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科学 论文
搜索
小朋友的表演
刘钢 2020-2-27 13:03
今年元旦期间,为了烘托节日气氛,万达商城也举办了别具特色的电影节。在迎接电影节开幕前,请来小朋友助兴。当然,小朋友也是很特别的。一个架子鼓的特长班。别看小朋友年纪小,可是架子鼓还是很棒的。就连旁边观看的老外也在拍巴掌。
个人分类: 摄影乐趣|536 次阅读|没有评论
圣彼得堡市容
刘钢 2020-2-25 13:32
去年夏天去俄罗斯,莫斯科的天气让人感到比较沮丧,阴沉沉不说,还下雨。旅行社只好改变行程,提前一天离开莫斯科到圣彼得堡。圣彼得堡在北极圈边缘,那里正是夏季的白昼。天气真好,可是却不觉得热。在圣彼得堡还是比较惬意。圣彼得堡的建筑完全不同于莫斯科,在我眼里,她更像荷兰和法国。这倒是不奇怪。彼得大帝就是亲 ...
个人分类: 散游俄国|1001 次阅读|没有评论
炮局
刘钢 2020-2-23 14:13
炮局,顾名思义是与枪炮有关的机构。在清朝就设有炮局,专司火炮制造。后来洋枪洋炮来了,炮局也就废弃了,成为监禁犯人的地方。可是炮局的地名却保留下来。抗日战争期间,这里成为关押“要犯”的地方,戒备森严。1933年,抗日名将吉鸿昌就被关押和就义于此。国民党统治时期,这里又关押过安子文、薄一波等人。直到现在还 ...
个人分类: 摄影乐趣|1016 次阅读|没有评论
北京冬日街道即景
热度 1 刘钢 2020-2-20 11:29
冬天北京的街道还是很有诗意的。每次出去我都拍上几张各处街道的风光。如今无法出门拍照,只好拿出去年拍过的街道解解馋了。什么时候再能出去拍街呢?我真希望能早日出门啊!
个人分类: 摄影乐趣|1512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青岛的特质
热度 4 刘钢 2020-2-11 10:53
从小在青岛长大,自然也对儿时成长的地方感到亲切。数年前,我从德国的一份画报上翻拍了一张青岛江苏路基督教堂照片。由于画报是挂网印刷的,效果不好。前两天在一摄影群中发现青岛的朋友拍了一张与我墙上挂的基本相同的照片,于是便向他所索要。他很爽快,把照片发给我。这张照片是清晨拍的,红瓦绿树,碧海蓝天,这些青 ...
个人分类: 摄影乐趣|1479 次阅读|7 个评论 热度 4
花团锦簇的莫斯科
热度 1 刘钢 2020-2-10 16:53
莫斯科的绿化还是相当不错的。除了参天的大树以及茂密的森林外,夏天他们的景观花也赏心悦目。因为是夏天去的,冬天的情况如何不得而知。
个人分类: 散游俄国|1377 次阅读|1 个评论 热度 1
俄罗斯的钟炮二王
刘钢 2020-2-4 14:34
俄罗斯红场有一 鈡 一 炮 ,造型非常独特。可惜这两件东西从未用过。大炮铸造好了,没想到炮弹却铸大了。愣是无法塞入炮筒,于是这炮就废了。现成了摆设,在那里供游人参观。还有一口大钟,要比中国永乐大钟大许多。但不幸的是,铸钟成功了,工厂却着了火。一通水浇下去,大钟破裂,掉下一大块。连一声响都没听到就成了废 ...
个人分类: 散游俄国|1352 次阅读|没有评论
从容淡定
热度 1 刘钢 2020-1-24 16:11
这次大过年的,我们遭遇了一场新型冠状病毒 引起的肺炎的侵扰 (也有人管它叫SARI的,与SARS相对)。闹得满世界都知道了。在信息公开方面,我觉得要比起17年的那场SARS相比要进步多了。可是对于普通民众而言,还是有些紧张。我倒是觉得大可不必,要从容淡定的面对眼前发生的一切。常言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无论如 ...
个人分类: 摄影乐趣|1887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龙潜福地——雍和宫
热度 1 刘钢 2020-1-19 11:33
雍和宫是1694年(康熙三十三年)康熙帝建造的府邸。赐予四子雍亲王后,称雍亲王府。雍正成为皇帝后三年,于1725年改王府为行宫雍和宫,从此名称再未变动。1735年(雍正十三年),雍正帝驾崩于圆明园,曾于此停放灵柩。因此,雍和宫主要殿堂从原绿色琉璃瓦改为黄色琉璃瓦。乾隆皇帝也诞生于此,雍和宫竟然出了两位皇帝!所 ...
个人分类: 摄影乐趣|1973 次阅读|2 个评论 热度 1
故宫角楼——永恒的拍摄题材
刘钢 2020-1-18 11:35
北京景山前街的故宫东北角和西北角各有一座建筑结构独特的角楼,隔着筒子河角楼映衬在河面形成倒影很是靓丽。尤其是西面的角楼更是摄影者所爱。但东面的角楼也很不一般。那天我到从东到西将两个角楼都拍了下来,落日时分,角楼格外漂亮。以前筒子河外围有棚户房,现已拆除,沿岸显得很平和。冬日筒子河结冰,我去的时候尚 ...
个人分类: 摄影乐趣|1605 次阅读|没有评论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7-14 21: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