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other8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rother8

博文

向大自然妥协

已有 1661 次阅读 2017-7-25 11:03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我国古人就已经明确地体验到“天人合一”的道理。我们的身体被自然百万年以来不停地塑造。在大自然面前,人类一定要低下所谓高贵的头颅。

人类自直立行走以来,身体也随之起了很大的变化。身上的毛发几乎退光,但是要留着头发,遮挡天空的太阳。草食动物需要很长的盲肠来消化树叶。人类用火之后,烤熟或者煮烂的食物更利于吸收,于是盲肠逐渐缩短,至今几乎成为累赘的代名词。一不小心得了盲肠炎,会毫不吝惜地割掉。饮食的提高又给大脑的发展留下更多的能量配给。于是,人类脑容量变得更大,随之人类的脑袋也变大。但是与之相反,直立后女性的骨盆反而变窄,这一矛盾造成的窘境几乎是致命的,难产一直是人类的大敌。

为了小宝宝能够顺利生产,人类演化出一套策略,在婴儿远远没达到成熟前,就要从母体里生出来。我们可以见到小马、小羊,一出生很快就能站立起来,在妈妈身边跑动。而人类的小宝宝在出生后的很长时间内,如果没有大人照料,肯定无法长大。

我们现代生活中很多不自主的习惯,其实都受到远古人类生活方式的影响。婴儿需要父母的照顾,提升了人类抱团生活的必要性。最初人类团的小体估计也就是几十人,达到上百人的可能都少。人类虽然早就形成了和周边人打交道的能力,但是很难超出百人这个量级。最主要的原因是超过这个量级,信息量会大增,大脑耗用太多的能量,很不经济划算。考察一个黑猩猩的团体,我们可以发现,它们的数量也差不多是这个范围。

这一现象在现代人类社会似乎还成立,不管我们手机里有多少号码,不管QQ和微信里罗列了多少朋友,经常打交到的也就是那几个到几十个人,其余的不是摆设,就是很久都不会有联系。

人类的眼睛曾经被认为是最亮丽最完美的自然产物。人们通过眼睛来观察这个世界,反过来,从眼睛中,我们也可以读懂一个人心灵。婴儿的世界是纯纯的,歌词里会这么写“我希望能有一颗透明的心灵,和一双婴儿的眼睛”。人眼的分辨率不算低,能分辨出0.1毫米的差别。一个训练有素的人可以识别几百甚至上千种细微颜色差别。

可是在遗传学家眼里,人类的眼睛是个次品。人类的视觉神经在眼球后面,为此,为了让视神经从视网膜上穿过,只好留下一个特定小区域,这个区域没有视觉神经。这等同于在好好的衣服上穿了一个洞。在西方流血文化中,常常在裤子上六个洞表示与众不同。如果是用抢打出来的洞,裤子就更值钱。这种文化的东西叫做残缺美,和生物上的残缺不可相比。

眼睛之所以会出现盲点,是因为早期动物身上没有眼睛,外皮肤上只有一点感光细胞。随着进化,感光细胞处逐渐内陷形成眼窝,最后再填充上眼球。通过眼睛的盲点,我们就可以看出,生物在进化的时候,一般不会象搭积木一样,不喜欢就拆了重来,而是在就有的结构基础上缝缝补补,凑合着能用,感觉比之前有利就行。

最为突出的就是迷走神经。这根神经是人体脑神经中行走的路径最长,分布最广的神经。脊椎动物从鱼演化而来,所有的有上下颌的动物也是由一种具有上下颌结构的鱼演化而来。生命还是在鱼的阶段,迷走神经的分布很是合理。后来到了哺乳动物,出现了脖子,迷走神经并未重新布置,而是同时被拉长。最为极端就是长颈鹿,它的迷走神经要通过这么长的脖子往返传递信号,以至于无法控制声线,成了哑巴。

我们身体类似的事情还很多。比如,在人类直立行走前,鼻腔的设计很合理。但是当直立后,鼻子还没来得及重新设计,于是人类鼻炎就很普遍。我们的腰和四肢也是如此,在很短时间站立起来后,上身的重量会对下身造成很大负担,腰和双膝很容易劳损。就作者而言,就已经开始经受腰部带来的各种不适。

人类身体结构受到大自然的控制。那么人类社会的发展呢?

早期人类是采集社会,能够得到的食物完全受大自然的恩赐。那时,人类的食谱非常丰富。可以想象,为了记住这么多的食物特性,那时人类的记忆力肯定不差,甚至在很大程度上还要优越于现代人类。人类之所以要离开森林,也要归因于自然环境的变化。当非洲气候变干旱时,大片森林变成稀树草原,人类不得不离开赖以生存的大树,来到草地上生活。站立的姿势自然增加了视野范围,带来不少好处。

人类走出非洲,这也要归因于自然环境的变化。目前,非洲北部是一片大沙漠。但是在10万年左右,那里必定是一片绿草茂盛的地方,这样非洲和欧洲才能连接,否则人类无论如何也不容易走出撒哈拉沙漠,从而向其它地方迁移。

人类社会的发展,归根结底还是所掌握能量的发展。采集社会所需能量不多,人口数目不多时,自然的供给足够维持生活,所以不可能出现更为复杂的组织结构。

人类最初文明社会的建立都是在大河流域,如最初的欧亚文明都是如此。公元前3500左右,在幼发拉底河和底格里斯和流域,出现了早期的农业社会。我们中国人称之为炎黄子孙,也是发源于长江与黄河。之后人类的发展就受控于当地的气候与矿产资源。

中国古代神话故事中说皇帝与蚩尤打仗。虽然是神话,但既有可能还是反映了那个时代的一个整体现状。比如,蚩尤部落就有锋利的武器,这说明这个部落附近有铁矿,并已经开始开采。玛雅文明是个非常特别的文明,玛雅人在数学和天文方面取得了傲人的成就。但是,这个文明居然没有发明轮子,几乎还生活在石器时代。

几年前,我去墨西哥开地质会议,考察了当地的地质情况。玛雅人住的地方很多是石灰岩。这种岩石在地下水的作用下,会形成溶洞。所以玛雅人就会在大溶洞附近建造城市,容易获得水源。但是,石灰岩不坚硬,最为主要的是缺少铜和铁的成分,无法炼铁炼铜,当然就无法走进铜器时代和铁器时代。当欧洲人拿着洋枪洋炮来到时,他们只能用石器时代的武器反击。

中国南方不同,地质构造活跃,岩浆岩到处都是。岩浆岩富含铁镁,容易形成大型铁矿,这是形成铁器时代不可或缺的资源。如果没有铁,很难想象中华文明能那样璀璨

通过对中国南方湖泊沉积物研究发现,中国每次朝代更替都和气候变冷直接相关。每次气候变冷,粮食欠收,国家财政输入减少,社会容易动荡。中华文明时不时遭受北方游牧民族的入侵。冥冥中这也经常受到气候的影响。比如天气不适合草原环境时,游牧民族必然要南下抢夺资源。这种内外夹击,往往使帝国王朝崩溃。

纵观历史,过去文明的碰撞只有两种方式:消灭与融合,没有共存。

前面已讲,人类从非洲前后走出好几波。在我们现代人类祖先智人之前,尼安德特人已经在欧洲生存演化了几十万年。他们身材健壮,脑容量更大,可能有会话能力,是实实在在的人类。在7万年前,我们的祖先智人走出非洲,然后将之前的人类物种一扫而光。智人并不比尼安德特人强壮,唯一可能的就是前者拥有更先进的社会体系。在公元前1万3千的时候,智人已经从亚洲扩散到南美南端。他们一路披荆斩棘,消灭了在美洲路上的几乎所有大型动物。

曾经思索过一个问题,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之后欧洲在美洲的扩张,这种相互的生物战为什么对美洲文明的打击几乎是致命的?得益于地理与气候,住在非洲和欧洲的交接带的人类,早在公元前9-8千年的时候就开始了农业,这比东亚早上几千年,比美洲更早。农民需要固定的住所,长期的聚集和垃圾,制造了致命的细菌和病毒,瘟疫也不定期地变成常客。所以欧洲人已经经历了多番瘟疫轰炸,肯定具有更强的抗体。东亚是幸运的,在东西方接触之前,已经有了多次的交流,东方文明也在公元后一千年迅速发展,并超过西方,该区域的病毒以及人们身上的抗体足以抵抗西方病毒入侵。

病毒还位居其次,对于美洲原始住民来说,文明,或者更确切的说是社会组织结构上的落后是被西方灭族的主因。由于能够获得的能量资源相对较少,美洲文明在组织结构上相对落后。

与古代不同,现今便捷的世界能量交换体系,比如飞机轮船网络等,使得文明的交换成为主流,不但是不同国家的城市面貌趋同,年轻人的思维也趋同,普世观念,比如尊重个体,尊重私有财产,同情心等等,在全世界被认可。快速的能量获取,使得现今社会几十年上百年的发展就可媲美历史中上千年的发展,社会发展之快速,令人咂舌。

当人类跨越了自然自理和自然环境的限制后,能量可以在人类社会,甚至在全球范围内快速传递,这就使得多文明共存成为可能。

总而言之,过去人类的发展,无论从身体结构还是从文明发展史,都极大地受到了自然的限制和调控。这些信息深深扎根于我们的身体构造和现代文明中。要想长久地发展,人类在自然面前应该低下所谓高贵的头颅,以虔诚的态度与自然和谐发展。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7014-1068001.html

上一篇:为什么要科普?
下一篇:为年轻学者诊断学术病情:跳跃与跳出

4 武夷山 檀成龙 尤明庆 赵克勤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1-17 06: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