。你……”

   “我愿意既不说谎,也不遭打。那么,老师,我得怎么说呢?”

   “那么,你得说:‘啊呀!这孩子呵!您瞧!多么……。阿唷!哈哈!He he! He, he he he he!’”

一九二五年七月八日

印象一位大腕人士说:

谁去投票,和投票结果是什么,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谁去统计选票,以及如何统计!

   

    一次不公的司法判决比多次不法的行为为祸尤烈。不法行为弄脏的不过是水流,而不公的判决则将水源污染了。——《论司法》(9月8日名言)

    另一版本:一次不公正的审判,比十次犯罪所造成的危害还要尤烈,因为犯罪不过弄脏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败坏了水的源头。

          One foul sentence does more hurt than many foul examples. For these do but corrupt the stream; the other corrupt the fountain.

             

相关链接:

[1] 武夷山,2015-07-11,就《国家创新指数报告2014》答王大元博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904588.html

[2] 陈安,2015-07-11,“比”是万恶之源,是我国科学界无法实质创新的要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904624.html

[3] 武夷山,2015-07-11,对陈安博主评论的简要答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904637.html

[4] 贾伟,2015-07-12,中美科技评价指标的区别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65898-904743.html

[5] 陈安,2015-07-12,贾伟和金拓等博主的同行评议比阅读量和评论量更为我看重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3483-904793.html

[6] 武夷山,2015-07-12,重播:科技指标在科研绩效评价中的功与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904759.html

[6] 许培扬,2015-07-12,比----科教竞争的最大动力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80034-904768.html

[7] 赵美娣,2015-07-12,对评价指标的爱恨情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474-904831.html

         记得曾经看到过文双春老师的一篇博文:学术越评越掉价,其中介绍了一个著名的古德哈特定律(Goodhart's law),主要就是说,某种评价一旦被选择用来作决策时,这种评价就开始失去其价值了。这个定律原来是用来说银行、金融、经济等方面的指标的,后来人们发现它几乎适用于各领域的政策制定。一项社会指标或经济指标,一旦成为一个用以指引宏观政策制定的既定目标,那么该指标就会丧失其原本具有的信息价值。也就是说,它会逐渐变得不再有效,因为政策制定者会牺牲其他方面来强化这个指标,使得这个指标不再具有指示整体情况的作用。

[8] 王善勇,2015-07-12,全面减肥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692836-904794.html

         拿美国来讲,为什么在老美的高校科研评价可以由学术界同行来做?这里其实是有两个很大的前提的。第一,首先必须承认即使在美国学术圈也没有绝对地公平,但绝大多数科研人员是有基本的做人做事底线的,也就是说整体来讲是能做到相对公平公正的。至于说为什么能有这样一个底线?原因就更复杂了,其实已经超出了学术圈这个范畴。第二,除了做人做事的底线以外,美国学术圈之所以还能保证相对公平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圈子牛人太多,饼太大,谁也垄断不了整个资源,谁也不服谁,这就客观上起到了一种对学术权利腐败的制衡作用。

[9] 文双春,2013-05-02,能出院士不一定能出大师——学术越评越掉价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2323-685914.html

         英国经济学家Charles Goodhart在1975年发明了一个以他名字命名的Goodhart定律:某种评价一旦被选择用来作决策时,这种评价就开始失去其价值了。(Once a measure is chosen for making policy decisions, it begins to lose value as a measure)。

         学术评价也摆脱不了咱中国人都熟悉的一个魔咒:上有政策,下有对策。

         学术研究的本质是探究真理。

                                 

[10] 刘立,2015-04-23,NATURE“正确运用科学计量学进行科研评价十原则"[好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079-884649.html

         原则1:定量评估是为支撑定性的专家评估服务的,而不能取而代之。

         原则2:对科研机构、科研团队和科研工作者的评估,应参照(而不是脱离)他们当初制定的愿景和目标来进行。

[10.2] 刘立,2015-07-13,Nature: 恰当运用计量指标进行科研评价十原则[修改版]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71079-905012.html

[11] 中共广西区委党校 广西行政学院 ,2012-05-21,一个更形象的在经济学界内耳熟能详的狗屎GDP笑话

http://www.gxdx.gov.cn/newsview.asp?newsid=17718

         一天,两位满腹经纶、年轻有为的经济学家外出散步,边走边讨论经济学问题。突然,甲经济学家发现路边有一堆狗屎,就对乙经济学家说,你吃掉这堆狗屎,我给你5000万元。

    乙经济学家一听动了心,放下廉耻,扫除斯文,强忍恶臭,理性消费狗屎一堆,增加纯收入5000万元。

    甲经济学家一下子输掉5000万元,有点后悔,不好跟老婆交代,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只好认账。    

         两人继续散步,不料又看到了一堆狗屎。乙经济学家条件反射,顿觉腹中翻江倒海,恶臭难抑,忍不住反讥说:你把这堆吃掉,我也给你5000万元!

         甲经济学家赶紧趴下就吃,生怕其反悔5000万元就挣不回来了。  

    师兄理性消费“半个亿”后,两才俊相对而视,突然放声大哭:靠!招谁惹谁了?什么也没得着,白白吃了两堆狗屎!

    两位去求教他们的导师。不料,该经济学泰斗竟悲喜交集,兴奋地用颤抖的声音对两位得意门生说:师门幸甚!校门幸甚!国家幸甚!你们仅仅吃了两堆狗屎,就为我国的经济增长贡献了一个亿,一个亿啊!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04811.html

上一篇:免责声明
下一篇:酷到极致是什么?(无奈拍摄):卡片机傻拍2015(35)

17 刘立 蔡小宁 王小平 许培扬 陈楷翰 朱晓刚 赵美娣 张忆文 边媛媛 金耀初 韦玉程 陆绮 陆俊茜 李土荣 hnw48 dulizhi95 ybybyb3929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4 11: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