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求证] 《朱光潜:怎样改造学术界?》原文

已有 2600 次阅读 2017-7-8 12:07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朱光潜,,,,,,,,,,,,,,怎样,,,,,,,,,改造,,,,,,,,,,学术界,,,,,,真理,,,,,,,,,,,客观,,,实验| 学术界, 真理, 怎样, 改造, 朱光潜

恩格斯指出:

    “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每一次胜利在第一步都确实取得了我们预期的结果,但是在第二和第三步都有了完全不同的、出乎预料的影响,它常常把第一个结果重新消除。”

    “因此我们必须在每一步都记住:我们统治自然界,决不象征服者统治异民族那样,决不同于站在自然界以外的某一个人,———— 相反,我们连同肉、血和脑都是属于自然界并存在于其中的;我们对自然界的全部支配力量就是我们比其他一切生物强,能够认识和正确运用自然规律。”

         

[求证] 《朱光潜:怎样改造学术界?》原文

感谢您提供权威的原文!

               

朱光潜:怎样改造学术界?

http://www.hnzk.gov.cn/zhikuqianyan/2463.html

时间:2016-02-29 15:54  来源:湖南智库网 作者:朱光潜

             

    本文节选自朱光潜1922年3月30日、31日发表于上海《时事新报》的文章《怎样改造学术界》,现被收入《朱光潜全集》(第八卷)。节选时,文字有删减调整,无增补。

    朱老在百年前的观点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尤其是过分强调实用,忽视理论和真理的追求精神,喜欢人身攻击忽视客观争论,喜欢盲从忽视独创,喜欢传统理论忽视客观证据。这些问题我们仍不时常犯,应时时提醒,引以为戒。

    朱光潜1897-1986),字孟实,笔名孟实、孟石。安徽省桐城县人,北京大学教授,中国美学家、文艺理论家、教育家、翻译家,中国现代美学奠基人。1897年出生,少时课读于孔城高小,考入桐城中学,青年时期在桐城中学、武昌高等师范学校学习,后肄业于香港大学文学院。他以自己深湛的研究沟通了西方美学和中国传统美学,沟通了旧的唯心主义美学和马克思主义美学,沟通了“五四”以来中国现代美学和当代美学,他是我国现当代最负盛名并赢得崇高国际声誉的美学大师。

       

一、缺乏爱真理的精神

    中国学者,多数都还不能超过“学以致用”的浅见。他们以为,学术以有用为贵,真还是第二个问题。学术原本有实用,以前人研究学术也大半因为它有实用,但人类思想逐渐发达,新机逐渐呈露,好奇心也一天强似一天,科学哲学都超过实用的目标,向求真理的路途去走了。真理固然有用,但纵使无用,科学家哲学家也绝不会因此袖手吃闲饭。精密说起来,好奇与求知是人类天性。穿衣吃饭为餍足自然的要求,求学术真理也不过为餍足自然的要求。谁能说这个有实用,那个就没有实用呢?我们倘若要对学术有所贡献,就要趁早培养爱真理的精神,把实用主义放在第二层上。

    这方面最典型的是过分强调科学研究的实用主义,不注重甚至于打击基础理论研究的现象依然是当今的流行思想。

         

二、缺乏科学批评的精神

    第二个缺点就是武断盲从,无批判的精神,这大概是我国此前学术界“独尊”主义的流毒。武断就是过信自己,盲从就是过信他人。过信自己的固执一种学说,以为这一定是对的,别人与他辩论,他只是老气横秋,充耳不闻。这是对自己无批评的精神。过信他人的总是见风使舵,追赶潮流。这是对他人太无批评的精神。武断和盲从,都因为没有批评的精神,都是学术界的剜心虫。我们应该同这些恶根性作斗争。

    说我们没有批评的精神,不是说我们不批评,我们也很好搬弄是非,不过无科学的批评的精神,往往犯逻辑上的误谬。最普通的误谬就是提出一条主张,不举出理由;或者虽举理由,不找出几件事例来证明这个理由。

    还有一个误谬是我国学者犯的最多,就是离题攻击。他们对于和私见不合的学说,未曾考究到十分清楚,未曾平心静气的用理由批评,且先把主张那个学说的人乌七八糟的乱骂一番,好一点的也要嘲笑他一番。冷嘲热讽成了某些人的特长。这些人,有些因为智力薄弱,也有些因为故意负气,同敌手抗衡。负气者固然不是,逼令他负气的人也难辞其咎。他们一个违背真理,一个致人违背真理,对于真理同样贻害。真理是个和平世界,里面无种族,无界限,无门户,无成见,向这个世界去的个个是朋友。

    武断就是过信自己,有一定成绩的人就树立山头,利用各种优势和资源打击异己。盲从就是过信他人,没有成绩的人过分盲目崇拜他人,毫无主张和主见,迷失自我。这些问题的本质就是没有科学思想的体现,根本不按照科学的原则方法进行学术交流。

           

三、缺乏忠诚扎实的精神

    “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这个规律在学术界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就自身说,不知是知的导火线,如果假不知以为知,知不复成为目标了。就他人说,以不知为知,他人如果信我,便致以讹传讹。前面是自欺,后面是欺人。自欺欺人就是自误误人。所以科学家主张一种学说,往往以毕生精力去仔细观察实验思考。等到他自己十分透彻,觉得十分靠得住,才把研究成果公之于众。这才是学者的忠实!

    现在我国学者的发表热太狂了。许多人对于学术没有下个真功夫,就著书立说来欺世盗名。还有一些人,一种学术自己也不十分透彻,就来道听途说的介绍事业。

    忠实精神的另一面,就是不剽窃。是我发明的,才敢说是我发明的;不是我发明的,不应该掠人之美。现在我国著作有百分之几是作者自己独创的呢?有百分之几申明他的根据呢?英雄所见,有时或不期而同。但是在这个过度时代,学术界张冠李戴的把戏实在不少。这件事从表面看,似乎对于学术不生坏影响,但解剖心理,剽窃由于爱真心太浅,虚荣心太重。这两种心理与研究学术的精神根本冲突,我们决要破除这种习气,努力做忠实的工夫。

           

四、缺乏独立创造的精神

    模仿热大于创造热,也是我国学术界的大危机。模仿原本没有十分坏处,但你如果希望学术一天进步一天,你定要有模仿进一步去创造。现在我们所模仿的起初都由创造得来的。如果只能守成,没有新创造,将来环境变迁,我们没有新知识和能力去适应,定会淘汰的。我们占人类四分之一,责任比别的民族都较大些,我们当然不能全然抱着膀子闭着眼睛跟着他人走。

    趋附风会的办法,原本不无片面利益。但同时把精力吸收到一方面去,各种学术不能平均发展,就是那种独尊的学问也因而没有“它山之石”,不能继续的进步。这还是小事,模仿还有更坏的缺点。独立创造的精神是学术进化的驱遣者。模仿热太重,这种独立创造的精神渐渐被它剥蚀去了。战国以后二千多年我国学术进步迟缓,就因为这个模仿热战胜创造热。现在我们自问一声,“这个二千多年的老狐狸尾子还没有割去么?”

           

五、缺乏客观实验的精神

    我国学者最普遍的缺点,要算是好理论轻察验。学术上原则定律都要根据事实,事实都要由实地观察和实验来,才真确精密。近代科学发展得快,就因为两个原因。一,就态度说,客观渐比主观占势力;二,就方法言,察验渐比空想占势力。这两个原因在事实上不能分离,惟其重客观,所以尚察验。客观比主观,察验比空想,效力较大,因为主观与空想常易为成见幻觉所误,察验一方面能供给思想材料,一方面可以纠正思想错误,使得结果真确精密。所以近代科学都较重察验。

   

相关链接:

[1] 新华网,2007-01-18,"日本必胜 中国必败" 从俾斯麦预言看我军建设

http://news.xinhuanet.com/mil/2007-01/18/content_5622644.htm

    “日本到欧洲来的人,讨论各种学术,讲究政治原理,谋回国做根本的改造;而中国人到欧洲来,只问某厂的船炮造得如何,价值如何,买回去就算了。

[2] 孙学军,2015-04-20,读《怎样改造学术界》有感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1174-883889.html

[3] 2015-12-23,[请教] 孙小淳老师《 苏联专家谈中国的“科学文化”》的真实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45476.html

[4] 2015-11-19,[求证] 以下说法的出处,正确性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936563.html

    中国人所羡者,实乃西方科学之效果,非西方科学精神发明之源头也。近百年来之中国人,遂以其急功近利之浅薄观念,自促其传统文化之崩溃,而终亦未能接近西方新文化之真相-钱穆

[5] 2012-07-22,《当代中国摄影的危机》读后感:陈省身谈中国数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594646.html

    早在1931年,中国的摄影研究者胡伯翔先生曾提出:
    吾国最初之摄影家,鲜有以研究学术之精神临之者,大都从西方之来华传教者或商人,略得一二简易手续以为谋生之计。其时传教者或商人。对于斯道,未能深明其学理技术,可断言也。而得之者,复视同枕秘,不肯轻以示人。师徒相承,辗转传播,以讹传讹,逐致毫无新知。纵有好学者,亦不得其门而入。安有登堂入室之望哉。
    一晃,80年过去了,当年胡先生提出的问题,我们又真正解决了多少呢?

[6] 刘全慧,2011-06-08,数学界的玻尔——陈省身 精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377-452745.html

九,科学在中国没有

讲得过分一点,甚至可以说中国古代没有纯粹数学,都是应用数学。这是中国古代科学的一个缺点,这个缺点到现在还存在。应用当然很重要,但是许多科学领域的基本发现都在于基础科学。”

——陈省身《纪陈》 P. 188

人往往从两个方面思考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人和自然的关系以及人和人之间的关系。西方多考虑人和自然的关系,而中国人多考虑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西方人讲人与自然的关系,人要改造自然,就要求社会和自然不断地变化、进步,这样就造成了社会的不稳定。中国的孔子、儒家主要讲人际关系、讲稳定,不愿讲自然的基本规律以及人和自然的关系,想不到,也不鼓励讨论这些问题。所以在科学、哲学方面的发展不多,即使有,也多在应用方面。

——陈省身《纪陈》 P. 183

科学在中国没有 四十年后的今天,陈先生仍对我们讲这句话。

——陈省身《纪陈》 P. 189

我们需要一个新的信仰,光靠科学是不够的。

——陈省身《纪陈》 P. 183

[7] 共产党员,2011-04-03,发人深思:贪官徐其耀误导儿子的一封信

http://www.creativedu.org/AnecdoteInfor.aspx?TID=1477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57240.html

6. 我们的社会无论外表怎样变化,其实质都是农民社会。

   谁迎合了农民谁就会成功。我们周围的人无论外表是什么,骨子里都是农民。农民的特点是目光短浅,注重眼前利益。所以你做事的方式方法必须具有农民特点,要搞短期效益,要鼠目寸光一旦你把眼光放远,你就不属于这个群体了,后果可想而知。要多学习封建的那一套,比如拜个把兄弟什么的。

[8] 参考消息网,2014-04-12,刘亚洲上将谈甲午战争:制度·战略·信仰·国运

http://china.cankaoxiaoxi.com/2014/0412/374132.shtml

    刘亚洲:甲午之败并非海军之败,也非陆军之败,而是国家之败。

    甲午战争日本的胜利是制度的胜利。大清帝国的失败是制度的失败。鸦片战争一声炮响,唤醒了清朝的同时也唤醒了日本。中日两国同时走上了“改革开放”的道路。但两个国家学习西洋文明,一个从内心革新变化,另一个则止于外形。一个把外来的东西当饭吃,一个把外来的东西当衣穿。当饭吃的消化了,强身健体;当衣服穿的只撑起了一个模样。福泽谕吉说,一个民族要崛起,要改变三个方面:第一是人心的改变;第二是政治制度的改变;第三是器物的改变。这个顺序绝不能颠倒。如果颠倒,表面上看是走捷径,其实是走不通的。日本就是按照福泽谕吉这个顺序走的,而清朝则反着走。结果一个成功了,一个失败了。德国“铁血宰相”俾斯麦曾分别接待过中国和日本两个代表团,后来有人问他对中日的看法,他指出,中国和日本的竞争,日本必胜,中国必败。他说:“日本到欧洲来的人,讨论各种学术,讲究政治原理,谋回国做根本的改造;而中国人到欧洲来,只问某厂的船炮造得如何,价值如何,买回去就算了。”

         

感谢您的指教!

感谢您指正以上任何错误!

               


2012-10-18 科学网—科学计量学开放基金申请本月底截止,有意者抓紧时间啊! - 武夷山的博文.pdf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65244.html

上一篇:脱离数量级谈物理效应,就是耍流氓?
下一篇:[随感] 物理学是物理学;数学是数学。物理学不能归结为数学

14 朱晓刚 武夷山 马志超 尤明庆 王从彦 刘全慧 刘炜 史晓雷 侯沉 宁利中 王毅翔 李宇航 田云川 aliala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7 01:4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