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转载] 刘国纬:我对空中调水的几点看法

已有 467 次阅读 2018-11-24 11:08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刘国纬, 空中调水, 几点, 看法, 西北地区 |文章来源:转载

[转载] 刘国纬:我对空中调水的几点看法

2018-03-03

http://www.vccoo.com/v/91rn28

https://tieba.baidu.com/p/5857486288?red_tag=2006650328


    1983 月间,我收到水利部科技司发来一份文件,其中附有时任中国投资银行行长乔培新先生和青海省省长黄静波先生等20 人联名向全国政协六届一次会议提交的《关于从空中调剂、调动雨量作为重要科研项目列入<长远规划>》的提案(提案第0960 号),要求我在两周内对该提案写出意见。大约在1995 年全国政协八届三次会议上,时任上海大学校长的钱伟长教授也提出了叫作“改天换地计划”的类似提案,水利部国科司也要我写一个供答复参考的书面意见。

    这些提案的主要意思是,在中国西南喜马拉雅山一带炸出一些缺口,把孟加拉湾的暖湿气流引入中国西北地区,以期增加西北地区的降水,改善干旱环境。我注意到,此类想法也常常见诸报端和一些人士的议论中。

    于是我觉得似有必要把当时写的几点答复的要点意见追述如下。

    ▋提案放眼东亚大陆和海洋,试图从根本上改善中国西北干旱环境,视野宽阔,极富想象力。其实,早在明代以周文王和周武王讨伐商纣为背景的小说《封神演义》中已有了“呼风唤雨”的描写。

    从地质学得知,在距今250万~340 万年的上新世,青藏高原尚未隆起,那时中国西部地区高程在500~1000 m 之间,气候温和,雨量充沛,这已为大量出土的三趾马化石所证实。继后随着青藏运动使青藏地区隆升,尤其在青藏高原隆升到达海拔3500 m 高度以上时,我国西北地区才变成干旱沙漠环境。可见西北干旱地区的形成的确是青藏高原的形成与不断隆升所致。

    ▋就现代来看,要想通过在喜马拉雅山炸开一些缺口引进西南气流的设想,至少有以下几个科学问题和工程问题值得研究。

    首先,倘若炸开了足够大的缺口,对中国现代季风环流会产生怎样的影响?进而对中东部地区的气候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气候模式模拟的结果表明[1],在青藏高原不存在时,东亚大陆冬季的西伯利亚高压和夏季的印度低压均不存在,因此近地面现代冬夏季风也不存在,东部的季风也不存在。当青藏高原上升达到2000 m 左右时,出现了与现代季风环流相近的高低压分布。在昆黄运动时期(距今120 ~60 万年),青藏高原上升达到3000 ~ 3500 m,此时西风以爬越高原的气流为主转变为以绕过高原的气流为主,西风在越过高原时发生分流,并在长江中下游汇合。当共和运动期间(距今15 万年),青藏高原上升到5000 ~ 6000 m,冬季风进一步加强,西北地区变得更加干燥,并影响到中国东南部。可见,青藏高原对中国现代季风的形成、发展有重要作用,并进而控制着中国西北和中东部的气候。因此,在喜马拉雅山炸开缺口会对中国中东部气候产生怎样的影响,是一个必须回答的问题。

    其次,倘若通过控制被炸开缺口的规模和布局,使既不致对近地层季风产生显著影响,且西南气流可部分进入西北地区,则仍有两个问题值得讨论:西南气流在向北爬升输送的过程中,其所携带的水汽将大部分作为雨雪消耗在沿途,很少能达西北腹地,这已被流经横断山脉的怒江、澜沧江等河流所证实;我国西北地区地处北纬40°~45°间的西风急流带(也称咆哮西风带),进入这一地带上空的水汽随西风气流“穿堂而过”,致雨(雪)的效率小于10%[2]。因此,难以实现期望的效果。

    最后,工程巨大且后果难以预测。毋庸置疑,如此大的工程恐非核爆炸难以实施。然而,西南地区地壳运动活跃,是我国地震高发区,巨大的爆破可能引起强烈的地震,波及的区域广大,带来严重人员伤亡及财产损失。而且,这一切皆是难以事先预测和控制的。

    ▋综上所述,通过在喜马拉雅山地实施爆破工程以达到引西南暖湿气流入西北地区,改善西北地区干旱环境的设想,虽极富想象力,但其科学问题和可行性是值得超长期慎重研究和论证的。

   

【参考文献】

[1] 张兰生,等. 中国古地理. 北京:科学出版社,2012.

[2] 刘国纬. 水文循环的大气过程. 北京:科学出版社,1997.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相关链接:

[1] 2018-04-09,张德二:1983年“空中调水计划”的追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47950.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47952.html

上一篇:[转载] 张德二:1983年“空中调水计划”的追忆
下一篇:不能吃的森林苹果:卡片机傻拍2018(173)

2 檀成龙 杨悦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21 04: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