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西方民主”的局限性与“组合预测”

已有 4756 次阅读 2014-9-24 16:3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西方民主,,局限性,,组合预测,,丘吉尔,,票仓,,,基层民众,,理性,,大饼,,阿罗不可能定理,,Arrow,Paradox| 局限性, 丘吉尔, 组合预测, 西方民主, 票仓

“西方民主”的局限性与“组合预测”

   

思考笔记,错误百出。请您指教!

   

一、时间序列组合预测里“简单平均法”的适用条件

Lilian M. de Menezes, Derek W.Bunn, James W. Taylor.Review of guidelines for the use of combined forecasts. European Journal of Operational Research, 2000, 120(1): 190-204.》第194页写到:

As it is widely accepted that only “good” forecasts should beincluded in a combination, strong differences in forecast error variancesbetween the individual forecasts are not to be expected. In such circumstances, it seems unlikely that a weighted average will outperform a simple averagecombination. 

 汉语直译:

 普遍认为,组合预测只能采用“好”的单项预测。各单项预测误差的方差差别很大,是不希望出现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不等权的组合预测不会胜过简单平均权重的组合。

 其基本含义:

 简单平均,就是大家权重相等的“一人一票”,在“各单项预测都有较好的预测效果”时,是很好的。如果大家的看法比较分散,即“各单项预测误差的方差差别很大”,“一人一票”的简单平均,就不如“权重不相等”的组合预测了。

   

二、西方民主的局限性

 “一人一票”的西方民主,看上去是有道理的。并且一直被某些人吹捧。但是,这种“民主”方法有其明显的局限性。除了阿罗不可能定理外,近年的历史考察,也逐步显现出西方民主的局限性:

 (1)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012725日,《美国存在缺陷的民主制度可以从中国学些什么?》

所以,即使那些有才干的领导人,像奥巴马总统,一旦获得领导地位,也会犯“新手的错误”,因为他们没有接受过适当的培训教他们如何在政府的最高层坐镇指挥。中国的领导人就不太会犯这样的错误,因为他们有经验而且接受过培训。

与之相反,在多党制民主制国家中,通过竞争性选举选出的领导人需要担心下一次选举,因此他们更加可能作出受短期政治考量影响的决定,因为这关系到他们能否再度当选。如果非选民的利益和选民的利益冲突,例如未来几代人,那他们的利益就不太可能受到重视。  (清华大学比较政治学教授丹尼尔·贝尔) 

 (2)丘吉尔

丘吉尔后来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称为“非必然的战争”,认为这次战争原本在开始时就可以轻易制止,但因英国人民的“不明智、麻痹大意和好心肠而让坏人重新武装”。

古希腊作家普鲁塔克的名言:“对他们的伟大人物忘恩负义,是强大民族的标志。”Ingratitude towards great men is the mark of a strong people.

《丘吉尔看二战:本可避免是愚蠢的公众逼出来的战争》

http://news.ifeng.com/history/shixueyuan/detail_2013_05/28/25788263_0.shtml 

丘吉尔说:“群众始终不了解这种最简单的经济事实,而一心想取得选票的领袖们,又不敢向他们说清楚。报纸和领袖们一样,反映和强调流行的见解。各国当权者没有人能超越或摆脱公众的愚昧之见,向选民宣布这种基本的、无情的事实。即使他们说了,恐怕也没有人相信。”

丘吉尔厌恶短视激烈、反复无常的民意。但他爱英国,也爱那些乱七八糟的选民。愿意为他们付出“血水、苦水、泪水、汗水”bloodtoiltears and sweat)。

 3)宋鲁郑,2014-08-29,《西方民主令印度永远落后中国》

 人类历史已经证明了两个凡是:

 凡是成功的发达国家,都是在完成现代化之后才实行的大众普选民主,选票是社会演进的最后一步。

 凡是现代化完成之前实行大众普选制度的,没有一个国家能够摆脱贫困走向现代化的。 

4)献曝野叟,2013-11-27,《中华知识分子的幼稚病》

“民主政体”确实有许多好处,但也存在一些致命弱点。例如,它的推销者没有解决:国家“民主化”之后的内乱,社会动荡、政局不稳、经济疲软、老百姓受苦,甚至连生命都没有保障……静观世界风云变幻,一些国家盲目照搬西方政体,结果水土不服,消化不良,先“破”而未能后“立”,国家实力损耗殆尽,人民失去对未来的希望……许多反面事例告诫我们,改变政体事关国家存亡,容不得一丝半点浮躁和盲动。前不久,“阿拉伯之春”实现了“民主政体”的国家个个都出现了衰败、倒退,无一幸免。特别是埃及,闹得武装清场,尸横遍地……这些都是中、小型国家,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如果发生动乱,国际社会将承10级海啸般的冲击!血的教训摆在眼前,难道不值得人们警醒!

“民主政体”另一个致命缺陷是“一人一票”竞选,政党及其领袖基本上靠“贿赂选民”取得执政权最大“票仓”的基层民众并非人人都是“理性的选民”,他们只认“大饼”,谁开出的福利条件最惠,就投谁的票;政客们则不顾国力和财力,超前许诺,开“空头支票”,先上了台再说。于是,福利轮番上涨,许多国家福利好得不要参加任何工作和劳动,就可以吃香喝辣,有房住,有钱花,过着“幸福生活”……上台后的政客为了兑现承诺,只好寅支卯粮,到处借债,最终泡沫破灭,国家沦落到破产的边缘……典型的就是希腊等国家被福利宠成“懒人的国度”,由政府免费培养的大学生毕业后不是去参加工作,回报社会,而是继续躺在国家的福利温床上,过着饱食终日、无所事事、悠哉游哉的生活……希腊是现代民主的发祥地,在某些人的眼中“民主”既然“好得不得了”,为什么弄得国家濒临破产呢?

够了,只此两条,就足以让我们对开出“民主政体”这个药方百倍警惕。 

 (5)施一公, 2014-08-14,《施一公:八面玲珑的人难做科学家》

 *,在结束之前再把我认为总结科学研究的一些感受写出来,不一定对,但是这是我自己深信无疑的。

 第一句话,我觉得在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中,*,真理永远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里,*

 第二句话,科学发展,从来不遵从民主的原则,*

 第三句话,在科学研究中,能够预测的已经不是创新了,*

  

三、民主的实质

 民主一词源于古希腊的“demos”,原意为人民。其本意是:

在民主制度下,公民拥有超越立法者和政府的最高主权。

 

必须保证和发展人民当家作主,这是实质的民主。

目前“评价一个国家政治制度是不是民主的、有效的,主要看***”。人家讲的很好,用不着俺多说了。 

 

附录:阿罗不可能定理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7%BD%97%E6%82%96%E8%AE%BA

 阿罗悖论(Arrow Paradox)又称作阿罗不可能定理(Arrow's impossibilitytheorem),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肯尼斯·阿罗的结论:

 如果我们排除了人际效用的可比性,而且在一个相当广的范围内对任何个人偏好排序集合都有定义,那么把个人偏好总合为社会偏好的最理想的方法,要么是强加的,要么是独裁的。

 不可能存在一种社会选择机制,使个人偏好通过多数票规则转换为成社会偏好。

   The Sveriges Riksbank Prize in Economic Sciences in Memory of AlfredNobel 1972, Kenneth J. Arrow

http://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economic-sciences/laureates/1972/

http://www.nobelprize.org/nobel_prizes/economic-sciences/laureates/1972/arrow-facts.html

 

相关链接

[1] 2010-08-09,《Kenneth J. Arrow 与民主的缺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351288.html

[2] 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2012725日,《美国存在缺陷的民主制度可以从中国学些什么?》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07/26/c_123469760.htm

[3] 宋鲁郑,2014-08-29,《西方民主令印度永远落后中国》

http://www.guancha.cn/song-lu-zheng/2014_08_29_261757_s.shtml

[4] 献曝野叟,2013-11-27,《中华知识分子的幼稚病》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9659452&boardid=2

[5] 施一公,2014-08-14,《施一公:八面玲珑的人难做科学家》

http://www.scientists.org.cn/jj/646.j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830457.html

上一篇:沉痛悼念逝去的孩子
下一篇:科学与文明的曙光!

24 邱嘉文 武夷山 许培扬 张忆文 陈楷翰 陈小润 王小平 吕乃基 庄世宇 范秀山 孟浩 李土荣 边媛媛 汪晓军 李天成 朱晓刚 秦逸人 戴德昌 XuexingLu 好象 Wanmingfu cloudyou ybyb3929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4 04:0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