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博文《全球最高引100篇文章系统分析》读后感

已有 3431 次阅读 2017-11-28 11:36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关键词:论文,,,,,,,,,,引用量,,,,,,,,,,水平,,,,,,,,,,无关,,,,,,,,,,瞎评,,,,,,,,,,不评| 论文, 水平, 瞎评, 无关, 引用量

    英国哲学家培根说:“一次不公正的审判,其恶果甚至超过十次犯罪。因为犯罪虽是无视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流,而不公正的审判则毁坏法律——好比污染了水源。”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引用培根这段话,其中的道理十分深刻。

新华网,2017-08-21,《法治中国》第四集:公正司法(上)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17-08/21/c_1121519259.htm

新华社,2017-08-23,辛识平:让公平正义之光照耀每一个人

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17-08/23/c_1121531802.htm

               

博文《全球最高引100篇文章系统分析(1亿篇文章筛选出来,总共分7档)》读后感

感谢该文作者们的统计数据!下文是针对这些统计数据的不当使用的忧虑。

评价科学,不能像评价生产大米、砖头那样论斤计量。

             

一、统计数据

    根据2017-11-26 精选博文《全球最高引100篇文章系统分析(1亿篇文章筛选出来,总共分7档)》的“图.2 所有文章的归档分类”,可见引用次数≥500的论文有92411篇(9万多)。这是对1874-2018年之间(接近145年)发表的120611782(1.2亿多)论文统计的结果。

    这9万多篇论文了,是否包含了300多项的诺贝尔奖首创论文?30多项沃尔夫数学奖的首创论文?

           

    一个可以参考的其它统计,即2014年10月29日的《自然》新闻发表标题“The top 100 papers”的新闻,表明:

    “发现高温超导体,确定DNA双螺旋结构,首次观测到宇宙膨胀加速……这些科研突破都收获了诺贝尔奖和国际声望,但是报告这些发现的论文却无一跻身有史以来引用次数最高的百篇论文之列。

             

        2016-07的一项调查表明:科学家的职业正在被不恰当的激励所绑架,其结果是损害科学。(their careers are being hijacked by perverse incentives. )

       

    因此,不恰当的评价导向,会通过“组织”的方式有力地加快谬误的传播,造成对人类文明更大的伤害。

    正如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1561-02-22 ~ 1626-04-09)说:

    一次不公的司法判决比多次不法的行为为祸尤烈。不法行为弄脏的不过是水流,而不公的判决则将水源污染了。

                     

二、疑问与困惑

    诺贝尔科学奖已经颁发 110多次了,有超过 330项的科技成果被授予诺贝尔奖。这些获奖原始成果都发表在哪里?

    从1978年开始颁发的沃尔夫数学奖快 40了,这些获奖原始成果都发表在哪里?

    其它重要的世界科技大奖,其获奖原始成果都发表在哪里?

         2012-09-25,[请教] 世界科学大奖成果,都发表在哪里?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616591.html

               

        2012-10-18 12:34,我在武夷山老师的《科学计量学开放基金申请本月底截止,有意者抓紧时间啊!(2012年ISTIC-THOMSON REUTERS 科学计量学联合实验室开放基金申请指南)》里评论:

    《[请教] 世界科学大奖成果,都发表在哪里?》

         http://blog.sciencenet.cn/home.php?mod=space&uid=107667&do=blog&id=616591  

    假如还没有他人研究,真诚建议您所申请课题进行研究。  

    我懂一点数理统计学和稳健统计,可以帮您处理数据。


                 

科技评价,还真是个难题!

               

三、普朗克定理与“论斤计量”

        1948年普朗克(Max Karl Ernst Ludwig Planck,1858-04-23 ~  1947-10-04)死后留下的绝望哀鸣:

        一个新的科学真理的胜利,不是通过说服其反对者让他们明白过来而实现的,而是由于其反对者最终死去,与此同时熟悉这个真理的新一代成长起来了。

           

    苏联米·阿·克拉契柯教授1960年说:

    无论是理论科学还是应用科学,解决问题才是重要的。评价科学,不能像评价生产大米、砖头那样论斤计量。“在科学作品方面,数量指标起不了特别的作用,无论如何也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对每一个科学作品来说,最主要的是质量,也就是向自然界提出的问题的回答充分程度如何和所得答案的可靠程度如何。”

                   

相关链接:

[1] 刘明明,2017-11-26,全球最高引100篇文章系统分析(1亿篇文章筛选出来,JBC杂志最多)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1395-1086912.html

[2] 武夷山,2016-04-07,短期引用与长期引用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968350.html

[3] 2014年10月29日,《自然》发表新闻 The top 100 papers(史上引用次数最高的100篇论文),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wNTAyMDY0MQ==&mid=2652544883&idx=1&sn=eb9d0275e0d58b093eceb35c6b0078b8&chksm=80cd31fdb7bab8ebe53da56cd74b5d562ec52ab43c4079a13ef60cba5359491f9297b3f71b32&mpshare=1&scene=1&srcid=0109o31qgx1DQut8PRCK3VkJ#rd

    发现高温超导体,确定DNA双螺旋结构,首次观测到宇宙膨胀加速……这些科研突破都收获了诺贝尔奖和国际声望,但是报告这些发现的论文却无一跻身有史以来引用次数最高的百篇论文之列。

[4] 2017年4月27日,《自然》发表 Blinkered by bibliometrics,证实:

    在发表之后的前3年,高创新性论文成为前1%的高被引论文的可能性低于低创新性论文,3年之后实现赶超,发表15年后,比低创新性论文高将近60%。同时,高创新性论文也倾向于发表在影响因子较低的期刊上。目前依赖短期评价指标的评价系统将大大低估这些具有更高的、更长期的影响力的研究。

[5] 周健,2016-09-11,科学面临的七大问题及出路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248178-1002186.html

    科学家的职业正在被不恰当的激励所绑架,其结果是损害科学。

[5-2] The 7 biggest problems facing science, according to 270 scientists, by Julia Belluz, Brad Plumer, and Brian Resnick on September 7, 2016

http://www.vox.com/2016/7/14/12016710/science-challeges-research-funding-peer-review-process

        their careers are being hijacked by perverse incentives.

[6] 孙小淳,2013-10-06,苏联专家谈中国的“科学文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1670-730496.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45476.html

    他认为无论是理论科学还是应用科学,解决问题才是重要的。评价科学,不能像评价生产大米、砖头那样论斤计量。“在科学作品方面,数量指标起不了特别的作用,无论如何也起不了决定性的作用,对每一个科学作品来说,最主要的是质量,也就是向自然界提出的问题的回答充分程度如何和所得答案的可靠程度如何。

[7] 2014-06-11,炒冷饭:普朗克定理 Planck Theorem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802432.html

1948发出的绝望哀鸣:

    一个新的科学真理的胜利,不是通过说服其反对者让他们明白过来而实现的,而是由于其反对者最终死去,与此同时熟悉这个真理的新一代成长起来了。

[8] 2017-6-18,Zenas 公理:2017年继续领跑世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61527.html

[9] 2017-11-12,[负能量] 反思目前科学危机与科技评价(《科学网》博文链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84895.html

[10] 2017-11-12,[随想] 科技教育评价:瞎评,不如不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84943.html

[11] 2017-06-01,科技评价的可能会遇到的几个实质性困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58444.html

[12] 2017-10-03,[阅读笔记] 西方民主的局限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79007.html

[13] 武夷山,2012-10-18,科学计量学开放基金申请本月底截止,有意者抓紧时间啊!(2012年ISTIC-THOMSON REUTERS 科学计量学联合实验室开放基金申请指南)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557-623753.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87243.html

上一篇:同行评议:克罗内克与康托的集合论
下一篇:《科学网》博克第 10 年开始!(俺在科学网开始第10年)

14 王从彦 赵美娣 秦四清 尤明庆 侯成亚 宁利中 张忆文 黄秀清 李学宽 谢力 许培扬 朱晓刚 郭景涛 dulizhi95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1 19:3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