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aoz2010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miaoz2010

博文

岁月静好——研究生活小记

已有 1807 次阅读 2014-5-3 19:23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新一波的考研学子在此刻已成定局了,花落谁家,激起淡淡的谁喜谁优。用一场考试终结一段奋斗岁月,这对中国学子来说再清晰不过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但有时辛勤劳作并不能收获秋天,自然灾害的存在或许会降临到你身上,再此我只想安慰下受伤的心灵:只要度过最困难的时候,一切都会明了,一切都会安好。

    回想去年的此刻,当时的我仍沉浸在惆怅、纠结的岁月中,期待的第一志愿未能如愿,被逼无奈的选择了调剂,做出选择很简单,但选择背后的冷暖只有自己知道。恍惚间,距离我的本科生涯将近一年了,在新的研究生环境中我也慢慢学会了适应。从刚开始踏入未知领域研究,到渐渐地对它感兴趣,我迷茫过、无奈过,最终我还是欣然的接受了。

     和师兄、师姐的一起岁月,感觉真的挺好,一起通宵赶实验,一起半夜在小摊上吃夜宵,一起一大波人围着个电磁炉随意的煮些东西,一起在KTV随意的谱着不成调的曲子,一起大谈实验和未来,一起八卦着实验室的秘密……曾近有人问我,读研会不会逐渐缩小我们的交际圈,因为自然科学的学生要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实验室上。这是个很现实,也很实在的问题,在当今世界背景下,关系网会很大程度上决定成败,起初我有认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其实那是多余的,一个真正热爱他所从事事业的人会全心全意的做好一件事,而不会太在意外界的看法,这也许就是宿命吧。科研道路真的很不轻松,学术之路任重道远,周围的人天天在谈论paper,羡慕某某大牛又在nature/science上增添一笔,感叹自己为什么达不到别人的境界,为什么不能拥有大牛们的ideas。有时我们在追随前人的脚步,但却得到意想不到的结果,无情的失败,外加可怕的重复,让我们既愤怒,又无奈。处理数据时的头疼;新软件的反复摸索;看问题的不全面;下笔时的纠结,有时我会有很大的挫败感,一次次挑战自己的忍耐极限,唯一的信念就是成功就离坚持不远了。

     有些人羡慕研究生的生活,因为它看似比上班轻松,又没有数不尽的课程学习,还能随意安排时间……但现实的生活会告诉我们以上条条在自然科学学生中不现实。当你想放松下时,你发现周围的人没空;当别人叫你出去happy的时候,你拿着移液枪对着电话说:今天真不行啊,我还……有人给孤独诠释了一个画面:孤独就是你早上出门时不小心把一物品弄倒在地了,晚上回家时,它还静静地躺在原地。忙碌会让我们踏实,但忙碌背后依旧有一丝丝的悲凉。习惯了二人的我又要学着做回最初的我,每次看着路边的一对对情侣,我都低调的飘过,有时脑中还会闪现:秀恩爱,死得快。其实那是羡慕,还夹杂着嫉妒,因为我想远处的她了。生活像一把无情的刀,让怀念千疮百孔,让记忆满是沧桑。我经常安慰远处的她,因为我们有梦,所以我们异地,青春的脚步是用来奋斗的,我们在共同等待历经千辛万苦后的那道亮丽彩虹。

      课程学习依旧是乏味的,唯一变化的是由大班教学变成了小班授课,专题式教学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渐渐地我也变得时髦起来了,给逃课找了一个很充实的理由:我今天有实验。时间久了就懒得去了,懒着懒着就成习惯了,有时我也感慨在宠幸习惯背景下那些被无情吞噬的光阴。学习是永无止境,我时常感觉自己知识的匮乏,看待问题不够系统、不够全面,在文献中寻找属于自己的ideas,前进的脚步也许是缓慢的,但我庆幸自己从未停歇过。从刚接触SCI时的苦恼,到打开词霸一次次靠拢那些熟悉又陌生的文字时的无奈,到现在能初步了解自己领略的那一片天地,我想说:只要跨过无情的沙漠,碧水蓝天就在眼前。

      科研生活有苦亦有甜,我时常看到好友发的状态:凌晨两点了,实验室依旧灯火透明;终于结束了,可以安心睡个好觉了;五一还做了一整天实验,希望结果不会太差,甚至有次看到凌晨三点多一学姐兴奋地发表:终于看到蓝白斑了,好激动啊,并附图一张。也许我们的行为让人不能理解,我们也许过于疯狂,过于流露情感,我们有时被称为“少壮派”,80、90后看似疯狂,实则不然。拼搏是每个时代都有的,只不过是不同方式而已。每个人的心中都有梦,为之奋斗亦理所当然。

    我的诠释是想告诫我自己,我又梦,我理应坚持,我理应追寻。各位,共勉之。

                                                                       记于2014年05月03日晚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055277-790974.html


下一篇:谁偷走了我的童年

1 郑永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1 09:1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