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千万不要“诺奖基金之三:基金的评审与经费预算”

已有 940 次阅读 2018-10-20 13:5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千万, 不要, 设立, 长期, 诺奖基金

Zenas 公理的一般形式:

1)科技发展,具有独立于人类而客观存在的规律性。

2)同行评审,是用“旧知识”去评“新知识”,从而具有阻碍创新的天然特性。

3)大量的历史经验表明:新领域大多由拿小钱或不拿钱的人开创钱堆不出创新。

          

法国大数学家庞加莱(Jules Henri Poincaré,1854-04-29 ~ 1912-07-17

“要想预见数学的未来,正确的方法是研究它的历史和现状。”

     

千万不要“诺奖基金之三:

基金的评审与经费预算”

          

纯洁善良的陈德旺博主进一步说:

《诺奖基金之三:基金的评审与经费预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940-1141378.html

俺进一步以为:千万不要!!

             

【把基金委相关学科(与诺奖有关的学科)的优青、杰青、重点和重大项目取消,】

感觉不太合适。

这些项目里面,有不少是面对我国发展重要需求的,尽管它们不是为了诺贝尔奖。     

诺奖基金(钱)本身不会犯错,但是,人会犯错。

    酒不醉人人自醉,

    花不迷人人自迷。

    奇迹年的牛顿、爱因斯坦,在操场破木棚里提炼镭时期的居里夫妇,“诺奖基金”假如发给他们的话,一定会促进人类进步。

       

    然而,真实的历史却是:

    (1)“奇迹年”这个拉丁语词annus mirabilis)原本就是用来称呼牛顿的1666年的,后来也被用来称呼爱因斯坦的1905年。

    施塔赫尔(John Stachel)比较了牛顿和爱因斯坦这两个“奇迹年”的多项异同,但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共同点,却完全没有被注意到,这个共同点也是经常被后来的科学家们有意无意忽略的,那就是——牛顿和爱因斯坦创造奇迹时,都没有用过一分钱的“科研经费”!

    其实,牛顿、爱因斯坦“奇迹年”的直接原因:没有“同行评议”

  (2)居里夫人后来在接受美国女权杂志记者麦隆内夫人采访时,回顾自己科研之路的艰辛:“我们(指居里夫妇)差不多花了四年时间才取得了在化学方面所要求的那些科学证据,证明了镭确实是一种新元素。如果我有足够的研究条件,做这同样的事情也许只需要一年。


诺奖基金(钱)本身不会犯错,人会犯错。

核心还是“评议”(同行评审)。

    同行专家,用已知的旧知识,来衡量未知的新知识。结果只有一个:阻碍真正的创新。

    所以,丁肇中说:  

    “经验,至少对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专家,更没有意义。

客观规律是客观的,独立于人而自然存在。

先进的科学真理,几乎必然在少数人手里。

    所以,《论语》里: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①,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②,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孔子说:“未必可以。不如是全乡中的好人都喜欢他,坏人都讨厌他。

“为天才留空间,为中才立规矩,为庸才找出路”!

不做汪精卫,不学阿Q

                         

“钱穆制度陷阱”,好像在科技评审里已经出现了。

    丁肇中说:

    科学,只有推翻了旧理论,才能不断向前走。

    曾经,在丁肇中实验的某一领域,专家们给出了200余种理论。有人问他哪个是对的,该怎么办?他回答:“不怎么办,继续做实验。”他说,“经验,至少对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专家,更没有意义。


    所以我做实验的第一个结论是:不要盲从专家的结论。我之前什么实验也没做过,这是我的第一个实验。另外两个队伍都是有名的科学家,结果都是错的。

    这个实验不受世界上所有物理学家的欢迎。理论物理学家都相信只有三种夸克。原因很简单,因为三种夸克已经可以解释所有当时已知的物理现象;而实验物理学家认为,没有人能做出这样困难的实验。所以这个实验几乎被世界上所有的实验室所拒绝。1970年,美国布鲁克海文国家实验室接受了我的实验。

    我做实验的第二点体会是:做基础研究,要对自己有信心,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不要因为大多数人的反对而改变。我做实验已经多于五十年了,每一个实验都受到大量的人反对,可是我“容忍”别人错误的判断。


相关链接:

[1] 科学网,2014-10-21,丁肇中:一生最重要选择就是只做一件事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4/10/305802.shtm

    现场有中科院青年教师问:“如果实验结果与预期不同怎么办?”

    “那就对了!”这个答案让在场不少人听起来有些意外,丁肇中解释道,如果实验与理论相同,那将是一件非常不幸的事情。科学,只有推翻了旧理论,才能不断向前走。

    曾经,在丁肇中实验的某一领域,专家们给出了200余种理论。有人问他哪个是对的,该怎么办?他回答:“不怎么办,继续做实验。”他说,“经验,至少对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专家,更没有意义。”

[2] 凤凰网,2018-07-08,丁肇中:中国科学家有成绩就升官 是误入歧途

http://news.ifeng.com/a/20180708/59056030_0.shtml

    科学是多数服从少数,只有少数人把多数人的观念推翻以后,科学才能向前发展。因此,专家评审并不是绝对有用的。因为,专家评审是依靠现有的知识,而科学的发展是推翻现有的知识。所以受到别人的反对是很好的事情。

[3] 周雁翎,2015-10-23,“三无”科学家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2499505-930372.html

[4] 江晓原,2009-12-28,爱因斯坦:曾经的超级“民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5f2bc80100gyz0.html

[5] 2018-03-14,牛顿、爱因斯坦“奇迹年”的直接原因:没有“同行评议”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03814.html

[6] 2018-10-16,[负能量] 人类科技教育(状态)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41161.html

本组博文链接:

[1] 陈德旺,2018-10-17,诺奖基金之三:基金的评审与经费预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940-1141378.html

[2] 陈德旺,2018-10-14,诺奖基金之二:应该如何设?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940-1140798.html

[3] 2018-10-15,千万不要“诺奖基金之二:应该如何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40972.html

[4] 陈德旺,2018-10-12,设立长期资助的诺奖基金已经刻不容缓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7940-1140471.html

[5] 2018-10-12,千万不要“设立长期资助的诺奖基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40485.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141864.html

上一篇:[建议] 李学宽:让内地圈养的羊也吃些碱蓬草,羊肉会不会像新疆的一样好吃
下一篇:恭贺杨恩泽教授百岁华诞

12 郑永军 朱晓刚 秦四清 梁洪泽 李由 代恒伟 宁利中 何海 张忆文 陈德旺 蒋继平 张国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5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5 08: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