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裸•被裸●诺贝尔奖⊙世界大奖

已有 8434 次阅读 2012-10-12 12:49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裸,被裸,诺贝尔奖,世界大奖,,莫言,姜文,张艺谋,Kobilka,,山中伸弥,van,Gogh| 莫言, 诺贝尔奖, 姜文, 世界大奖, 被裸

被裸诺贝尔奖世界大奖

 
   
艺术(以及科学)的价值与金钱毫不相干。
The importance of art has nothing whatsoever to do with money.
但是,与世界大奖紧密相关!  
”与“”,都是得到世界大奖的条件。
 

主动裸,得奖快。

《莫言张艺谋半裸旧照曝光 莫言文艺范十足》
http://edu.cnr.cn/syjdt/201210/t20121012_511105188.html
 
于是,莫言折桂2012诺贝尔文学奖,连《新华网》都祝贺。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10/12/c_113350558.htm

并且,姜文、张艺谋早就获奖累累:
姜文(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A7%9C%E6%96%87
张艺谋(维基百科)
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C%A0%E8%89%BA%E8%B0%8B
           
被动裸,得奖也不慢。
 
       (1)2012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Brian Kobilka:“现在每年都还在担心funding的问题(可能是被那几年搞怕了)”。
       (2)2012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山中伸弥:“2014年他的国家科研基金就要到期,之后的经费还没有着落,煞是着急。”
       (3)2010年Grigori Perelman 拒绝了 Clay Mathematics Institute 的 Millennium Prize(100万美圆):“It is not people who break ethical standards who are regarded as aliens, he said. It is people like me who are isolated.”“不是那些违背道德标准的人被看作异类,”他说,“而是象我这样的人被孤立起来。”
 

不裸,得奖会很慢。
 
反过来,梵高(Vincent van Gogh)没有认识到裸的重要性,当了丐帮污衣派。死后才能出名得奖。
宁可衣着褴褛,包上耳朵,也不肯裸:
Vincent van Gogh. Self-Portrait with Bandaged Ear. January 1889. Oil on canvas.
Courtauld Institute Galleries, London, UK
http://www.abcgallery.com/V/vangogh/vangogh40.html
 
赶快裸吧!
晚裸,不如早裸。
没有最裸,只有更裸!
 

结论:
“裸”与“被裸”,都是得到世界大奖的重要条件!
 
相关链接:
[1] 《恐怖与恐惧的 pure scientist (纯粹的科学家》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07667&do=blog&quickforward=1&id=621707
 
[2] 《Grigori Perelman: Millennium Prize of Clay Mathematics Institute 与天才的心灵》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304994.html
 
[3] 《科技与钱:想起了van Gogh》
http://bbs.sciencenet.cn/blog-107667-301257.html
 
[4] First Clay Mathematics Institute Millennium Prize Announced 《Prize for Resolution of the Poincaré Conjecture Awarded to Dr. Grigoriy Perelman》
http://www.claymath.org/millennium/
 
[5] 《在中国大陆,中年男人裸奔犯法吗?》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07667&do=blog&id=620620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621804.html

上一篇:恐怖与恐惧的 pure scientist (纯粹的科学家)
下一篇:同行评议:合理吗?

9 杨月琴 吴飞鹏 杨民力 王号 曹广福 饶海 张树风 张天翼 刘全慧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8 13:4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