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走廊:追忆陈省身先生的足迹 精选

已有 28259 次阅读 2014-12-1 17:06 |系统分类:图片百科|关键词:陈省身,逝世,10,周年,纪念,南开,数学,图书馆| 纪念, 陈省身, 逝世, 周年, 南开

走廊:追忆陈省身先生的足迹

 

       今年12月3日是国际数学大师、著名教育家陈省身(Shiing-shen Chern,1911-10-26~2004-12-03)先生逝世10周年的纪念日。10年前的这天,即在2004年12月3日19时14分,陈先生病逝于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陈省身先生是整体微分几何大师,他的贡献与欧几里得、高斯、黎曼、嘉当比肩。

       1985年建立的南开数学研究所(名“陈省身数学研究所”),是陈省身先生创立的三个数学研究所之一。早在1978年,陈省身就流露出建立南开数学所的意愿。但美国国家数学研究所(Mathematical Sciences Research Institute,MSRI)坚持要陈省身任所长(1981-10-01~1984-08-31),故而无法脱身。1983年7月,邓小平同志亲自批准陈省身来华工作。1984年教育部聘请陈先生任南开大学数学研究所所长。1985年10月17日,南开数学研究所正式成立。陈先生在揭幕仪式上表达出强烈的意愿:希望中国出现欧几里得、高斯水平的伟大数学家。陈先生还向该所捐助一万多册藏书,以及5万美元的沃尔夫数学奖。

       陈省身还创办了南开数学图书馆,其老舍“逸夫馆”由邵夫先生1988年捐款港币三百万元,以及我国政府投入人民币七十万元修建而成。2005年8月之前,数学图书馆一直在这里运行。这是华北地区最大的数学图书馆。

       进入南开数学图书馆(老馆),要经过一个半露天的走廊。这是陈省身先生多次走过的地方。走廊的尽头,是图书馆的入口。上面至今悬挂着陈先生1991年冬天题写的“逸夫馆”牌匾。进入逸夫馆,一层就是当年图书馆的阅览室。

      我虽然不是学数学专业的,但数学却是少不了的。建馆初期的1990年前后,我曾多次来阅览室查阅资料。当后来我去北京某名牌大学查阅资料时,有关工作人员好奇地我为什么不去南开数学图书馆。在逸夫馆的阅览室里,我曾经两次近距离目睹陈省身先生的风采。最近的那次大约不到两米。今天还记得那个浙江口音:“把邵先生的画像挂在这里。把这个放到那里。”惭愧!其余的我没听得大懂。尽管说话时是背对我的,但陈先生走到这个位置的过程我是记忆犹新的。另一次目睹陈先生的记忆,是陈先生离开时邀请工作人员合影留念的情形,一个平易近人的热情形象。

       转眼就是20多年2004年11月2日命名的陈省身星(29552 Chern)已两次回归,国际数学联盟和陈省身基金会合作设立的陈省身奖已经5年(2009年6月1日)。

       今天,站在陈省身先生走过的走廊,仿佛看到了先生留下的深深脚印,仿佛看到了先生深邃的足迹,仿佛看到了先生为实现中国数学强国梦而鞠躬尽瘁的身影。

        1972年秋陈先生在《回国》一诗中写到:“飘零纸笔过一生,世誉犹如春梦痕。喜看家国成乐土,廿一世纪国无伦。”中国何时才能成为一个数学大国?陈先生的回答:

    “假以时日。”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一定会成为数学大国!历史一定会给出证明!

    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一定会出现像欧几里得、高斯这样伟大的数学家,出现超过高斯、柯西、希尔伯特、庞加莱的数学家!

 

  

(1)南开数学研究所图书馆(旧址)远眺。一层为数学图书馆阅览室。



(2)进入图书馆必须经过的走廊,左视图。



(3)进入图书馆必须经过的走廊,右视图。图中左侧白色建筑为图书馆。



(4)走廊:上午的阳光。



(5)走廊:下午的光线。



(6)图书馆的入口,上面悬挂陈先生手书牌匾“逸夫馆”。



(7)陈先生1991年冬手书牌匾“逸夫馆”的特写。


感谢您指正任何错误!

感谢南开大学的支持!


相关链接:

[1] 新华网,2011-10-25,《天津在南开大学纪念数学大师陈省身诞辰百年》

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11-10/25/c_122194436.htm

[2] 新华网,2011-10-25,《陈省身:“大师”二字这样写》

http://news.xinhuanet.com/edu/2011-10/25/c_122193249.htm

[3] 人民网,2004-12-04,《国际著名数学大师——陈省身教授》

http://www.people.com.cn/GB/news/37146/37147/3032819.html

[4] 人民网,2004-12-15,《陈省身简历》

http://www.people.com.cn/GB/keji/25509/41580/41581/3057211.html

[5] 人民网,2004-12-06,《陈省身访谈实录》

http://www.people.com.cn/GB/keji/25509/41580/41581/3035235.html

[6] 南开大学南开新闻网,2011-09-30,《陈省身先生生平》

http://news.nankai.edu.cn/xwzt/system/2011/09/30/000041642.shtml

[7] 赵宝起,张丽,高杨,文章来源:南开大学,2008-12-04,《陈省身来南开幕后》

http://news.enorth.com.cn/system/2008/12/03/003811964.shtml

http://news.nankai.edu.cn/zhxw/system/2008/12/03/000020526.shtml

http://www.cunews.edu.cn/Article/huabei/xiaoyuan/200812/37103.html

[8] 陈省身数学研究所,数学图书馆

http://www.mathlib.nankai.edu.cn/enchiridion.html

[9] 29552 Chern

http://en.wikipedia.org/wiki/29552_Chern

[10] Chern Medal Award

http://www.mathunion.org/general/prizes/chern/details/

   

感谢 Veteran11 提供下面的链接!

[11] 黎景辉. 六十自述[J]. 数学文化- 數學文化- Mathematical Culture,2011, 2(2): 18-22.

http://www.global-sci.org/mc/issues/2/no2/index.html

http://www.kaixin001.com/repaste/38378382_6653095033.html

多年后,在2003 年,陈先生请我到他家吃午饭,他谈到两件事。第一件事是从他夫妇俩和我吃鱼说起,我的感觉是他对夫人的早逝感到非常悲痛。第二件事,他是这么说的:“我们不能继续把学生送出国念博士,我们要加强自己的博士生的培训,我们要发展自我开发的数学,人家知道的不会白白的告诉你。”我听到他这番话,当下是有点儿吃惊的,因为这是跟多年前在南开起步时的指令是相当不同的。经历了二十年的光景,陈先生对中国数学的发展方略有新的想法。这令我想起了那天跟陈先生的会面之后的几个月,我在普林斯顿与志村先生的谈话,我深悟到中美学术交流的蜜月期已结束。

     

《中国科学报》,2014-12-05第八版:

http://news.sciencenet.cn/dz/dznews_photo.aspx?id=21931

感谢王剑老师!

 


   

被转载:

(1)求是网,2014-12-05,走廊:追忆陈省身先生的足迹

http://www.qstheory.cn/culture/2014-12/05/c_1113529344.htm

(2)清华大学校史馆 ›人物春秋 › 走廊:追忆陈省身先生的足迹

http://www.tsinghua.edu.cn/publish/xsg/8350/2014/20141205090400999247053/20141205090400999247053_.html

(3)南开大学校史网,2014-12-11,【专题】纪念陈省身先生逝世十周年

http://news.nankai.edu.cn/xs/system/2014/12/11/000213035.s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847719.html

上一篇:建议《国家科学评论》增加汉语标题、摘要、关键词等
下一篇:经典经济周期,俄罗斯大事,北半球气温

55 武夷山 张焱 谢平 黄秀清 徐耀 李伟钢 朱晓刚 李轻舟 孟祥溪 许培扬 赵美娣 沈律 李学宽 余昕 王小平 曾泳春 彭真明 罗教明 刘用生 王志宏 曹聪 于仲波 韦玉程 徐传胜 高亚军 陆俊茜 黄永义 秦四清 柳林涛 张晓良 李笑月 张球新 苏光松 李天成 刘全慧 邱嘉文 戴德昌 史晓雷 林耕 康建 陈冬生 刘炜 ybyb3929 biofans crossludo eastHL2008 gaoshannankai chc123456 ttee1 Majorite naoh13 blackrain007 Veteran11 htli forestryboy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4 23: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