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真正的最后的格桑花之草(第一茬):卡片机傻拍2017(122)

已有 2681 次阅读 2017-9-8 11:34 |系统分类:图片百科|关键词:2017,,,,,,,,,,,,,卡片机,,,,,,,,,,,,,傻拍,,,,,,,,,,,,,天津大学,,,,,,,,,,,,,卫津路,,,,,,,,,,,,,老校区,,,,,,,,波斯,,菊,,,,,格桑花| 2017, 卡片机, 傻拍, 天津大学, 卫津路

真正的最后的格桑花之草(第一茬):

卡片机傻拍2017(122)

                                                 

能卡片机SX170 IS试拍。感谢您的指教!做其

拍摄于2017-09-04 12:55 ~13:18 许。天津大学卫津路老校区。

2017-07-23晚饭后,发现“另类”被拔除了。7月16日中午,留下“另类”最后的身影。

我错了!!

其实,“另类”并不是今年(2017)第一茬最后的格桑花之草。

“幸运”才是最后的格桑花之草(第一茬)。

“另类”所处的位置很显眼;“幸运”则藏在冬青丛中。“幸运”躲过了被拔除的命运。其实“幸运”距“另类”的空间距离也就不到一米。

当第二茬波斯菊开始怒放时,它们的叔叔“幸运”依旧是草,且没有被拔除!!


环境,有时是多么重要!!孟母三迁。

           


(1)


(2)


(3)


(4)


(5)


(6)


(7)

                         


(8)2017-09-07 12:10 许,“幸运”在照片的中间,黄色的中间。左侧为第二茬波斯菊,郁郁葱葱。


(8-2)上图的细节,“幸运”隐约可见。


(9)2017-09-07 12:17 许,第二茬“格桑花”三兄弟。


(9-2)上图的细节。

相关链接:

[1] 2017-07-14 ~ 16,最后的格桑花之草(第一茬):卡片机傻拍2017(93)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67725.html

[2] 2017-05-07,第一、第二朵格桑花(2017):卡片机傻拍2017(54)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53438.html

[3] 2017-08-22,第一朵格桑花(第二茬):卡片机傻拍2017(12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74712.html

[4] 2017-08-19,师生情(孔子雕像与格桑花,天津大学):卡片机傻拍2017(112)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73244.html

[5] 2016-11-03,最后的格桑花和花瓣:卡片机傻拍2016(19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25839.html

[6] 2015-8-12,“表现型 = 基因型 + 环境条件”随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12480.html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74882.html

上一篇:[求证] 托尼·施瓦茨(Tony Schwartz):管理能量,而非时间!
下一篇:沉痛悼念模糊理论创始人拉特飞‧扎德(Lotfi A. Zadeh)先生

12 侯成亚 朱晓刚 包德洲 刘炜 尤明庆 郑永军 宁利中 晏成和 邢志忠 张忆文 蒋新正 biofan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9 21: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