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同行评议”:施一公老师的*论

已有 4033 次阅读 2014-8-16 11:4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同行评议,,,施一公,,,真理,,民主,,毛泽东,,丘吉尔,阿罗不可能性定理,,卢梭| 施一公, 毛泽东, 民主, 同行评议, 真理

“同行评议”:施一公老师的*论

 

要点转载

      《科学家》网站 2014-08-14 发表的《施一公:八面玲珑的人难做科学家》

http://www.scientists.org.cn/jj/646.jhtml


      第一句话,我觉得在对未知世界的探索中,*,真理永远掌握在极少数人的手里,*。

      第二句话,科学发展,从来不遵从民主的原则,*。

      第三句话,在科学研究中,能够预测的已经不是创新了,*。

 

简评

      可见,同行评议用落后来限制先进的本质,其罪恶本性,不仅普朗克早就怒斥,今天著名的施一公教授也表现出极大的怀疑。

 

历史

      (1)在井冈山、江西瑞金,代表着正确方向的伟大领袖毛泽东,数次“被”民主地同行评议掉:靠数万红军战士的生命和鲜血,才在遵义会议挽回这些民主的同行评议的恶果。

      (2)苏格拉底,最后被雅典法庭以侮辱雅典神和腐蚀雅典青年思想之罪名判处死刑。

http://baike.baidu.com/subview/1091/6055966.htm

      (3)阿罗悖论(Arrow Paradox)又称作阿罗不可能定理(Arrow's impossibility theorem),美国斯坦福大学教授肯尼斯·阿罗的结论:

  如果我们排除了人际效用的可比性,而且在一个相当广的范围内对任何个人偏好排序集合都有定义,那么把个人偏好总合为社会偏好的最理想的方法,要么是强加的,要么是独裁的。

        不可能存在一种社会选择机制,使个人偏好通过多数票规则转换为成社会偏好。

http://zh.wikipedia.org/wiki/%E9%98%BF%E7%BD%97%E6%82%96%E8%AE%BA

    随着候选人和选民的增加,“形式的民主”必将越来越远离“实质的民主”。

   “人是不可靠的”这句话,在这里又有了新的注解。不仅处于权力巅峰上的当权者有可能是不可靠的监督群体的“人”,同样也可能是不可靠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351288.html

       (4)民主真的是完美的事物吗?答案是否定的!即便是欧洲文艺复兴的先驱——卢梭也不认为全民民主是一个好的模式。他很早就预言(全民)民主容易造成民众暴乱和社会动荡,这在法国大革命后期、当今的埃及都得到了很好的证明!

http://www.qstheory.cn/lg/xszh/201308/t20130808_257764.htm

     (5)丘吉尔后来将第二次世界大战称为“非必然的战争”,认为这次战争原本在开始时就可以轻易制止,但因英国人民的“不明智、麻痹大意和好心肠而让坏人重新武装”。

   古希腊作家普鲁塔克的名言:“对他们的伟大人物忘恩负义,是强大民族的标志。”(Ingratitude towards great men is the mark of a strong people.)

《丘吉尔看二战:本可避免 是愚蠢的公众逼出来的战争》

http://news.ifeng.com/history/shixueyuan/detail_2013_05/28/25788263_0.shtml

   丘吉尔说:“群众始终不了解这种最简单的经济事实,一心想取得选票的领袖们,又不敢向他们清楚报纸和领袖们一样,反映和强调流行的见解。各国当权者没有人能超越或摆脱公众的愚昧之见,向选民宣布这种基本的、无情的事实。即使他们说了,恐怕也没有人相信。”

      丘吉尔厌恶短视激烈、反复无常的民意。但他爱英国,也爱那些乱七八糟的选民。愿意为他们付出“血水、苦水、泪水、汗水”(blood,toil,tears and sweat)。

      (6)美国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对“效率低下”的民主政治体制提出质疑:美国是否已从一个民主政体变成了一个“否决政体”——从一种旨在防止当政者集中过多权力的制度,变成了一个谁都无法集中足够权力从而作出重要决定的制度?

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14-02/28/c_119539496.htm

      (7)学生对教师的教学有意见,该如何处理?

      苏联专家巴巴诺夫认为:必理睬学生的意见,学生不懂教学,岂可受他们的意见左右。

      叶企孙则不同,他坚持与苏联专家相同的正确的一方面,即教育工作必须由懂教育规律的名师决定一切,不能让年轻不懂教育的学生牵着鼻子走,受他们的影响。但是又要经常听学生的意见,与他们谈心,吸取学生有益的意见,考察教学的实际效果。(p331-332)

《叶企孙:尊师重教和科研教学关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3426-815631.html

 

————————————————————————————

真理(客观规律)是客观的,不是主观的!

100个雷锋,任你再独裁,还是雷锋精神;

100个强盗,凭你再民主,还是强盗逻辑!

第一位的是个人观点的正确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819946.html

上一篇:“同行评议”:从居里夫人、爱因斯坦,到萨克斯与罗斯福
下一篇:[请教] 中国有其它的“第二代牛顿苹果树”吗?

28 赵斌 庄世宇 朱晓刚 陈楷翰 檀成龙 张忆文 高友鹤 罗教明 林中祥 田云川 张强 徐耀 赵凤光 吴浩宇 汪晓军 赵美娣 姚小鸥 王小平 李天成 戴德昌 邢志忠 孟浩 王腾 truth21ct zuobuli dulizhi95 gaoshannankai tm66jjbj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4 02:21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