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阅读笔记] 西方民主的局限性

已有 2169 次阅读 2017-10-3 19:57 |系统分类:博客资讯|关键词:好人,,,,,,,,,好官,,,,,,,,,,,,善恶,,,,,,,,,好恶,,,,,,,,,,,,民意| 善恶, 民意, 好人, 好恶, 好官

     科学的态度是“实事求是”,“自以为是”和“好为人师”那样狂妄的态度是决不能解决问题的。我们民族的灾难深重极了,惟有科学的态度和负责的精神,能够引导我们民族到解放之路。真理只有一个,而究竟谁发现了真理,不依靠主观的夸张,而依靠客观的实践。----求是理论网 > 资料 > 理论著作 > 毛泽东选集第二卷 > 新民主主义论, http://www.qstheory.cn/zl/llzz/mzdxjd2j/200906/t20090630_4053.htm

                              

[阅读笔记] 西方民主的局限性

                  

(1)人民网,2006-10-14,鲁迅为何离开仙台?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9157/49165/4918476.html

  1906年3月,鲁迅申请从仙台医科专门学校退学,得到批准,再赴东京,从事文艺运动。鲁迅为何做出弃医从文的选择,离开仙台?鲁迅不止一次做过解释,譬如《呐喊·自序》里就说,在课间放映日俄战争时中国人被砍头示众的幻灯片之后,“我便觉得医学并非一件紧要事,凡是愚弱的国民,即使体格如何健全,如何茁壮,也只能做毫无意义的示众的材料和看客,病死多少是不必以为不幸的。所以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而善于改变精神的是,我那时以为当然要推文艺,于是想提倡文艺运动了”。

             

(2)王东京,2006,中国官场三大定律——对现行干部体制的经济学解释 

http://theory.people.com.cn/GB/40764/67930/67931/4594349.html

     可问题也就出在这里,时下做官,要看民意。可“民意”是一个复合概念,人上一百,心态各异。那些敢做事的好官,只要做事,保不准就会得罪什么人。尽管这些人不一定是坏人,但利益所系,必是如此。俗话说,众口难调,五个指头伸出来,也不一般齐。同一件事情,由于人们利益不同,有人说好,就有人说坏。若是搞起民主测评来,做事的,就往往比不过那些不做事的。站在经济学的角度看,这又是另一种民主失灵。所以人们选官,既要民主,但又不能迷信民主;要看选票,但又不能只比选票。正确的办法应是,坚持多数人选人与“多数通过”规则,并在民主的基础上实行集中。我们的社会,毕竟好人是多数,坏人是少数。如有70%选民通过,就已是一个好官;相反,如果有了100%的选票,也许此人是一个“好人”,但作为一个官,就要大打折扣了。

                 

(3)论语注释: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http://www.lxttv.com/jiangtan/baike/4191.html

     【原文】

     子贡问曰:“乡人皆好之①,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②,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注释】

     ① 好(hào号):喜爱,称道,赞扬。

     ② 恶(Wù务):憎恨,讨厌。

     【译文】

     子贡问:“全乡都喜欢的人,如何呢?”孔子说:“未必可以。”〔子贡又问:〕“全乡都憎恶的人,如何呢?”孔子说:“未必可以。不如是全乡中的好人都喜欢他,坏人都讨厌他。

     【评语】

     对于一个人的正确评价,孔子把握住了一个原则,即不以众人的好恶为依据,而应以善恶为标准。

                  

(4)人民网,2011年07月25日,俾斯麦语录:好马将带着马鞍死去

http://culture.people.com.cn/h/2011/0725/c226948-3279663921.html

     “我最遭人恨”

      在俾斯麦掀起的针对天主教会的所谓“文化斗争”(1871―1878)中,反对他的声浪曾经一浪高过一浪。一次他在普鲁士省议会中曾经激动地高喊:“我可以颇为骄傲地宣称自己是整个德意志帝国里最遭人恨的人。”(“Ich kann wohl― mit Stolz―von sich behaupten, die am besten gehasste Persnlichkeitim Deutschen Reichzusein.”)摆出一副“行止无愧天地,褒贬自有春秋”的架势——一意孤行,即使遭群起而攻之也在所不惜的态度跃然纸上!

         1881年还是在议会中,当有议员呼吁要俾斯麦下台时,俾斯麦对应道:“好马将带着马鞍死去。”(“Ein braves Pferd stirbt in den Sielen。”)表示他要忠于职守,坚持到底。

                     

[1] 文克玲,2014-07-29, 叶企孙:尊师重教和科研教学关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583426-815631.html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76760.html

     “50年代初期,清华大学请来苏联专家帮助我国进行教育改革时,曾有人问讲物理的巴巴诺夫专家:“学生对教师的教学有意见,该如何处理?”他认为,不必理睬学生的意见,学生不懂教学,岂可受他们的意见左右。当时全国各地20多所大学派来的教师大都知道这个专家意见,是赞同的

                   

[2] 李云帆,2016-5-24,一个神奇的老师,一门神奇的课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360014-979366.html

     (虽然美国大学每门课都有学生反馈,但往往都是直接反馈给授课老师,而不是系里的chair;也不会用来评估其讲学水平。因为美国大学往往认为:只要是给高分,学生给老师评估一般都会很高,所以学生评估没有价值。)  

《王永晖,2016-05-25,案例:研究生应该把心思放在研究上面》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143-979698.html

     (虽然美国大学每门课都有学生反馈,但往往都是直接反馈给授课老师,而不是系里的chair;也不会用来评估其讲学水平。因为美国大学往往认为:只要是给高分,学生给老师评估一般都会很高,所以学生评估没有价值。)   

                          

[3] 2015-09-22,时代周报,张益唐:一文成名

http://finance.sina.com.cn/roll/20150922/063223312129.shtml

《 陈舒扬,TIME WEEKLY,2015-09-22,张益唐:一文成名》

  在美国最有名的评师网上,张益唐得分很高,学生们在评价中提到最多的几点,一是他很“funny”(搞笑),一是他的口音,以及他的课很“easy(好过)。

  不过他也说,“很遗憾在那里找不到好的学生”。

               

相关链接:

[1] 2017-3-28,科学化民主化不一定导致好的决策——马克思主义视角习作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42097.html

[2] 2016-05-04,西方民主:真的很傻!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74855.html

[3] 2015-11-07,对西方民主的意外发现(第二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33963.html

[4] 2014-09-24,“西方民主”的局限性与“组合预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830457.html

[5] 2016-08-22,2016 里约奥运会奖牌榜:开心之后的恐惧和凄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97900.html

[6] 2017-06-19,[阅读笔记] 吸毒人员心理脱毒更难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61698.html

[7] 2016-06-22,随想:和氏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86112.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感谢您提供更多的相关资料!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79007.html

上一篇:中国能有多少所世界一流大学?
下一篇:民科“曹则贤”(973首席科学家)对2017年诺贝尔物理奖的态度

5 刘炜 侯成亚 朱晓刚 宁利中 杨文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4 10:5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