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lyang 求真务实

博文

[转载] 何宏,13年前的心得:人体科学研究的状况与发展方向

已有 1657 次阅读 2016-9-2 19:25 |系统分类:科研笔记|关键词:人体科学,耳朵认字,气功外气,科学,伪科学,灵学,心灵研究学会,精神致动| 科学, 伪科学, 人体科学, 耳朵认字, 气功外气 |文章来源:转载

[转载] 何宏,2011-09-01,13年前的心得:人体科学研究的状况与发展方向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20892-481738.html


人体科学研究的状况与发展方向

何  宏

(本文原作于1998年8月20日,即13年前的心得,过去未曾发表)

前言

1979311,《四川日报》报道了大足县一名五年级的小学生唐雨能够“耳朵认字”(张乃明,1979), 这一事件揭开了中国人体科学研究的序幕。人体科学狭义地来看就是指的特异功能研究,按钱学森同志的观点,广义的人体科学包括中医、气功与特异功能三个部分。总的看来,人体科学与人的精神意识状态有密切的联系,同时又与现有的科学框架及科学方法论之间存在矛盾之处,处在唯象观察阶段,尚未被主流科学界所公认。由于人力物力所限,本所在人体科学领域的探索定位在特异功能、气功外气的验证核实以及对气功用于航天事业的探索上。

       人体科学研究在国内已经开展了近19年,由于诸多原因进展不大,只能说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虽然少数研究者坚持自己看到了一些可靠的事件,科学界的大多数对此存疑甚至举出许多实例予以反对。举例来看,前面的《四川日报》报道后不久,四川医学院的几位研究者通过内参随即发表了一篇报告,认为当年3月份唐雨在该单位接受测试的几天时间里,在对25个纸团的辩认中,他认对的16次全是偷看,而对没机会偷看的9个纸团,则拒绝认字。但是在同年212期《自然杂志》上,一篇署名报告(何大华、丁先发等,1979)声称9月份对唐雨进行的仔细观察,再度肯定他“耳朵认字”是真实的。同年北京的小学生姜燕也被发现有“耳朵认字”,她还一度在中科院心理所25位有关人士面前“成功”地完成了两轮表演,49次认字正确。见到内参后,研究者对测试样品进行了精心设计,在姜燕家的第三轮测试中,取得各种作弊证据,并推翻了原结论。可是北京大学生物系的陈守良与其他一些同志,通过自己的严格实验,认定同是这个姜燕,真是具有特殊感应能。后者的观测报告可见《自然杂志》212期(1979)“姜燕特殊感应机制的衰退与恢复”,及《人体科学》杂志54期及61期的“耳朵认字是真的吗?(19951996)”。

      上面例子充分表明了问题的复杂性,甚至对同一受试不同的研究者得出了全然不同的结论。其他的人不论是亲身检验或者是引证不同人的观察报告、做肯定或否定结论时,说到底也同样是建立在一定的主观偏向性基础上。谁的结论真实可靠,外界很难客观评断。所以经过近二十年之后,在支持者看来“人体科学”已经获得可喜的进展,进入取了机理研究阶段,而在反对者如于光远、何祚庥看来,则“特异功能”和气功“外气”是地地道道的“伪科学”。

     “人体科学”是否科学,“特异现象”究竟是否存在,从当年问题提出之日起,就激起社会很大争论。为维护社会稳定与安定团结的局面,中央在1982年专门作了指示,要求“不宣传、不争论、不批判,允许少数人进行研究”。从有利的方面来看,保护了部分人探索未知的权利,保证了进一步的观察实验;从不利的方面看,科学本身是开放体系,如果缺少批评与争论,研究结果的严密性、可靠性与科学性就难以得到保障,更无从被社会所广泛认可。在我国的社会主义民主法制有了很大提高,学术气氛有了较大的自由的今天,人体科学有必要尽早走出封闭,走向开放。

       近代以来科学技术飞速发展,但由于许多终极问题,诸如宇宙的创生,生命的出现及人类意识的本质及生命的价值等,仍旧难以获得完善的科学的解释,民众又因缺乏科学素养和严密的理性思辩,面对神奇的贯穿整个人类文明史、溶化在民间传说及宗教神话中的人体“特异现象”,常常会眼见为实,进而产生很强的宗教信念,甚至被各种迷信所左右。显然“特异现象”若是真实存在,就表明宇宙中存在着某种与意识相联系的未知能量,深入的研究可以发展哲学、发展科学;若是“特异现象”全都不过是人类的幻觉,是戏法魔术,那么古今中外有这么多的民众与科学家如此相信其真实性,这本身就是科学理应回答的重要问题,是社会学与心理学的重大课题。

国外在人体科学方面的研究

      我国开展人体“特异现象”的研究其实比西方晚了一百多年。从19世纪中后期,西方有不少著名的学者及科学家参加过“降神会”活动,据说会上“通灵”的“灵媒”可以召唤来神灵,并讲出正常情况下本不应该知道的信息。甚至许多信息是以亡灵的口吻与身份说出的。假如这不是彻头彻尾的骗术,当然是特异功能的一种形式。当年物理学家克鲁克斯,博物学家华莱士,诺贝尔生理学奖获得者理奇特等许多英国皇家学会院士当年认可部分所观察现象的真实性。这是当年“灵学”的时代。

       上个世纪末,在欧洲出现了许多研究“特异现象”的组织,最著名的是牛津、剑桥大学学者于1882年牵头成立的“心灵研究学会”(the Society for Psychical Research)。“学会的宗旨是不带任何成见,以严肃、精确的科学态度,探讨各种备受争议的现象。这种科学精神曾成功地解决了许多问题”(吉尼斯,1988p.14)。因此西方把1882年看成科学研究“特异现象”的起点。研究内容包括对案例报告进行收集整理,去粗取精,筛选出有旁证、较可靠的部分;考查研究降神会中出现的具体现象及文字描述的准确度;对一些著名功能人进行受控观察实验等。但这些办法虽然可以收集具有一定可信度的资料,科学价值却不大,尤其难以说服不在现场的怀疑者。尤其是进入二十世纪后,许多过去认为很可靠的证据被找出存在缺陷和漏洞,是假象甚至骗局。研究对象或研究者的弄虚作假一度使“灵学”声名扫地。

      本世纪初则以美国为中心,以心理学家为主体,展开了在严格控制条件下“特异功能”的实验室研究,这门研究精神与物质世界是否能直接相互作用、其规律如何的新学科叫作Parapsychology,希腊文前缀para-有超出、超越的意思,过去国内常译作“超心理学”。超心理学研究的主要现象分为两大类,一类是“超感官知觉”,缩写为ESP,另一类是“精神致动”psychokinesis,缩写为PK。前者指不通过通常的感官渠道对物体、事件或思维活动的感知反映,后者指不通过肢体而对外物或环境施加物理的及能量的作用。这与国内所称“特异功能”与气功“外气”效应完全一致。

       1956年超心理学的前沿科学家们为设定学术研究标准,为加强研究者之间的学术交流,成立了国际性的专业学术机构“超心理学联合会”(Para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缩写为PA。虽然研究者不全认为“特异现象”肯定存在,但认同该现象值得进行研究,而且应当采取科学研究方法。联合会的总人数基本上在300人的水平。许多人是因为爱好兴趣在专业之外进行研究,真正专职研究人员在所有说英语的国家加起来也不超过50人。PA的学术刊物有《超心理学杂志》、《美国心灵研究学会杂志》、《心灵研究学会杂志》及《欧洲超心理学杂志》,代表了本研究领域的最高国际水平。1969年,以其严肃性,学术性,超心理学联合会被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接纳为下属机构,这是“特异功能”研究的一个里程牌。

   超心理学在学科定位及研究方法是成立的。问卷普查表明西方社会里有60-70%的民众甚至科学工作者认为“特异现象”有可能存在;在心理学家中该比例低一半,原因是他们知道人的感觉多么不可靠,多么容易被假象所欺骗;在决策科学政策的人中间只有2%的人相信,20%的人认为无法排除现象有可能存在。整体上超心理学影响力还相当地弱,一直备受争议。

        但也确有一流科学家支持研究“特异现象”,曾至少有四位诺贝尔奖获得者曾致力使超心理学发展成一门常规科学。1983年的PA年会上,普林斯顿工程系主任杰恩介绍说,“共有六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对普林斯顿大学“特异现象”研究发表看法,两位是从性质上予以坚决反对,另有两位支持研究,还有两位完全持中立态度”。一些相当有名望的物理学权威,如亨利.玛格纳(Henrry Margenau)、大卫.玻姆(David Bohm)、布里加德(O. Costa de Beauregard)都多次表态,量子物理学不排除特异现象的存在性,后者甚至认为某些量子力学的公理正需要特异性的解释。研究超导而获诺贝尔物理奖的剑桥卡文迪许实验室的布里安.约瑟夫逊(Brian Josephson)更是一位热心支持者,他认为自己所见的最强证据不是来自超心理学家,而是量子物理实验。可见对这些研究本身科学界是宽容的(Broughton, 1992)。

       但怀疑者及反对者批评的是,超心理学离成为科学还有很大的距离,最核心的是还无法完全确认“特异现象”究竟是否存在:过去观察性、传闻性的证据不足为凭,历史经验表明可能存在很多未知的漏洞;采取严格实验室措施后,所得测试效果的显著下降,实验结果的可重复性及可检验性比较差。即便目前在统计学意义上一些研究者依旧获得显著性的阳性结果,依旧很难排除可能是潜在的其它的人为原因所积累起来的。对科学而言,越是重大论题越需要更加过硬经得起检验的证据。除非能找出某个选定项目进行跨实验室的联合检验,除非找到可以阐释现象的理论,想要科学界承认超心理学,还有很长的路要走(Hyman, 1996)。

 

国内人体科学研究的状况

国内开展人体科学研究只有十几年的历史,相比于国外即有许多共同之处,也有许多的不同之处。共同之处是,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还没有能完全建立起来,科技界对现象是否存在还没有取得共识,经常引起各种争论,甚至被批判为“伪科学”。不同之处在于国内研究历史较短,而且只是进行少数人的封闭式研究,存在问题也不容易发现与纠正,所以在实验的规范性、严格性、可靠性等方面要比国外同行还有很大的差距。

举例来说,国内各地人体科学工作者都曾广泛报道中小学生中有10-90%的人具有一定的“耳朵认字”能力,西方却普遍认为找遍英国可能也找不到一个,而两位中国留学人员却分别在美国与俄罗斯做了中国特色的观察实验,甚至认为外国儿童成绩表现更好。所以更可能是因为缺少经验,中方的观察有误,尤其是认为孩子们不太可能作假的前题存在重大疏漏。

再比如,复旦大学与云南大学都进行了十多年的研究,发表了大量的研究报告与论文,他们还经常接待外来人员的参观访问。据说现场表演的实验都很成功,令在场者很受震憾。然而当本所的人员前往考查与合作时,不费太大的劲就发现受试者弄虚作假,而且有人事后坦白说好几年都是如此,作弊者也不认为别人就是真的。但这样一些问题至今没能引起全国研究者的充分重视。

不宣传、不争论是对的,然而这种封闭式的状况若是继续下去,人体科学研究将永远处在摇篮里,无法成长为科学学科。如果现象是客观的,就应当接受严格、客观的检验,接受不同观点科学工作者的评议。

十余年来由于气功科研的虚假繁荣,气功热一直高烧不退,导致鱼龙混杂,泥沙俱下,曝露出大量的社会问题。1995年,人体科学再度引起社会与科学界的关注,国家七部委于19971月颁布了气功管理条例,旨在加强管理、加强科研。人体科学领导部门也相应地提出了对人体“特异现象”进行存在性检验,提出进行严密实验方针。从969月部门学者提出建议开始,972月份开始选择检验项目并拟定公开的严密实施操作规程,979月形成了《人体“超常感知”现象测试规程》。规程中还明确提出了“尊重科学、实事求是、求同存异、协商合作”的十六字方针。为保证实验的科学性、可靠性、公开性,几百份文本发送给了对这一问题持不同观点看法的学者,广泛征求意见,这是突破性重大进步。可以说,在今后的数年中,人体科学界长到实验对象并拿出可以经受得起检验的实验项目,决定了学科能否顺利地建立起来。

人体科学的重点发展方向

在了解了国内、国外本学科领域的基本情况后,本单位今后的重点发展也就比较明确了。作为国内唯一正式从事人体科学研究的官方研究机构,本单位承担着极重要的工作责任。“特异功能”与气功已经成为很有影响力的社会文化现象,已经深入到人们的生活。一味地相信或不相信都可能被对方指责为迷信,只有通过实践、通过严密的实验,才能获得客观的令人信服的证据,才是真正的科学态度。批判或支持都应建立在可靠实验数据基础之上。唯如此,才有望以理服人。不论是证实或是证伪,我们的研究工作都是极有价值的。或者我们发现了科学的一个新的突破点,可以为民族争光,提高国力;或者我们可以澄清事实,为上级部门制订政策反对封建迷信提供可靠的实验依据。

“特异功能”(含气功“外气”)的研究难点是在如何判定结果究竟是正常或是异常的标准,由于不清楚事件之间的内在因果联系,找不出正常解释的现象经常被解释为“特异现象”。而其实有可能是人的或仪器的因素,或者统计处理不正确所造成。唯有设计严格的双盲性操作,进行开放实验,对结果进行独立核实检验,最终才能排除其它可能解释,才能形成具有说服力的证据。而真正做到这点难度极大,今天在世界范围也未做到,所以也有人认为对“特异现象”不能进行客观研究,但这也否定了人体科学上升为科学的可能。

气功研究的难点在于其定义的模糊性。气功爱好者常常打出民族文化的旗帜,宣传气功是中国传统的养身健身技术,是民族文化的瑰宝,但是因为“内气”、“外气”均是些主观感受性的名词,“气”是否存在,怎样测量,至今尚没有明确统一的认识,所以想要判断气功的功用、效应极其困难。许多概念原本可以约定俗成,但在气功界却不是这样,除了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的意识操作,太极拳、冥想、瑜珈、宗教仪式在气功界内容也被看成气功的某种形式。即便是一些姿态与呼吸动作是传统的气功精华,可是气功与体操动作之间有什么异同,气功与人体和生物反馈之间有什么异同,都是极待于回答的问题。爱好者们常将一切产生良性结果的东西都冠之以气功;而反对者则认为这些生理上、病理上的效果不过是精神疗法中的安慰剂效应(Placebo-effect)。所以要想使气功研究成为气功科学,首先就必须将气功特征明确化,并排除其它因素的影响。即使精心设计,这也将是相当困难的。

具体说来,作为人体科学研究的正式机构,本单位代表着国内研究水平,根据当前形势,全面积极地配合人体科学领导部门组织的存在性检验工作是我们今后数年里当然的工作重点。因为科学界、学术界还没有接受已有的证据,这些证据还远足以成为没有争议的证明。为真正做好存在性检验,目前的紧迫任务首先在于走出当前封闭性的圈子:一是必须向国外同行学习,全面借鉴他们的百年经验;二是必须搞开放性实验,在实验项目的可行性、操作的可靠性方面听取不同学术观点的专家学者意见,尽快拿出可靠的阶段性结果。其次,我们必须补充完善现有的仪器设备,添置在西方经受历史检验的测试系统,从而建立起国内一流、并达到国外现代先进水平的人体科学实验室。学术问题只能学术地予以解决,研究当然必须与国际接轨。再其次,我们必须尽早设定人体科学的学术标准,至今为止,因为语言障碍,可能也更因为文化的影响,许多研究者不了解也不愿了解国外的文献资料,缺少对本领域的特殊性及复杂性的认识,实验测试尚比较粗糙,报告论文缺少细节,不合规范的观察实验比比皆是,最后假为真时真亦假,使得整个学科无法登上科学殿堂。最后,我们的一切肯定或否定都还是只能建立在实验基础上,因此加强实验研究还是重点中的重点。要真正做好实验研究,一定要避免盲目性,要紧抓具有基本性、简单性、普遍性、可靠性,同时又颇具中国特色的人体科学项目展开较为深入详尽的研究。在实事求是、尊重科学原则基础上,对国内国外过去的工作进行去伪存真、去粗取精的批评吸收,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通过实施开放的、可重复的、客观可靠的实验研究,在较高层次上解决超常现象的存在性问题,才可能解除制约人体科学发展的核心问题。

参考文献:

Broughton, R., 1992, Parapsychology_the controversial science, Ballantine Books.

陈守良、贺慕严、王楚等,1979,“姜燕特殊感应机制的衰退与恢复”《自然杂志》212, 781

陈守良、贺慕严,1995,“耳朵认字是真的吗(一)?”《自然杂志》54期,161

陈守良、贺慕严,1996,“耳朵认字是真的吗(二)?”《自然杂志》61期,30

吉尼斯,I. G. 1988,《心灵学》,辽宁人民出版社

何大华、丁先发、申正伦等,1979,“关于唐雨耳朵辩色认字的考查报告”,《自然杂志》,212期,780

Hyman, R. 1996, Evaluation of the Military’s Twenty_Years Program on Psychic Spying, Skeptical Inquirer, March/April pp.21

张乃明,1979, “大足县发现了一个能用耳朵辩色认字的儿童”,《四川日报》,31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7667-1000446.html

上一篇:[转载] 何宏,二,你是谁?北京大学刘华杰十年前对“伪科学首席
下一篇:[转载] 何宏,2014-07-07,我曾在507研究“人体科学”

0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4 21:0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